李白情怀的诗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李白关于情怀的诗共有20篇,分别为

李白关于情怀的20篇诗文详情分别为:


1、 禅房怀友人岑伦

禅房怀友人岑伦

婵娟罗浮月,摇艳桂水云。美人竟独往,而我安得群。

一朝语笑隔,万里欢情分。沉吟彩霞没,梦寐群芳歇。

归鸿渡三湘,游子在百粤。边尘染衣剑,白日凋华发。

春风变楚关,秋声落吴山。草木结悲绪,风沙凄苦颜。

朅来已永久,颓思如循环。飘飘限江裔,想像空留滞。

离忧每醉心,别泪徒盈袂。坐愁青天末,出望黄云蔽。

目极何悠悠,梅花南岭头。空长灭征鸟,水阔无还舟。

宝剑终难托,金囊非易求。归来倘有问,桂树山之幽。


2、 淮阴书怀寄王宗城

淮阴书怀寄王宗成 (一作王宗城 )

沙墩至梁苑,二十五长亭。大舶夹双橹,中流鹅鹳鸣。

云天扫空碧,川岳涵馀清。飞凫从西来,适与佳兴并。

眷言王乔鸟,婉娈故人情。复此亲懿会,而增交道荣。

沿洄且不定,飘忽怅徂征。暝投淮阴宿,欣得漂母迎。

斗酒烹黄鸡,一餐感素诚。予为楚壮士,不是鲁诸生。

有德必报之,千金耻为轻。缅书羁孤意,远寄棹歌声。


3、 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

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

少年落魄楚汉间,风尘萧瑟多苦颜。

自言管葛竟谁许,长吁莫错还闭关。

一朝君王垂拂拭,剖心输丹雪胸臆。

忽蒙白日回景光,直上青云生羽翼。

幸陪鸾辇出鸿都,身骑飞龙天马驹。

王公大人借颜色,金璋紫绶来相趋。

当时结交何纷纷,片言道合惟有君。

待吾尽节报明主,然后相携卧白云。

 


4、 江上秋怀

江上秋怀

餐霞卧旧壑,散发谢远游。

山蝉号枯桑,始复知天秋。

朔雁别海裔,越燕辞江楼。

飒飒风卷沙,茫茫雾萦洲。

黄云结暮色,白水扬寒流。

恻怆心自悲,潺湲泪难收。

蘅兰方萧瑟,长叹令人愁。


5、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天地赌一掷,未能忘战争。试涉霸王略,将期轩冕荣。

时命乃大谬,弃之海上行。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

剑非万人敌,文窃四海声。儿戏不足道,五噫出西京。

临当欲去时,慷慨泪沾缨。叹君倜傥才,标举冠群英。

开筵引祖帐,慰此远徂征。鞍马若浮云,送余骠骑亭。

歌钟不尽意,白日落昆明。十月到幽州,戈鋋若罗星。

君王弃北海,扫地借长鲸。呼吸走百川,燕然可摧倾。

心知不得语,却欲栖蓬瀛。弯弧惧天狼,挟矢不敢张。

揽涕黄金台,呼天哭昭王。无人贵骏骨,騄耳空腾骧。

乐毅倘再生,于今亦奔亡。蹉跎不得意,驱马还贵乡。

逢君听弦歌,肃穆坐华堂。百里独太古,陶然卧羲皇。

征乐昌乐馆,开筵列壶觞。贤豪间青娥,对烛俨成行。

醉舞纷绮席,清歌绕飞梁。欢娱未终朝,秩满归咸阳。

祖道拥万人,供帐遥相望。一别隔千里,荣枯异炎凉。

炎凉几度改,九土中横溃。汉甲连胡兵,沙尘暗云海。

草木摇杀气,星辰无光彩。白骨成丘山,苍生竟何罪。

函关壮帝居,国命悬哥舒。长戟三十万,开门纳凶渠。

公卿如犬羊,忠谠醢与菹。二圣出游豫,两京遂丘墟。

帝子许专征,秉旄控强楚。节制非桓文,军师拥熊虎。

人心失去就,贼势腾风雨。惟君固房陵,诚节冠终古。

仆卧香炉顶,餐霞漱瑶泉。门开九江转,枕下五湖连。

半夜水军来,浔阳满旌旃。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

徒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

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扫荡六合清,仍为负霜草。

日月无偏照,何由诉苍昊。良牧称神明,深仁恤交道。

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顾惭祢处士,虚对鹦鹉洲。

樊山霸气尽,寥落天地秋。江带峨眉雪,川横三峡流。

万舸此中来,连帆过扬州。送此万里目,旷然散我愁。

纱窗倚天开,水树绿如发。窥日畏衔山,促酒喜得月。

吴娃与越艳,窈窕夸铅红。呼来上云梯,含笑出帘栊。

对客小垂手,罗衣舞春风。宾跪请休息,主人情未极。

览君荆山作,江鲍堪动色。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逸兴横素襟,无时不招寻。朱门拥虎士,列戟何森森。

剪凿竹石开,萦流涨清深。登台坐水阁,吐论多英音。

片辞贵白璧,一诺轻黄金。谓我不愧君,青鸟明丹心。

五色云间鹊,飞鸣天上来。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

暖气变寒谷,炎烟生死灰。君登凤池去,忽弃贾生才。

桀犬尚吠尧,匈奴笑千秋。中夜四五叹,常为大国忧。

旌旆夹两山,黄河当中流。连鸡不得进,饮马空夷犹。

安得羿善射,一箭落旄头。


6、 览镜书怀

览镜书怀

得道无古今,失道还衰老。

自笑镜中人,白发如霜草。

扪心空叹息,问影何枯槁?

桃李竟何言,终成南山皓。


7、 秋夕书怀(一作秋日南游书怀)

秋夕书怀(一作秋日南游书怀)

北风吹海雁,南渡落寒声。感此潇湘客,凄其流浪情。

海怀结沧洲,霞想游赤城。始探蓬壶事,旋觉天地轻。

澹然吟高秋,闲卧瞻太清。萝月掩空幕,松霜结前楹。

灭见息群动,猎微穷至精。桃花有源水,可以保吾生。


8、 将游衡岳过汉阳双松亭留别族弟浮屠谈皓

将游衡岳过汉阳双松亭留别族弟浮屠谈皓

秦欺赵氏璧,却入邯郸宫。本是楚家玉,还来荆山中。

丹彩泻沧溟,精辉凌白虹。青蝇一相点,流落此时同。

卓绝道门秀,谈玄乃支公。延萝结幽居,剪竹绕芳丛。

凉花拂户牖,天籁鸣虚空。忆我初来时,蒲萄开景风。

今兹大火落,秋叶黄梧桐。水色梦沅湘,长沙去何穷。

寄书访衡峤,但与南飞鸿。


9、 读诸葛武侯传书怀赠长安崔少府叔封昆季

读诸葛武侯传书怀赠长安崔少府叔封昆季

汉道昔云季,群雄方战争。霸图各未立,割据资豪英。

赤伏起颓运,卧龙得孔明。当其南阳时,陇亩躬自耕。

鱼水三顾合,风云四海生。武侯立岷蜀,壮志吞咸京。

何人先见许,但有崔州平。余亦草间人,颇怀拯物情。

晚途值子玉,华发同衰荣。托意在经济,结交为弟兄。

毋令管与鲍,千载独知名。


10、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

岁星入汉年,方朔见明主。调笑当时人,中天谢云雨。

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故交不过门,秋草日上阶。

当时何特达,独与我心谐。置酒凌歊台,欢娱未曾歇。

歌动白纻山,舞回天门月。问我心中事,为君前致辞。

君看我才能,何似鲁仲尼。大圣犹不遇,小儒安足悲。

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毒草杀汉马,张兵夺云旗。

至今西二河,流血拥僵尸。将无七擒略,鲁女惜园葵。

咸阳天下枢,累岁人不足。虽有数斗玉,不如一盘粟。

赖得契宰衡,持钧慰风俗。自顾无所用,辞家方来归。

霜惊壮士发,泪满逐臣衣。以此不安席,蹉跎身世违。

终当灭卫谤,不受鲁人讥。


11、 田园言怀

田园言怀

贾谊三年谪,班超万里侯。何如牵白犊,饮水对清流。


12、 秋日与张少府、楚城韦公藏书高斋作

秋日与张少府、楚城韦公藏书高斋作

日下空庭暮,城荒古迹馀。地形连海尽,天影落江虚。

旧赏人虽隔,新知乐未疏。彩云思作赋,丹壁间藏书。

楂拥随流叶,萍开出水鱼。夕来秋兴满,回首意何如。


13、 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

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原文】:

淮南小寿山谨使东峰金衣双鹤,衔飞云锦书於维扬孟公足下曰:“仆包大块之气,生洪荒之间,连翼轸之分野,控荆衡之远势。盘薄万古,邈然星河,凭天霓以结峰,倚斗极而横嶂。颇能攒吸霞雨,隐居灵仙,产隋侯之明珠,蓄卞氏之光宝,罄宇宙之美,殚造化之奇。方与昆仑抗行,阆风接境,何人间巫、庐、台、霍之足陈耶?

昨於山人李白处,见吾子移白,责仆以多奇,叱仆以特秀,而盛谈三山五岳之美,谓仆小山无名无德而称焉。观乎斯言,何太谬之甚也?吾子岂不闻乎?无名为天地之始,有名为万物之母。假令登封禋祀,曷足以大道讥耶?然皆损人费物,庖杀致祭,暴殄草木,镌刻金石,使载图典,亦未足为贵乎?且达人庄生,常有馀论,以为斥鷃不羡於鹏鸟,秋毫可并於太山。由斯而谈,何小大之殊也?

又怪於诸山藏国宝,隐国贤,使吾君榜道烧山,披访不获,非通谈也。夫皇王登极,瑞物昭至,蒲萄翡翠以纳贡,河图洛书以应符。设天纲而掩贤,穷月竁以率职。天不秘宝,地不藏珍,风威百蛮,春养万物。王道无外,何英贤珍玉而能伏匿於岩穴耶?所谓榜道烧山,此则王者之德未广矣。昔太公大贤,傅说明德,栖渭川之水,藏虞虢之岩,卒能形诸兆联,感乎梦想。此则天道闇合,岂劳乎搜访哉?果投竿诣麾,舍筑作相,佐周文,赞武丁,总而论之,山亦何罪?乃知岩穴为养贤之域,林泉非秘宝之区,则仆之诸山,亦何负於国家矣?

近者逸人李白,自峨眉而来,尔其天为容,道为貌,不屈已,不干人,巢、由以来,一人而已。乃蚪蟠龟息,遁乎此山。仆尝弄之以绿绮,卧之以碧云,漱之以琼液。饵之以金砂,既而童颜益春,真气愈茂,将欲倚剑天外,挂弓扶桑。浮四海,横八荒,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俄而李公仰天长吁,谓其友人曰:吾未可去也。吾与尔,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一身。安能餐君紫霞,荫君青松,乘君鸾鹤,驾君虬龙,一朝飞腾,为方丈、蓬莱之人耳?此则未可也。乃相与卷其丹书,匣其瑶琴,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事君之道成,荣亲之义毕,然後与陶朱、留侯,浮五湖,戏沧洲,不足为难矣。即仆林下之所隐容,岂不大哉?必能资其聪明,辅其正气,借之以物色,发之以文章,虽烟花中贫,没齿无恨。其有山精木魅,雄虺猛兽,以驱之四荒,磔裂原野,使影迹绝灭,不干户庭。亦遣清风扫门,明月侍坐。此乃养贤之心,实亦勤矣。

孟子孟子,无见深责耶!明年青春,求我於此岩也。

 

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题解】:

这篇文章作于开元十五年(727),时李白初游安陆(今属湖北省),与故相许圉师的孙女结婚,暂时定居下来,以安陆为中心四处漫游。这篇文章将寿山人格化,以游戏的口吻,代寿山答孟少府之指责,写寿山虽无名而奇伟秀丽,是隐喻自己怀才不遇;同时文中也提到自己,并申述了自己高远的理想。整篇文章带有自序的性质。

 

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注释】:

1.淮南小寿山:在今湖北安陆,古代安州安陆那隶属淮南道东峰金衣双鹤:指寿山以东的大鹤山、小鹤山,相传这里的人们都长寿,因而称寿山。金衣:鹤的羽毛颜色,即黄鹤。

2.衔:口含。飞云:飞递书信。锦书:指用精致华美的信纸所写成的书佶。维杨:杨州,即今江苏省扬州市。足下;古人称对方的敬辞。

3.仆:我(寿山包:裏藏,这句说寿山被大自然之气所襄藏,出生在远古时代。大块:大自然。洪荒:远古时代。

4.翼、轸:两个星宿的名称,是楚的分野。分野是古天文学的学说。把十二星辰的位置跟地上的行政区划位置相对应,就地理上说,称作分野。这句是说寿山东连楚地的广泛地域。控:控制。荆:衡,相荆州、衡州之地。远势:辽远的气势。

5.盘薄二句:上句是从时间,下句从空间说明寿山的雄伟和悠久。盘薄,通“磅礴”,恢宏雄伟的意思。邈然:悠远的样子。星河:天河,银河。

6.凭:倚靠。天霓:即天边,“霓”同“倪”。这两句是说寿山远连天边,跨度极大;高耸与星标相接,如天下屏障。斗极:北斗星。

7.攒吸:聚臬。霞雨:天地间的精灵之气。灵仙:神仙。这两句说寿山能集天地灵气于自身,使神仙也向往它。

8.产隋四句:(寿山)可以出产隋珠那样的明珠;积聚着和氏璧一类的珍宝,具有宇宙间最美的特征,聚集了所有大自然的精华。隋珠:相传隋侯见大蛇伤断,用药将其教活后就离开了,后来这条蛇从江中含来一颗大珠宝以报答救命之恩,由此而称隋侯之珠。卞氏之光玄:即和氏璧。春秋时,楚人卞和,在山中得一璞玉,献給厉王,厉王让玉工辨识,说是石头,以欺君罪断其左足。后武王即位,卞和又献玉,仍以欺君罪断其右足。到了文王即位,卞氏抱玉,哭于别山下,文王派人问他,他说:“吾非悲刖(越,砍掉汉脚)也,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文王让玉工剖玉,果然得宝玉。这块玉就称为和氏璧。罄:尽。弹:竭尽。造化:自然界的创造化育。

9.方与三句:寿山正好可以与神仙居住的昆仑比肩,和阆风相连,那人间的巫山、庐山、台山、霍山还有什么值得一说呢?方:正。昆公:昆仑山。抗行:并行,不相上下。阆风;山名,相传为仙人所居,在昆仑之巔。何:疑问代词,用于名词前,相当于“那”。巫山,在今四川、湖北两省边境。庐:庐山,又称匡庐,相传殷周间有匡姓兄弟结庐隐此而得名,在江西省西部,其主峰在今霍山县南。足:够得上,值得。陈:叙迷,说。

10.山人:指隐士。王勃《赠李十四》诗:“野客思茅宇,山人爱竹林。”吾子:对孟少府的尊称。子:古代男子的美称。责:责难。鄙:轻视。多奇、特秀:都指卓然不凡。三山五岳;这里泛指天下名山。元名:没什么名气。无德:没什么德行。称:称頌,赞许。

11.观乎二句:看他这些诸,锗得多么严重。

12.吾子三句:您难道没听说吗,“道”虽“无名”,却是形成天地的根本,天地“有名”,是因为孕育了万物。这两句诸出自《老子》,老子认为,“名”是区分事物的槻念,名称。在天地未形成前是没有对事物的区别分辩,也就没有“名”,名在有了天地万物以后才由人制定的,是不能代表宇宙本质的,只有“道”才是永恒的。李白引用老子这两句话是在于说明“大”和“小”的关系,“大”往往是由“小”孕育的,“小”是“大”的根本,以此回答孟公对寿山“小而无名”的指责。

13.登封:古代帝王登山封禅。禮祀:对天祭把,把祭神的栖牲玉玉帛放在柴上,让柴烟升起,表示与天交流敬告。大道:终极真理,整体规律。

14.损人费物:劳民伪财。庖杀致祭:厨师大肆宰杀牲灵送去作为祭品。暴殄:本为任意或害,这里指毁灭。镌刻:雕刻。金石:指用钟鼎、碑刻记载功绩。图典:图书典籍。

15.且达六句:况且庄子常有高论,认为?雀并不羨慕大鹏,秋毫可以与泰山比美,从这种观点看来,大、小之间有什么不同呢。达人:通晚道理达观知命的人。庄生:庄子,战国时的哲学家。余论:美谈。尺鷃:即小鸟、小麻雀,尺:形容微小。鹏鸟:传说中的大鸟。秋毫:本指鸟兽在秋天新长出来的細毛,后用以比喻极其微小的东西。

16.戴:隐藏。榜道:在交通要道处,张贴告示以招求贤才。据《晋书》载,当时一位隐士孙惠给东海王上书假说自己有治世秘术,东海王就在大道口上张贴告示招孙惠做官,孙惠于是出来从政了。烧山:即焚烧山林,招纳贤士。相传曹操素听说阢瑀名声,多次征召而不应。阢瑀见事情急迫,于是逃往山中,曹操遂命人焚林烧山才得到了阮瑀。后阮瑀做了曹操手下的属官等文职工作,有关军国机要大多出自阮瑀之手。拨访:遍访。通谈:通情达理的论述。

17.夫皇四句:开明的君主即位后,吉利的事情就会来,西城、南越等地都会前来纳贡,河图、洛书这些有关国家治乱兴衰的典籍也会和时事相应。登极:指皇帝即位。蒲萄翡翠:葡萄是西域所产,翡翠是南越所产。这里略举两个例子来说明远方各族都来朝拜纳贡的意思,表叨皇朝有仁政之治。河图洛书:相传伏義氏时,有龙马从黄河中浮出,背负“河图”,有神龟从洛水浮出,背负“洛书”。伏義氏根据这种“图”、“书”画成八种符号,即八卦,以象征自然变化和社会现象的发展变化。

18.设天网:设置天网以招罗搜求天下的贤才,深入到边远地区,以尽职守。天网:语出曹植的《与杨德祖书》,“吾王于是设天网以该之,顿八紘以掩之,今悉集兹国矣。”掩:本意有乘人不备而遠捕的意思,这里指网罗。穷:指寻求到尽头。月笈:即月窟,指西极之地。率职:拳行职事,尽职尽责。

19.百蛮:指与中原相对应的各少数民族及他们生活的地区。

[20]逸人:超然于流俗之外的人。峨眉:峨眉山。李白的青少年时代居于绵州昌隆,距峨眉山不远。开元十二年,他游峨眉山,东出夔门,游洞庭、登庐山、至金陵、扬州,往游越中,然后西游云梦,经襄阳,作客汝海,然后才在安陆定居下来。

[21]尔:发语词,无具体含义。天、道:自然。此二句语出《庄子·德充符》:"道与之貌,天与之形。"

[22]干:求,请。

[23]巢由:巢父、许由,唐尧时代的隐士。相传尧以天下让巢父,不受,又让许由,亦不受。也有人认为巢父就是许由。诗文用典一般并称"巢由"或"巢许"。

[24]虬蟠龟息:像虬龙一样盘曲潜伏,像龟一样呼吸。一方面表明李白好神仙之道术,另一方面比喻他高逸脱俗的人格。

[25]遁:隐居。

[26]绿绮:琴名。据《广博物志》载:"司马相如作《玉如意赋》,梁王悦之,赐之以绿绮之琴。"

[27]嗽:通"漱"。琼液:玉液,道家认为饮之可以长生。

[28]饵:吃,与上文的"弄"、"卧"、"嗽"都是使动用法。金砂:仙药。

[29]以上二句化用阮籍诗句"弯弓挂扶桑,长剑倚天外",表达其飞升仙游的愿望。

[30]李公:李白。因代寿山作答,故称"李公"。吁(xū 虚)叹息。

[31]《孟子·尽心上》:"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32]飡:同"餐"。

[33]方丈、蓬莱:传说中的海上仙山。

[34]丹书:道书。李白诚信道教,据同时人记载,他出行总是"仙药满囊,道书盈箧"。[17]瑶瑟:乐器名称,此处比喻超然出世之心。

[35]管晏之谈:管子、晏婴所谈论的道理,指称霸天下之术。

[36]辅弼:指宰相之类的顾命大臣。《尚书大传》:"古者天子必有四邻,前曰疑,后曰丞,左曰辅,右曰弼。"

[37]寰区:天下。

[38]县:帝王所居之州界。

[39]陶朱:春秋时期,范蠡佐越王勾践灭吴之后,知越王不可与共富贵,乃乘扁舟泛游于五湖,不知所终,至陶,称朱公,以经商致富。留侯:汉高祖谋臣张良,汉统一天下后封于留,为万户侯,心愿已足,欲从赤松子游,辟谷学仙。[22]沧州:水中小洲,此指隐者所居之处。

[40]隐容:隐藏、容纳。

[41]资:供给,这里指培养。

[42]辅:佐助,辅助。

[43]物色:景色。

[44]文章:文采。

[45]烟花中贫:意谓寿山灵气因滋养像李白一样的贤士而受到损伤。烟花:泛指春景。

[46]没齿无恨:意谓毫不后悔。没齿:终身。

[47]其:表示假设,相当于"如果"。魅(mèi):鬼怪。虺(huǐ):毒蛇。屈原《天问》:"雄虺九首"。

[48]磔(zhé)裂:分裂肢体。

[49]干:干扰、侵犯。

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赏析】:

这篇文章是青年李白自述怀抱的作品。唐玄宗开元年间,李白从蜀中走出,满怀理想,出川漫游,出蜀后他主要依托湖北安陆。安陆附近的寿山是个风光秀丽的地方,李白常在山中读书,陶醉于新婚的幸福和山水之乐当中。这时,扬州的孟少府来信,用批评寿山的口吻婉转地表示了对李白的批评,认为他不该沉缅于这个无名小地,应当有一番作为,提醒李白不要忘了志向。李白则拟寿山的口吻写了这篇文章以回答老朋友的批评。文中明确表白了他怀抱的远大理想,那就是“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广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并且表示要像范蠡和张良那样,功成后身退,不为名利所累。可以看出,李白一生所奋斗的目标和人袼理想,这时已相当明确和坚定g这篇文章虚拟寿山口气,用书信体,语气自然流畅,笔调略带谐趣。全文基本采用骈体赋的方法写成,既有铺陈起伏,又不受声律典故的严格约束,抒发感情、表达思想酣畅淋漓,纵横自如。与李白傲岸豪放的性格联系密切。文中所引事典明白,寓意清晰,李白又借事或借典表意,既有避免直说的呆板之功,又丰富了作品所表现的思想感情,作为书信体,晓畅而又感情充沛,文采清俊,表现了青年李白的精神风貌。


14、 上安州裴长史书

上安州裴长史书原文

白闻天不言而四时行,地不语而百物生。白人焉,非天地也,安得不言而知乎?敢剖心析肝,论举身之事,便当谈笔,以明其心。而粗陈其大纲,一快愤懑,惟君侯察焉。

白本家金陵,世为右姓。遭沮渠蒙逊难,奔流咸秦,因官寓家。少长江汉,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轩辕以来,颇得闻矣。常横经籍书,制作不倦,迄于今三十春矣。以为士生则桑弧蓬矢,射乎四方,故知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南穷苍梧,东涉溟海。见乡人相如大夸云之事,云楚有七泽,遂来观焉。而许相公家见招,妻以孙女,便憩于此,至移三霜焉。

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馀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此则是白之轻财好施也。又昔与蜀中友人吴指南同游于楚,指南死于洞庭之上,白禫服恸哭,若丧天伦。炎月伏尸,泣尽而继之以血。行路间者,悉皆伤心。猛虎前临,坚守不动。遂权殡于湖侧,便之金陵。数年来观,筋骨尚在。白雪泣持刃,躬申洗削。裹骨徒步,负之而趋。寝兴携持,无辍身手。遂丐贷营葬于鄂城之东。故乡路遥,魂魄无主,礼以迁窆,式昭明情。此则是白存交重义也。

又昔与逸人东严子隐于岷山之阳,白巢居数年,不迹城市。养奇禽千计。呼皆就掌取食,了无惊猜。广汉太守闻而异之,诣庐亲睹,因举二以有道,并不起。此白养高忘机,不屈之迹也。

又前礼部尚书苏公出为益州长史,白于路中投刺,待以布衣之礼。因谓群寮曰:“此子天才英丽,下笔不休,虽风力未成,且见专车之骨。若广之以学,可以如比肩也”。四海明识,具知此谈。前此郡督马公,朝野豪彦;一见礼,许为奇才。因谓长史李京之曰:“诸人之文,犹山无烟霞,春无草树。李白之文,清雄奔放,名章俊语,络绎间起,光明洞澈,句句动人”。此则故交元丹,亲接斯议。若苏、马二公愚人也,复何足尽陈?倘贤贤也,白有可尚。

夫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是知才难不可多得。白,野人也,颇工于文,惟君侯顾之,无按剑也。伏惟君侯,贵而且贤,鹰扬虎视,齿若编贝,肤如凝脂,昭昭乎若玉山上行,朗然映人也。而高义重诺,名飞天京,四方诸侯,闻风暗许。倚剑慷慨,气干虹霓。月费千金,日宴群客。出跃骏马,入罗红颜。所在之处,宾朋成市。故时节歌曰:“宾朋何喧喧!日夜裴公门。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白不知君侯何以得此声于壤之间,岂不由重诺好贤,谦以得也?而晚节改操,栖情翰林,天才超然,度越作者。屈佐国,时惟清哉。棱威雄雄,下慑群物。

白窃慕高义,已经十年。云山间之,造谒无路。今也运会,得趋未尘,承颜接辞,八九度矣。常欲一雪心迹,崎岖未便。何图谤詈忽生,众口攒毁,将欲投杼下客,震于严威。然自明无辜,何忧悔吝!孔子曰:“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过此三者,鬼神不害。若使事得其实,罪当其身,则将浴兰沐芳,自屏于烹鲜之地,惟君侯死生。不然,投山窜海,转死沟壑。岂能明目张胆,托书自陈耶!昔王东海问犯夜者曰:“何所从来?”答曰:“从师受学,不觉日晚”。王曰:“吾岂可鞭挞宁越以立威名?”想君侯通人,必不尔也。

愿君侯惠以大遇,洞天心颜,终乎前恩,再辱英眄。白必能使精诚动天,长虹贯日,直度易水,不以为寒。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上安州裴长史书简析

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一文当作于公元753年(天宝十二载),其中心在于通过申述自己轻财好施、存交重义、养高忘机以及富有才情种种品行,向时为安州长史的裴宽辩解自己遭受诽谤谗言,蒙受不白之冤的情况,表明自己当年绝不会追随李林甫,陷害裴宽等人;并表示如果裴宽不相信自己所言,将再次进京、弄清事实真相的决心。

文章先论自己博学多问,有四方之志;再论自己乐善好施,重情重意。接着写自己隐居养禽,林泉高致,修养品格;又写名流俊彦对自己作品的评价,借他人之口,道出自己文章的非同寻常。然后盛赞裴长史地位高贵,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希望裴公提携自己。

文中说:“以为士生则桑弧蓬矢(桑木做的弓,蓬梗做的箭),射乎四方,……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表明他出蜀远游,目的在于寻求政治出路。对照他“莫怪无心恋清景,已将书剑许明时”(《别匡山》)的诗句,李白的宏伟志愿,一目了然,他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所以不惜向地方官吏“剖心析肝”,陈述自己的志向和经历。因为害怕裴长史在“谤言忽生,众口攒毁”下,难免会“赫然作威,加以大怒”,因而这篇文章更写得情真语切,委婉动人。所以宋人洪迈说:“大贤不遇,神龙困于蝼蚁,可胜叹哉!”(《容斋四笔》)确乎是中肯的评论。

李白徘徊于学道和从政之间,不放弃却不能成功,李白的干谒文,固然有奉承讨好之嫌,但同样张扬了李白的个性,显露出一代诗仙的英风豪气,充分展示出其放荡不羁傲岸自负的个性特征。文章结尾几句写得不卑不亢,在接近成功是忍不住流露出率真狂妄的本色,这正是官僚门所不喜欢的。而这也正是他求仕幼稚的表现。


15、 为赵宣城与杨右相书

为赵宣城与杨右相书

某启。辞违积年,伏恋轩屏。首冬初寒,伏惟相公尊体起居万福。某蒙恩才朽齿迈,徒延圣日。少忝末吏,本乏远图;中年废缺,分归园壑。昔相公秉国宪之日,一拔九霄,拂刷前耻,升腾晚官。恩贷稠叠,实戴丘山。落羽再振,枯鳞旋跃,运以大风之举,假以磨天之翔。衣绣霜台,含香华省。宰剧惭强项之名,酌贪砺清心之节。三典列郡,寂无成功,但宣布王泽,式酬天奖。伏惟相公,开张徽猷,夤亮天地。入夔龙之室,持造化之权。安石高枕,苍生是仰。某鸣跃无已,剪拂因人。银章朱绂,坐荣宦达。身茶宸眷,目识龙颜。既齐飞于*鹭,复寄迹于门馆。皆相公大造之力也。而钟鸣漏尽,夜行不息,止足之分,实愧古人。犬马恋主,迫于西汜。所冀枯松晚岁,无改节于风霜;老骥馀年,期尽力于蹄足。上答明主,下报相公,**之诚,屏息于此。伏惟相公,收遣簪于少昊,念亡弓于楚泽。衰当益壮,结草知归。瞻望恩光,无忘景刻。


16、 为宋中丞自荐表

为宋中丞自荐表-作品原文

臣某闻:天地闭而贤人隐。云雷屯而君子用。臣伏见前翰林供奉李白,年五十有七。天宝初⑴,五府交辟,不求闻达,亦由子真谷口,名动京师。上皇闻而悦之,召入禁掖。既润色于鸿业,或间草于王言,雍容揄扬,特见褒赏。为贱臣诈诡,遂放归山。闲居制作,言盈数万。属逆胡暴乱,避地庐山,遇永王东巡胁行⑵,中道奔走,却至彭泽。具已陈首。前后经宣慰大使崔涣及臣推复清雪,寻经奏闻。

臣闻古之诸侯进贤受上赏,蔽贤受明戮。若三适称美,必九锡先荣,垂之典谋,永以为训。臣所荐李白,实审无辜。怀经济之才,抗巢、由之节⑶,文可以变风俗,学可以究天人,一命不沾,四海称屈。伏惟陛下大明广运,至道无偏,收其希世之英,以为清朝之宝。昔四皓遭高皇而不起,翼惠帝而方来⑷。君臣离合,亦各有数,岂使此人名扬宇宙而枯槁当年?传曰:举逸人而天下归心。伏惟陛下,回太阳之高晖,流覆盆之下照,特请拜一京官,献可替否,以光朝列,则四海豪俊,引领知归。不胜凄凄之至,敢陈荐以闻。

 

为宋中丞自荐表-词句注释

⑴天宝:唐玄宗李隆基年号,公元742—756年。

⑵永王东巡:李璘,唐玄宗第二十三子。安史之乱发生,李璘以平乱为号召,在江陵(今属湖北)起兵,引军东下,史称“永王东巡”。途中邀请隐居庐山的李白入幕府。不久李璘被唐肃宗李亨派兵击败擒杀。

⑶巢、由:巢父、许由,两人都是上古高人隐士,不求名利权位的典型。

⑷昔四皓遭高皇而不起,翼惠帝而方来:昔日汉高祖刘邦欲请商山四皓出山而不可得,后来欲废太子,而太子听从张良之计,请出商山四皓为其辅翼,刘邦见太子羽翼已丰,于是打消了废太子的念头。

 

为宋中丞自荐表-作品鉴赏

这篇文章题目中的宋中丞,即宋若思。吕华明在《李白〈为宋中丞自荐表〉写作时间考辨》(《中国李白研究》2000年集)认为《为宋中丞自荐表》作于公元760年(乾元三年)。杨栩生则认为此文作于公元757年(至德二载)。

李白的说理文,大都运用夸张手法,侃侃而谈,颇类战国策士之风。在文章中,李白历叙自己的志向、才华和经历。“怀经济之才,抗巢、由之节,文可以变风俗,学可以究天人”。看来似乎自我夸张过甚,实际这种夸张只是作为达到取得对方信任的手段而已,也是纵横家文章惯用的手法。

这篇文章引经据典,用事明当,语言简炼,虽多少带有六朝骄骊之风,但由于说的均系事实,无雕辞琢句之弊,读起来使人感到真实动人。


17、 上安州李长史书

上安州李长史书

白,嵚崎历落可笑人也。虽然,颇尝览千载,观百家,至于圣贤,相似厥众。则有若似其仲尼,纪信似于高祖,牢之似于无忌,宋玉似于屈原。而遥观君侯,窃疑魏洽,便欲趋就。临然举鞭,迟疑之间,未及回避。且理有疑误而成过,事有形似而类真,惟大雅含弘,方能恕之也。

白少颇周慎,忝闻义方,入暗室而无欺,属昏行而不变。今小人履疑误形似之迹,君侯流恺悌矜舍之恩。戢秋霜之威,布冬日之爱。睟容有穆,怒颜不彰。虽将军息恨于孙一作孺之前,此无惭德;司空爱揖于元淑之际,彼未为贤。一言见冤,九死非谢。

白孤剑谁托,悲歌自怜。迫于凄惶,席不暇暖。寄绝国而何仰?若浮云而无依。南徙莫从,北游失路。远客汝海,近还郧城。昨遇故人,饮以狂药。一酌一笑,陶然乐酣。困河朔之清觞,饫中山之醇酎。属早日初眩,晨霾未收。乏离朱之明,昧王戎之视。青白其眼,瞢而前行,亦何异抗庄公之轮,怒螗螂之臂?御者趋召,明其是非。入门鞠躬,精魄飞散。昔徐邈缘醉而赏,魏王却以为贤;无盐因丑而获,齐君待之逾厚。白,妄人也,安能比之?上挂《国风》相鼠之讥,下怀《周易》履虎之惧。以固陋,礼而遣之。幸容宁越之辜,深荷王公之德。铭刻心骨,退思狂愆,五情冰炭,罔知所措。昼愧于影,启处不遑,战踞无地。

伏惟君侯,明夺秋月,和均韶风。扫尘辞场,振发文雅。陆机作太康之杰士,未可比肩;曹植为建安原作武之雄才,惟堪捧驾。天下豪俊,翕然趋风。白之不敏,窃慕馀论。何图叔夜潦倒,不切于事情;正辜猖狂,自贻于耻辱?一忤容色,终身厚颜。敢沐芳负荆,请罪门下,倘免以训责,恤其愚蒙,如能伏剑结缨,谢君侯之德。敢一夜力撰《春游救苦寺》诗一首十韵、《石岩诗》诗一首八韵、《上杨都尉》诗一首三十韵,辞旨狂野,贵露下情,轻干视听,幸乞详览。


18、 为宋中丞请都金陵表

为宋中丞请都金陵表

臣某言:臣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臣闻社稷无常奉,明者守之;君臣无定位,暗者失之。所以父作子述,重光叠辉。天未绝晋,人惟戴唐。以功德有厚薄,运数有修短。功高而福祚长永,德薄而政教陵迟。三后之姓,于今为庶,非一朝也。

伏惟陛下钦六圣之光训,拥千载之鸿休。有国之本,群生属望。粤自明两,光岐之阳,昔有周太王之兴,发迹于此,天启有类,岂人事欤?皇朝百五十年,金革不作。逆胡窃号,剥乱中原。虽平嵩丘、填伊洛,不足以掩宫城之骸骨;决洪河、洒秦雍,不足以荡犬羊之膻臊。毒浸区宇,愤盈穹旻。此乃猛士奋剑之秋,谋臣运筹之日。夫不拯横流,何以彰圣德?不斩巨猾,无以兴神功。十乱佐周而克昌,四凶及虞而乃去。去元凶者,非陛下而谁?且道有兴废,代有中季。汉当三十七,莽亦为灾;赤伏再起,丕业终光。非陛下至神至圣,安能勃然中兴乎?

以臣料人事得失,敢献疑于陛下。臣犹望愚夫千虑,或冀一得。何者?贼臣杨国忠,蔽塞天聪,屠割黎庶;女弟席宠,倾国弄权。九土泉货,尽归其室。怨气上激,水旱荐臻;重罹暴乱,百姓力屈。即欲平殄蝥贼,恐难应期。且图万全之计,以成一举之策。

今自河以北,为胡所凌;自河之南,孤城四垒。大盗蚕食,割为洪沟;宇宙嵲屼,昭然可睹。臣伏见金陵旧都,地称天险。龙盘虎踞,开扃自然。六代皇居,五福斯在。雄图霸迹,隐轸由存。咽喉控带,萦错如绣。天下衣冠士庶,避地东吴,永嘉南迁,未盛于此。臣又闻汤及盘庚,五迁其邑,典谟训诰,不以为非;卫文徙居楚丘,风人流咏。伏惟陛下因万人之荡析,乘六合之譸张,去扶风万有一危之近邦,就金陵太山必安之成策。苟利于物,断在宸衷。

况齿革羽毛之所生,楩楠豫章之所出。元龟大贝,充牣其中;银坑铁冶,连绵相属。铲铜陵为金穴,煮海水为盐山。以征则兵强,以守则国富。横制八极,克复两京,俗畜来苏之欢,人多徯后之望。陛下西以蛾嵋为壁垒,东以沧海为沟池,守海陵之仓,猎长洲之苑。虽上林五柞,复何加焉?上皇居天帝运昌之都,储精真一之境。有虞则北闭剑阁,南扃瞿塘,蚩尤共工,五兵莫向,二圣高枕,何忧哉?飞章问安,往复巴峡,朝发白帝,暮宿江陵,首尾相应,率然之举。不胜屏营瞻云望日之至。


19、 为吴王谢责赴行在迟滞表

为吴王谢责赴行在迟滞表

臣某言:伏蒙圣恩,追赴行在,臣诚惶诚恐,顿首。臣闻胡马矫首,嘶北风以局顾;越禽归飞,恋南枝而刷羽。所以流波思其旧铺,落叶坠于本根。在物尚然,矧于臣子。臣位叨盘石,辜负明时;才阙总戎,谬当强寇。驽拙有素,天实知之。伏惟陛下重纽乾纲,再清国步,当作愍臣不逮,赐臣生全。归见白日,死无遗恨。然臣年过耳顺,风瘵日加。锋镝残骸,劣有馀喘。虽决力上道,而心与愿违。贵贪尺寸之程,转寺犬马之恋。非有他故,以疾淹留。今大举天兵,扫除戎羯。所在邮驿,征发交驰。臣逐便水行,难于陆进,瞻望丹阙,心魂若飞。惭坠履之还收,喜遗簪之再御。不胜涕恋屏营之至。


20、 与贾少公书

与贾少公书

宿昔惟清胜。白绵疾疲,去期恬退,才微识浅,无足济时。虽中原横溃,将何以救之?王命崇重,大总元戎,辟书三至,人轻礼重。严期迫发,难以固辞,扶力一行,前观进退。且殷源庐岳十载,时人观其起与不起,以卜江左兴亡。谢安高卧东山,苍生属望。白不树矫抗之迹,耻振玄邈之风,混游渔商,隐不绝俗。岂徒贩卖云壑,要射虚名?方之二子,实有惭德。徒尘忝幕府,终无能为。唯当报国荐贤,扶以自免,斯言若谬,天实殛之。以足下深知,具申中款。惠子知我,夫何间然?勾当小事,但增悚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