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写杨贵妃的诗句《清平调》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李白写杨贵妃的诗句《清平调》

来源:李白诗歌网    标签:李白简介

李白杨贵妃的诗句--《清平调

天宝初年,唐玄宗刚宠杨玉环时,李白结识了贺知章。贺知章将李白引见给唐玄宗,皇帝见了李白的诗也赞叹不已,就在金銮殿上召见李白,当诗人远远步上台阶时,唐玄宗竟然走上前去迎接李白,谈起当时的政事,李白能当场根据唐玄宗的意思,写下一篇“和番书”,而且一面口若悬河地与玄宗谈话,一面手不停笔地写下来,唐玄宗大为高兴,亲手调制了一碗羹送给李白吃,从此任命他为翰林。

一天晚上,唐玄宗带着他的宠妃杨玉环,乘月色观赏移植到沉香亭的四株名贵牡丹。兴庆湖畔,他们漫步长堤,身后是空辇和一行最出色的梨园弟子。他们在花香月色之中,摆下歌舞。李龟年正张罗着管弦班子准备唱的时候,唐玄宗说:“赏名花,对妃子,此情此景怎能再唱旧词?”叫李龟年拿着金花笺赐给李白,让李白赶紧写词(也就是配合歌唱的七言律诗)。哪想到这时李白正和几个朋友躺在酒楼里呢。李龟年赶快用冷水激醒他,叫人把李白架进兴庆宫,半醉半醒的李白,写下了三首《清平调》:

清平调词三首

 

清平调词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译文:

看见云,就想起她的衣裳,看见花,就想念她的容貌。春风拂过,带露水的白牡丹分外妖冶。

这样的仙女儿要不是西王母的群玉山上来的,或者就只有到瑶池的月下才能见着吧。

一起七字:云想衣裳花想容,将杨妃的衣饰,描摹如霓裳羽衣一般,簇拥着她那丰腴的玉容。想字可以理解成见云而想到衣裳,见花而想到容貌,也可以理解为把衣裳想象为云,把容貌想象为花,这样交互参差,七字之中就给人以花团锦簇之感。接下去春风拂褴露华浓,进一步以露华浓来点染花容,华贵的牡丹花在晶莹的露水中显得更加艳冶,这就使上句更为酣满,同时也以风露暗喻君王的恩泽,使花容人面倍显艳丽。继而,诗人的想象忽又升腾到天堂西王母所居的群玉山、瑶台。若非、会向,诗人故作选择,

意实肯定:这样超绝人寰的花容,恐怕只有在上天仙境才能见到!玉山、瑶台、月色,一色素淡的字眼,映衬花容人面,使人自然联想到白玉般的人儿,又象一朵温馨的白特丹花。与此同时,诗人又不着痕迹,将杨妃喻为天女下凡,真是精妙至极。

 

清平调词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译文:

贵妃真是一枝带露牡丹,艳丽凝香,楚王神女巫山相会,枉然悲伤断肠。

请问汉宫得宠妃嫔,谁能和她相像?可爱无比的赵飞燕,还得依仗新妆!

第二首,起句一枝红艳露凝香,既写色,亦写香:不但写天然的美,而且写含露的美,比上首的露华浓更进一层。云雨巫山枉断肠以楚襄王的故事,把上句的花,赋予人性,指出楚王为神女而断肠,其实梦中的神女,那里比得上当前的花容人面!

再算下来,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可算得绝代美人了,可是赵飞燕还是倚仗新妆,哪里及得眼前花容月貌般的杨妃,不施粉黛,便是天然绝色。这一首抑神女和飞燕,以扬杨妃,借古喻今,亦是尊题之法。相传赵飞燕体态轻盈,能站在宫人手托的水晶盘中歌舞,而杨妃则比较丰肥,固有环肥燕瘦之语。

 

清平调词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译文:

牡丹与贵妃都如此美丽动人,使君王直笑着看,

此时心中有再大的恨意,只要和贵妃一起来到这沉香亭畔的牡丹园,也会被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第三首,从仙境古人返回到现实。开始二句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倾国美人,当然指杨妃,诗到此处才正面点出,并用两相欢将牡丹和倾国合为一提,带笑看三字再来一统,使牡丹、杨妃、玄宗三位一体,融合在一起了。

由于第二句的笑, 引出了第三句的解释春风无限恨,春风两字即君王之代词,这一句,将牡丹美人动人的姿色写得情趣盎然,君王既带笑,当然无恨,恨都为之消释了。末句点明玄宗杨妃赏花地点  沉香亭北。花在阑外,人倚阑干,多么优雅风流。

 

“清平调”本为词调名,因其体式类诗,故入选多种诗集

三首诗,首章以名花、天仙喻贵妃;次章以神女、赵飞燕映衬贵妃;三章则将名花、美人、君王融为一体,点明名花美人的存在,不过是为博君一笑,为解君王“无穷恨”而已。

而诗人的存在,并无实职,只是每日陪侍皇帝宴饮游猎,奉命写一些点缀升平的玩乐词章罢了。

三首诗既讽刺了杨贵妃以色媚主,也讽刺了唐明皇因色误国

明皇非明,实乃荒淫误国之昏君

是没有罪过的,要害在于作为国君的男人,在与江山面前,是否能理智地把握自己。

“祸国”之论,实在谬矣,让千古以来的无数蒙冤遭屈!

诗歌将眼前之景与神话传说、历史掌故相联合,写得五彩缤纷,十分鲜艳多彩的景象。也形容文章辞藻华丽。">花团锦簇,浓艳香泽,飘洒流畅,极富浪漫情味。

比喻的运用尤为突出:以花喻人,以云喻衣

一个“想”字,即赋予崭新意境:贵妃之美让人刻骨铭心,故而,云想为衣,花想为容。

品读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看见天上绮丽的云彩,就想起她那俏丽的衣裳;看见园中盛开的花朵,就想起她那动人的颜容。

春风吹拂着栏杆,在露水的滋润下,花朵显得更加浓艳

这两句诗写出了牡丹花的艳丽,也写出了杨贵妃的美貌

前句写人,因花而想到人的容貌,人之美可想而知了

后句写花,暗则写人,杨妃得唐玄宗的恩宠,也就像牡丹得春风爱抚、雨露滋润一般。

诗中,花容人颜,相互映衬,清新流畅,煞是迷人

现今,人们常用“云想”句形容女子的爱打扮、爱俏丽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一枝红艳”指牡丹花

“云雨巫山”是用宋玉高唐赋的典故,指楚王与巫山神女的故事

“枉断肠”即神女朝云暮雨,来往飘忽,使楚王徒劳地生出几多惆怅,徒劳地销魂断肠。

牡丹红艳的花瓣上,点点滴滴的露水,还留着清醇的芳香;忆起传说中的楚王与巫山神女梦中相会的故事,让人莫名地心神感伤。

诗句比喻杨贵妃的俏丽得宠,就像巫山神女与楚王的幽会一样,只不过是一场虚幻而已。

今人引用该句,常直接用其本义,以形容花枝的俏丽可人;“云雨”句常用来表现男女恋情的如梦似幻与虚无缥缈,令人迷恋心伤,无以自拔。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娇艳的名花与倾国的美人配在一起,是多么的美好,多么的讨人爱好;因此,时常能博得君王充满欢笑的赞叹。人映花,花衬人,哪一个更美?诗人着重于夸奖杨贵妃的俏丽,深得唐玄宗的宠爱??现人们常引用这两句诗,去夸奖女子的艳冶与讨人爱好。


文章标题:李白写杨贵妃的诗句《清平调》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jianjie/4501.html

免责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