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行乐词八首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宫中行乐词八首》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写人,宫廷,生活,组诗

宫中行乐词八首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

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

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

玉楼巢翡翠,金殿锁鸳鸯。

选妓随雕辇,征歌出洞房。

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卢橘为秦树,蒲桃出汉宫。

烟花宜落日,丝管醉春风。

笛奏龙吟水,箫鸣凤下空。

君王多乐事,还与万方同。玉树春归日,金宫乐事多。

后庭朝未入,轻辇夜相过。

笑出花间语,娇来竹下歌。

莫教明月去,留著醉嫦娥。绣户香风暖,纱窗曙色新。

宫花争笑日,池草暗生春。

绿树闻歌鸟,青楼见舞人。

昭阳桃李月,罗绮自相亲。今日明光里,还须结伴游。

春风开紫殿,天乐下朱楼。

艳舞全知巧,娇歌半欲羞。

更怜花月夜,宫女笑藏钩。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

宫莺娇欲醉,檐燕语还飞。

迟日明歌席,新花艳舞衣。

晚来移彩仗,行乐泥光辉。水绿南薰殿,花红北阙楼。

莺歌闻太液,凤吹绕瀛洲。

素女鸣珠佩,天人弄彩球。

今朝风日好,宜入未央游。

宫中行乐词八首创作背景

这组诗为唐玄宗天宝二载(743年)春李白在长安奉诏为唐玄宗所作,大约与《清平调词三首》作于同期。关于这组诗,孟棨的《本事诗》中记载了相关的故事,说唐明皇因宫人行乐,特召李白,“命为宫中行乐五言律诗十首”,以“夸耀于后”。李白因作这组诗。

参考资料:

1、裴 斐 .李白诗歌赏析集 .成都 :巴蜀书社 ,1988 :50-54 .

宫中行乐词八首译文及注释

译文

自幼入宫,生长于金屋之中,长大之后,轻盈的舞姿便经常在宫殿中皇帝面前表演。头上佩戴鲜艳的山花,身穿绣着石竹花图案的罗衣,经常出入深宫大殿之中,常常侍从于皇帝的步牵之后。只怕有朝一日,歌舞一散.自己便像天上的彩云一样,随风而去,再也见不到皇帝的面了。

春日杨柳的嫩芽,色泽像黄金,雪白匡梨花,散发着芳香。宫中的玉楼珠殿之上,有翡翠鸟在结巢,殿前的池水中置养着成到的鸳鸯。于是皇上从后宫中选能歌善舞的宫人,随辇游乐。能职善舞者,在宫中谁可推为第一呢?当然非居住于昭阳殿的赵飞燕而莫属了。

苑林中长着卢橘,宫廷中种着葡萄。在落日烟花之下,丝管齐鸣,春风骀荡。羌笛之声如龙吟出水,箫管之声如凤鸣下空。莫说君王多游乐之事,如今天下太平,天子正与万民同乐呢!

玉树影斜,日暮下朝之时,宫中多有乐事。由于君王白天忙于政务,至夜晚才乘着轻辇来到后宫。殡妃们在花间恶意谈笑,在明烛下娇声唱歌。在月光下尽情地唱吧,跳吧,莫要叫明月归去,我们还要请月宫中的嫦娥一起来欢歌醉舞呢!

宫殿内香风和暖依旧,纱窗外已现出黎明的曙光。宫中的花朵竞相对朝日开放,池塘中已暗暗地长出了春草。绿树间的小鸟开始歌唱,宫殿中舞女的身影在晨光中逐渐清晰。昭阳殿前桃李相间,明月渐斜,虽天色已明,但宫中的美人狂欢了一夜,兴犹未尽,仍在追逐嬉戏。

今日在明光宫中,还要结伴相游。春风吹开了紫殿大门,一阵天乐吹下了珠楼。舞女们的舞蹈跳得惟妙绝伦,歌女们的歌声娇里娇气。更令人开心的是在花香月明之夜。宫女们在玩藏钩的游戏,好一幅春官游乐图!

傲雪的寒梅已尽,春风染绿了杨柳。宫莺唱着醉人的歌,檐前的燕子呢喃着比翼双飞。春日迟迟照着歌舞酒筵,春花灿烂映看漂亮的舞衣。傍晚时斜辉照着皇帝出游的彩仗,光彩一片,好不气派!

龙池之水映绿了南薰殿,北阙楼在一片红花中显现。从太液池上传来阵阵莺鸣似的歌声,笙箫之音绕着池上的蓬莱山打转。一阵仙女玉佩的碰击的叮咚响声传来,原来是宫人们在玩着扣彩毯为游戏。今日天气真好,正是宫中行乐的好日子。

注释

⑴小小:少小时。金屋:用汉武帝陈皇后事。

⑵石竹:花草名。

⑶出:一作“上”。

⑷步辇:皇帝和皇后所乘的代步工具,为人所抬,类似轿子。

⑸散:一作“罢”。

⑹玉楼:华美之楼。巢:一作“关”,又作“藏”。翡翠:翠鸟名,形似燕。赤而雄曰翡,青而雌曰翠。

⑺金:一作“珠”。

⑻妓:同伎。此指歌女、舞女。雕辇:有雕饰采画的辇车。雕:一作“朝”。

⑼蒲桃:即葡萄,原产西域西汉时引种长安。

⑽还与万方同:一作“何必向回中”。

⑾玉树春归日:一作“玉殿春归好”

⑿竹:一作“烛”。

⒀青楼:古时指女子所居之楼。曹植《美女篇》:“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

⒁自:一作“坐”。罗绮:本指罗衣,此代指穿罗绮之美女。

⒂明光:汉宫名。此代指唐代宫殿。

⒃藏钩:古代的一种游戏。手握东西让别人猜,猜中者即胜。

⒄迟日:春日白昼渐长,故曰迟日。《诗经·国风·豳风·七月》:春日迟迟。毛传:“迟迟,舒缓也。”

⒅彩仗:宫中的彩旗仪仗。

⒆南薰殿:唐兴庆宫之宫殿名。

⒇莺歌:歌如莺鸣。太液:唐大明宫内有太液池,池中有蓬莱山。

宫中行乐词八首鉴赏

李白的《宫中行乐词》,今存八首,是李白奉诏为唐玄宗所作的“遵命”文字。

第一首写一位宫中歌妓的愁情。这位歌妓,身居皇宫,歌舞帝前,生活奢侈。但她并非嫔妃,不能受到皇帝的亲幸,歌舞一散,各自回家。因而处境尴尬,心理失衡。“愁”为全诗之眼。首二句言居室华贵,且在皇宫。三四句言服饰奇特,山花插鬓,石竹绣衣。五六句言其身份,出入宫闱常随天子车驾。末二点明诗旨,表现出歌妓欢愉后的内心孤寂。这首五言律诗四联全都对偶。

第二首写歌妓中有人偶然被皇帝看中而极度受宠。其得幸的原因和赵飞燕完全相同,故以赵飞燕比之。前四句为比兴,以景物环境烘托宫女歌妓之美。首二室外花木,暗示美人嫩、白、香。三四殿内鸟雀,暗示善舞能言。五六句写选妓征歌。七八句写歌妓因能歌善舞而宠荣至极。此首前三联对偶。

第三首写天子赏乐。“君王多乐事”为全诗之纲。首二句似写风景,细品却是说龙恩抚远,万方朝贡。三四句言风光宜人,音乐醉人。五六句言音乐之美妙,笛声如龙鸣水中,箫声如凤鸣,遂使凤凰纷纷从空中飞下。箫声之妙,如同箫史。末二句似称颂君王与民同乐,实际暗含讽喻,且与首二句呼应。

第四首写帝与妃子嬉戏玩乐。“金宫乐事多”为全诗中心句。首句言宫中美景,且点明时令值春,以此陪衬。三四句言帝夜间无事,宫中路过。五六句写妃子花间游憩,帝过而笑,奔出花间;娇态可掬,为帝而歌。末二句言帝与妃子意兴不尽,愿明月迟度。。此二句字面意思是留住明月,好让月中嫦娥玩乐醉酒,实则让时光慢行,好多玩乐。

第五首写在春光明媚的宫殿,帝与妃子相信相爱。“罗绮自相亲”是全诗中心句。首二句写宫廷门户,曙光初照,风香日暖。风香实为花香。三四句写阳光照耀,百花争艳,池草碧绿。“争”、“暗”是诗眼。争,见花之鲜艳繁多,暗,示草长疾速,为人不觉。五六句写鸟歌人舞,自然景象与人类活动相媲美。“昭阳”句总括以上六句,为下句作陪衬。“罗绮”句为全诗主旨。综上,全诗八句,前六句全是写景,第七句总括前六句,修饰限制帝妃活动的时令环境。前七句都是为最后一句作陪衬的,但分两层。

第六首写宫女结伴游玩。“结伴游”为全诗之纲。“光明里”点明处所。中四句写宫中歌舞奏乐。乐为天乐,见其美妙;舞为艳舞,见其服丽;巧则舞姿娴熟;歌为娇歌,见其情态;半羞则娇态毕现。末二句写时至夜晚,宫女们趁月光、玩藏钩之戏。“花月夜”,一则点明游乐至夜,二则点明游乐环境之美。着一“笑”字,热闹场面跃然报纸上。“笑藏钩”与“结伴游”遥相呼应。

第七首写宫中行乐。“行乐好光辉”为全诗中心句。诗分两段。前四句写景,为主体部分作了很好的渲染。首二句写冬尽春来,梅落柳黄,为花木之景。“尽”“归”是诗眼。“尽”是说梅花整个落完;“归”使柳人格化。归在这里是使动用法,即春风使柳归来。三四句写莺歌燕栖。为鸟雀之景。“娇欲醉”、“语不飞”俱用拟人,极其生动。后四句写歌舞行乐。是全诗主体部分。五六句写日照歌席,花映舞衣,不胜光辉艳丽。第七句写时至夜晚,彩仗逶迤,宛若游龙,气势恢宏。第八句,“行乐”点明主体,“好光辉”盛赞行乐辉煌荣耀。

第八首仍写宫女游乐。首二句写宫殿楼观水绕花簇。“绿”、“红”是诗眼,突出了水与花的特征,使之色彩更为鲜明。三四句乐声,以鸟鸣为喻,使读者易于体会。五六句写宫女游乐,其中有声有色。七八句言趁风日好,去游未央宫,拓展了游乐的地域范围。

唐玄宗的旨意,原是再清楚不过的,就是要李白粉饰宫中的乐事。李白不能抗命,但遵命又违心。作为天才诗人,他想出了绝招:始则托言”已醉“,继而请求”赐臣无畏“。写的是”行乐“。诗人却有所”畏“,这就透露了消息。

组诗中的景物:嫩柳梨花,春风澹荡,正是良辰美景;金屋、紫微,玉楼,金殿,不啻人间仙境;卢橘,葡萄,为果中珍品;盈盈,飞燕,乃人寰绝色;征之以歌舞,伴之以丝竹,正所谓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皆备。于是盛唐天子醉了,满宫上下都醉了。昏昏然,忘掉了国家黎民。他们拼命享乐,纵欲无已,全不顾自己正躺在火山口上,更看不到他们一手豢养的野心家已开始磨刀。而自称”已醉“的诗人,恰恰是这幅宫中行乐图中唯一的清醒者。他在冷静地观察,严肃地思考。他原有雄心壮志,远大理想。奉诏入京,满以为可以大展宏图了,然而此时的唐玄宗已经不是励精图治的开元皇帝了。此时天才卓绝的李白,也只能做一个文学弄臣而已。如今偏要他作宫中行乐词,失望、痛苦,悲愤,啮噬着诗人的心。幸亏他有一枝生花妙笔,皮里阳秋,微言讽喻,尽在花团锦簇中。”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玉楼巢翡翠,金殿锁鸳鸯。“蛾眉粉黛,遍于宫廷,唯独没有贤才。”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选妓随雕辇,征歌出洞房。“宫里宫外,步步皆随声色,无暇过问朝政。内有高力士,外有李林甫,唐玄宗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他给自己的唯一任务,就是享乐。要享乐,就要有女人,于是杨玉环应运而生。这情景,令诗人想起汉成帝宠幸赵飞燕的历史教训。”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是讽刺,还是赞美,不辨自明。可惜,这当头棒喝,并没有惊醒昏醉的唐明皇,他完全沉沦了。行乐者已病入膏肓,天才诗人的苦心孤诣,毕竟敌不过绝代佳人的一颦一笑。李白最终认识到自己的讽喻无力,愤然离开了长安。

李白的这组诗,写的是宫中行乐,种种豪华绮艳,曼丽风神,可谓应有尽有。但诗人孤标独醒,傲骨铮铮,偏要在“遵命”的文字中,加几根刺,挫一挫行乐者的兴头。他忧心如焚,透过这诸般“乐事”,看到的是行乐者的丑恶灵魂,想到的是荒淫误国的前车之鉴。因此,盈盈,小小,罗绮,宝髻,翡翠,鸳鸯,玉楼,这美不胜收的一切,经李白的妙笔一点,便在读者心目中统统化为一片污秽。只有诗人忧世济时的胸怀,出污泥而不染的美德,言浅而意深、意微而词显的高超技巧,永远为后人所景仰。

关于《宫中行乐词八首》的相关故事

李白诗歌悲剧意蕴探析及其走向

摘要李白诗歌历来与盛唐气象、浪漫豪情交相辉映,本文试从个体生命、人生际遇、宇宙时空等层面探讨这位盛唐诗人代表李白诗歌所吟唱的深层悲剧意蕴,同时探索李白悲剧意蕴的精神走向。以期对李白其人和作品有更全面的认识和解读。

关键词悲剧意蕴弥合李白道家思想盛唐气象

中图分类号:I207文献标识码:A

1个体生命与思想倾向的悲剧意蕴

黑格尔曾经说:“真正的悲剧动作情节的前提需要人物已意识到个人自由独立的原则。”诗人之所以不同于常人的在于他们有着强烈、独特的生命意识。作为天才诗人的李白必然也不例外。

李长之在《李白传》写到“他很早就过一种奇异而漂泊的生活,他似乎是没有家,好像飘蓬。从这里也可以发掘他有一种隐痛,使他很深地怀着一种寂寞的哀感,支配他全生。”飘零身世的特殊经历,在李白诗歌中通过悲剧意蕴得到表现,也正是这种“身世飘零雨打萍”的非常历练,让给了诗人更强烈的生命意识,宇宙天地之间,生命何其渺孝人生浮沉起落的情感触动在诗人这里得到了更深沉的反映和表达,这也是后世评说李白诗歌飘逸洒脱背后隐逸的悲剧意蕴的有力因素之一。

同时道家思想对李白也是影响深远,李长之版《李白传》定义李白为道教徒诗人,道家思想中不可抹杀的即丰富的生命感和物我同一的生命体验,在天地、生命中体悟到个体人生渺小,强烈的悲戚感油然而生。飘逸飒爽的外衣实则是悲剧性精神情怀的外射。盛世繁华之下,个体生命意识的悲剧意蕴被无限放大,诗人高唱:“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后游历梁宋、齐鲁多地,受道教思想影响也更加深刻,一度加入道士行列。《行路难》、《梦游天姥吟留别》等都流露出深厚的悲剧思想意蕴。

2悲从中来:理想与现实

理想与现实从来都是不可回避的话题,李白一生生不逢时,郁郁不得志。诗作中所谓“豪气”“飘逸”“洒脱”暗含了现实理想碰撞冲突下无奈、悲愤的掩饰和不屑,说不尽的悲情和无奈。

从盛唐到动乱,一生见证唐历史变迁与起落浮沉,浮华与苍凉。这是时代的悲剧,也是诗人自己的悲剧。特殊的时代体验,在敏感的诗人那里更容易产生孤独寂寥、幻灭等悲剧性的思想精神。“从诗人全部创作经历和盛唐社会政治发展趋势看,李白堪称一个悲剧诗人。李白诗歌所表现的诗人自身的悲剧与他所生活的时代――盛唐时代的悲剧是一致的。因此,李诗不仅是个人悲剧历程的真实纪录,而且成为帮助人们认识“盛唐”悲剧的一面镜子。”“李白抱济世之雄心,晚年必然积蕴了许多不平之鸣需要宣泄,”时代变换的矛盾和痛苦,也是诗人自身精神情感的矛盾和痛苦。诗人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倾注笔端的情感、诗歌背后的意象无一不寄寓着时代变迁、精神幻灭的点滴蛛丝,苍茫、凉薄的悲情之气淋漓尽致。

李白供奉翰林院期间,本以为终于可以尽情释放报国之志。殊不知玄宗召他并非为其施展政治抱负才能保驾护航,不过写一些《清平调词》、《宫中行乐词》之类娱情娱乐的玩赏文字;丝毫没有许之以重臣,以期匡扶社稷、朝廷之态。著名李白文学研究学者安旗对名篇《蜀道难》也有“表面写蜀道之难,实质写仕途坎坷,抒发诗人一入长安明时失路的苦衷”的结论。足见,浪漫飘逸、洒脱不羁背后隐藏的是无法磨灭的、深深的悲剧情愫。

3悲剧意蕴的走向:自我弥合

与大多数文人一样,受儒释道精神的综合影响的李白诗作,在抒发种种悲剧情怀的文字背后是“自我弥合”的终极精神价值追求。

3.1意象:移情弥合

著名诗人余光中在《寻李白》中写到“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用“酒”“月”“剑”三者来丰富李白其人与其诗,毋庸置疑,这三个意象的采用,恰如其分。历来“月亮”和“酒”都是充满悲情、悲剧之意象;李诗中,这些意象更多地承担了诗人悲剧精神情感指向的出口和解脱,这一通过意象移情弥合的方式,不但使得诗中悲剧意蕴的表达恰如其分、微妙准确,更是李诗在精神价值追求上格调高妙的原因之一。

3.2悲剧的超越:精神情感意蕴指向的弥合

“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动情,倒不在于某种个人的得失,而在于宇宙人生的某些普遍的方面。”诗人情感的触动并不苑囿于个人情感本身,对情感的解脱和超越当然也是临界于个体之上的。李诗对于悲剧情感的超越同样是在宇宙天地之间的追求和寄托。

李诗对于悲剧的情感精神超越无疑以“相期邈云汉”最为经典,充分体现了诗人对于人生终极价值和终极归宿的哲学思考和追求以及力图摆脱这种悲剧性命运,从悲剧中解脱、弥合的价值觉醒,使得诗歌表现悲而又并不至于悲。对于悲剧意蕴的解脱、弥合升华了诗作的精神境界。

无论是个体生命意识的悲剧、人生际遇不得志的现实悲剧;诗人并不止悲剧意蕴和情感的抒发和表达,而是尽力以哲学的角度对人生悲剧进行自我弥合和消解,实现对人生悲剧的精神超越。

作者简介:王欢,女,1991年4月,汉族,湖北襄阳人,长安大学美学硕士研究生在读。

参考文献

[1]章继光.论李白创作的悲剧性[J].湘潭大学学报,1984(02).

[2]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唐代文学研究年鉴1985[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87:58.

[3]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277.

[4]金涛声.李白资料汇编[M].北京:中华书局,2007.

[5]林继中.李白歌诗的悲剧精神[J].文学遗产,1994(11).

[6]郁贤皓.李白选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宫中行乐词八首》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宫中行乐词八首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宫中行乐词八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宫中行乐词八首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173.html

《宫中行乐词八首》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宫中行乐词八首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宫中行乐词八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