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胡人吹笛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观胡人吹笛》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工人

观胡人吹笛 ( 观一作听 )

胡人吹玉笛,一半是秦声。十月吴山晓,梅花落敬亭。

愁闻出塞曲,泪满逐臣缨。却望长安道,空怀恋主情。

关于《观胡人吹笛》的相关故事

论李白《恨赋》之“拟”

摘要:《拟恨赋》是李白早年创作的赋作,名为拟,是模拟江淹的《恨赋》,本文从形式、内容、语言等诸方面讨论了李白对江赋的“拟”与“拟”中之“变”。

关键词:李白江淹恨赋拟变

《恨赋》、《别赋》是六朝时江淹的代表作,李白幼时(开元三四年间,约十五六岁)曾为拟作。段成式《酉阳杂俎》前集卷十二《语资》曰:“白前后三拟文选,不如意,悉焚之。唯留恨、别赋。”清王琦注《李太白全集》曰:“古《恨赋》,齐梁间江淹所作,为古人志愿未遂抱恨而死者致慨……今《别赋》已亡,唯存《恨赋》矣。”

一、形式上几乎一致

首先,两赋的句式都以四六文为主,文章结构相同。从开头到结尾都是以“于是”、“至于”、“若乃”、“若夫”、“及夫”等词相串联。王琦注《李太白全集》曰:“太白此篇,段落句法,盖全拟之,无少差异。”但通观全文,江赋416字,李赋396字,在好几个地方有差异。见下表:

其次,两赋都注重用韵和声韵的和谐。所谓“和谐”,即不刻意用韵,而在各分句的末字上略加斟酌,使声韵相同或相近,读来朗朗上口。比如韵脚完全相同的有:江赋的“孤臣危涕”段“心”、“阴”、“衿”诸字;李赋的“项王虎斗”段“辉”、“微”、“围”、“威”、“归”诸字。不同韵但音节相似者有:江赋的“赵王既虏”段“陵”、“兴”、“乘”、“膺”、“胜”诸字;李赋的“李斯受戮”段“然”、“天”、“缘”诸字。

但是,如果通读过江赋与李赋便会发现,李赋的用韵比江赋更为密集,也更为自然。

第一,以四字为一句,两句为一节,江赋每节的末字存在不入韵的情况,李赋比之鲜有不入韵的字。比如江赋“明妃去时”一段末字有“息”、“极”、“匿”、“色”、“域”字,“色”、“域”不入韵。而李赋自“汉祖龙跃”至“李斯受戮”段,末字为“奔”、“原”、“仑”、“步”、“顾”、“素”、“辉”、“微”、“围”、“威”、“归”、“水”、“起”、“子”、“死”、“扉”、“衣”、“飞”、“违”、“流”、“楸”、“啾”、“收”、“然”、“天”、“缘”,只有“原”、“天”、“缘”不入韵。

第二,李赋存在交叉用韵的现象,江赋则无。所谓交叉用韵,即第一节的与第三节末字押韵,第二节与第四节末字押韵。如上所见之“死”、“扉”、“衣”、“飞”即此现象。又如“晨登太山,一望蒿里。松楸骨寒,宿草坟毁。浮生可嗟,大运同此”,“山”与“寒”押韵,“里”与“此”押韵,亦属此种现象。又如“或有从军永诀,去国长违,天涯迁客,海外思归。此人忽见愁云蔽日,目断心飞,莫不攒眉痛骨,^血衣。若乃错绣毂,填金门,烟尘晓沓,歌钟昼喧。亦复星沉电灭,闭影潜魂。”“归”、“飞”押韵,“骨”、“毂”押韵。

二、内容上基本类同

开头,江赋曰“试望平原,蔓草萦骨,拱木敛魂。人生到此,天道宁论!于是仆本恨人,心惊不已,直念古者,伏恨而死”,李赋则曰“晨登太山,一望蒿里。松楸骨寒,宿草坟毁。浮生可嗟,大运同此。于是仆本壮夫,慷慨不歇,仰思前贤,饮恨而没”。基本情调完全一致,都是先描写一些悲凉的景物,借以感叹古者含恨而死。

下面一大段,是各种人物之恨,均是史实。江赋写秦皇魂断,李赋则写汉祖长辞;江赋写赵王被俘,李赋则写项羽自刎;江赋写李陵去汉,李赋则写荆轲刺秦;江赋写昭君出塞,李赋则写陈后失宠;江赋写敬通见抵,李赋则写屈原被逐;江赋写嵇康下狱,李赋则写李斯受戮。李白在此选择的诸多史实也很注意“拟”,即一一对应,以帝王对帝王,女后对女后,猛士对刺客,忠臣对忠臣。下面,两赋都不再叙述具体历史人物的恨事,而是总论富贵不再,繁华逝去的惨痛。

结尾,江赋云“已矣哉!春草暮兮秋风惊,秋风罢兮春草生。绮罗毕兮池馆尽,琴瑟灭兮丘垄平。自古皆有死,莫不饮恨而吞声”,李赋则云“已矣哉!桂华满兮明月辉,扶桑晓兮白日飞。玉颜灭兮蝼蚁聚,碧台空兮歌舞希与天道兮共尽,莫不委骨而同归”,都以“人生自古谁无死”意作结,感慨不荆二者的用笔与笔墨间流露的情感完全一致。元祝尧《古赋辨体》中说:“太白诸短赋,雕脂镂冰,只是江文通《别赋》等篇步骤。”此言不虚。

三、思想上李赋的超脱

上文主要讲了李赋对江赋的“拟”,这里讲李赋的“变”,即思想上的些许差异。与江赋相比,李赋的情感更为节制,思想更为超脱,而这一现象的产生与李白的“好老庄”,深受道家思想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首先,在这篇拟作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作者在作品中流露出了自己的“恨”,都是以毫无波澜的语调“讲述”一个个历史故实,看不到自己的情感。而江赋则不同,江淹的“恨意”是很明确的。例如开头江赋中说“人生到此,天道宁论”,李赋则说“浮生可嗟,大运同此”,江淹用的是一个反问句,语气之重,读之自明。又下文中江赋有多个问句,“朝露溘至,握手何言”,“望君王兮何期终芜绝兮异域”,还有一些语气颇重之句如“千秋万岁,为怨难胜!”等等,都可以说明这一问题。

其次,李白在《恨赋》的开头和结尾用了道家色彩相当浓厚的“大运”、“天道”等词。李白十岁即攻读《诗》、《书》及诸子百家[1],十五岁前后即写作本赋的时节,又开始接受道家思想的影响。其《感兴》八首之五曰:“十五学神仙,仙游未曾歇。”又《题嵩山逸人元丹丘山居》曰:“家本紫云山[2],道风未沦落。”《旧唐书》本传说李白“少有逸才,志气宏放,飘然有超世之心。”后来人到中年的李白在《赠王补阙》一诗中也说“学道三十春,自言羲和人。”可见李白幼时即慕神仙,他此时所作之《拟恨赋》与《明堂赋》,都可见道家思想的影子。

回到文本,“大运”、“天道”是什么意思呢《庄子》外篇中就有《天道》和《天运》二篇,《杂篇庚桑楚》中亦有“夫春气发顿草生,正得秋而万宝成。夫春与秋,岂无得而然哉天道已行矣”的句子。“天道”就是自然界的变化规律。《外篇天道》首句“天道运而无所积”,成玄英疏“运”为“动”,即自然规律的运动是不停顿的。“天运”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指具体的规律而已。陈鼓应《庄子今注今释》谓“天运”当指日月星辰运转、风吹云飘雨降等现象。“大运”亦同此义。李白《古风》之三二:“蓐收肃金气,西陆弦海月……良辰竟何许,大运有沦忽。”王琦注:“大运,天运也。”

道家尚天地之命数,李白用这些词汇充分说明了他的一种超脱态度:恨有什么用呢天的命数即是如此啊!

另外,不得不指出,“李白作诗,很情绪化,每随心境转移而对古人任意驱使,……实则都是他性喜冲动,口无择言……”[3]李白作此赋时年仅十五岁,涉世未深,刚开始文学创作,亦步亦趋地摹拟前人的作品,而不太表露自己的主观情感,也是原因之一。

注释:

[1]见《新唐书》本传:“十岁通诗书”;又见《上安州裴长史书》:“十岁观百家”。

[2]紫云山在今四川江油县西,为道教胜地。见郁贤皓主编:《李白大辞典》,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301-302页。

[3]周勋初著:《李白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66页。

参考文献:

[1]段成式.酉阳杂俎,历代笔记小说小品选刊[Z].北京:中华书局,2001.

[2]清王琦注.李太白全集[Z].北京:中华书局,1977.

[3]郭庆藩辑.庄子集释[Z].北京:中华书局,1961.

[4]陈鼓应.庄子今注今释[M].北京:中华书局,1963.

[5]周勋初.李白评传[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

(石润宏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210046)


《观胡人吹笛》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观胡人吹笛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观胡人吹笛》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观胡人吹笛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1869.html

《观胡人吹笛》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观胡人吹笛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观胡人吹笛》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