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崔侍御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酬崔侍御》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写花

酬崔侍御

严陵不从万乘游,归卧空山钓碧流。

自是客星辞帝座,元非太白醉扬州。

关于《酬崔侍御》的相关故事

略论李白非凡创造力之缘由

摘要:诗仙李白的一生,可以说是流浪的一生,交游的一生,写诗吟诗的一生。然而他何以有这般的生命力,创造力他背后的动力是什么吸引着他走下去的事物是什么在李白的近千篇诗文中,他常常歌咏古圣先贤的智慧,表达对其风云际会的羡慕,而往往以此暗表自己的怀才不遇;他也常拜访仙山,与道士交往,并认真的祈望自己有一天能化成神仙,乘鹤而去;他也常挽妓出游,而饮酒更是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这些事物吸引着他,给他不竭的动力,激发着他喷薄的诗思,丰富着他诗歌创造的题材。正是这些事物,如同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他不停地走下去,不停地创作。

关键词:创造力;仕途;求仙;挽妓饮酒

中图分类号:I109.2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2―2589(2009)19―0092―02

在詹福瑞先生所写的《生命力的穿透》一文中有这样的语句:“(李白)他总是有不竭的动力,不尽的追求,非凡的精力和体力,不断得走下去,走下去,留下不朽的诗篇。”[1]在读了《李白全集》及有关李白诗歌的一些学术论文后,对李白为什么有不竭的动力,不尽的追求,非凡的精力和体力,有了一个明确的观点。这就是,李白一生感受到或更好说感受着一个一个不为他所了解的东西的吸引,这种不为他了解的一个个东西,又激发他的生命力,给他不竭的诗思。然而一旦在生活中看穿、看透他先前不了解的东西,他便又陷入极大的愤怒、指斥与无奈。与此同时吸引他的事物变少了,渐渐的生命力便衰退了,他失去了年轻时的豪气,失去了变幻莫测、发想无端的想象力,失去了激情喷薄的诗句,而是变得趋于沉着客观。

1.对李白最有吸引的,可以说其一生都未放弃的理想,就是踏入仕途实现“奋其智能,愿为君辅”的愿望,以遂其安邦济世之志。这从他的诗文中看得出来。在他刚刚要“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时,便写了《别匡山》一诗,抒发自己的志向,“晓峰如画碧参差,藤影摇风拂槛垂。野径来多将犬伴,人间归晚带樵随。看云客倚啼猿树,洗钵僧临失鹤池。莫怪无心恋清景,已将书剑许明时。”[2]前六句均写离别之际遇目之美景。第七句“莫怪无心恋清景”,笔锋一转,却表达了诗人无心欣赏,这是怎么回事呢第八句给与了有力的解释,原来诗人胸中有了比眼前清景更令人着迷向往的事了,那就是将自己匡山所学之能,在不远的将来派上用场,辅朝君,安社稷,济苍生,一清海县,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李白离开蜀地,开始他受诏前近二十年的游历生涯,其间他四处干谒名门,希望得到荐用。他曾上书安州裴长史、韩朝宗,写有《上安州裴长史书》、《与韩荆州书》,大言其学、其能、其义,以求赏识重用。韩朝宗以善举贤才名闻当时,但也未能荐举李白。然而李白对此是十分执着的。在57岁时,李白还写了《为宋中丞自荐表》以求“拜一京官,以光朝列”,在他病倒当涂前还想着参加李光弼的部队。

然而他雄才不展,壮志不筹,而时光荏苒,年岁已高,不禁使他生出怀才不遇的惆怅。《夜泊牛渚怀古》是李白待诏前的作品,其诗云:“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高望秋月,空谢将军。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去,枫叶落纷纷。”[3]此诗是作者借晋人袁宏为镇西将军谢尚赏识,以抒怀才不遇之叹。

仕途强烈的吸引着李白那颗极单纯的心灵,使他一生都执着的求取之,以实现人生的理想。这种强烈的吸引也使他恒长充满活力和激情,也使他屡屡受挫的心灵不致被击倒而是能够时时抱有希望。他不停的干谒,以求名门荐用;不停的创作诗篇,或言志,或怜自身之怀才不遇。这些努力并没有白费。由于贵人引荐和其诗名的远扬,终于在天宝初年受到唐玄宗的礼辟,由草泽直入朝廷,受到明皇的礼遇和御手调羹的殊荣。

他本以为从此便会摆脱困厄,大展宏图,将实现其经世济民的抱负,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然而李白毕竟是诗人,不是政治家,心灵太单纯了,他把统治阶层看得太完美了。当他真正的来到这个阶层时,他看到的是不仅不学无术,治国无能,而且品质恶劣,修养极差,不是迷恋声色犬马,就是玩弄权术,互相倾轧,这叫他大为失望。在京一年八个月中,他大肆写讽刺诗,政治抒情诗,来反映现实,抨击时弊。如《古风五十一》:“殷后乱天纪,楚怀亦已昏。夷羊满中野,绿盈高门。比干谏而死,屈平Z湘源。虎口何婉恋,女量真烤辍E硐叹寐倜,此意与谁论。”此诗将最高统治者置于诗人解剖刀下,使之现其丑恶原形。又如《古风十五》:“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方知黄鹤举,千里独徘徊。”《行路难》之二:“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狗赌梨粟。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4]二诗皆抒发个人怀才不遇的忧愤,沉着痛快,淋漓酣畅。前者以“珠玉”一联的凝练之笔,概括了天宝初的政治局势;后者以长安小儿的猖披反衬了韩、贾诸人的未遇。李白以愤怒之笔揭露这一腐朽阶层的种种丑行罪恶,而他同时也必然不为其所容,最终以“赐金放还”之由被迫离开京城。

2.与仕途相比,同样吸引着李白的另一件事就是求仙。观李白一生,可以看出其大半生乐此不疲。从李白的诗文看,他一生访过道,寻过仙,炼过丹,采过药,受过道,并与不少道士过从甚密。求仙一事对李白有极大的吸引力。他喜好神仙世界的美好和绝对自由,在一些诗歌中,不管是赞美元丹丘、玉真公主还是自己学仙,都表现了他喜爱神仙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这种对神仙境界的向往激发了李白的想象力,扩大了他的交游范围,同时也就造就了这一题材的诗思,写出了许多有关仙道的诗篇。胡震亨在《李诗通》中评《古风》云:“今考《古风》为篇六十,言仙者十有二,其九自言游仙,其三则讥人主求仙......。”[5]在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第二册,第三章李白篇中说:“神仙道教信仰在李白思想中占有重要地位,在他的近一千首诗中有一百多首与神仙道教有关。”[6]

李白对求仙的态度是不断变化的。青年时代虽喜好神仙,但并不完全相信神仙可致。在《江上吟》中表明了他对神仙的态度:“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笃志求仙未必即能冲举”。(王琦评语)看出李白在青年时代对神仙可致是有怀疑的。天宝三年被赐金放还后,政治上受到严重打击,兼济天下的宏志趋于破灭,内心痛苦不堪,便遁隐仙道,“神仙可致”的成分有所增加,还从高天师受了道。然而他受道五六年后,在送给道友元林宗的《秋日炼药院镊白发赠元六兄林宗》一诗中说:“乐毅方适赵,苏秦初说韩。卷舒固在我,何事空催残。”诗人向这位道友倾诉衷情,不是如何炼丹服药,成仙飞升,而是以乐毅苏秦为喻,等待时机,建功立业,这说明了他对求仙的怀疑。在《古有所思》、《飞龙引》、《古风其三》、《登高丘望远海》等诗中,或述神仙渺不可求,或说神仙也会变老,或借秦皇汉武求仙不成来讽刺玄宗,均说明李白对人能成仙的不大可信。最后,李白便指斥起成仙之说了,如《古风其三》、《对酒行》、《呈门秋怀》,这些晚年诗作都从诗人的直觉感受写出了人生易老,年华易逝,不可能成仙!

3.第三个吸引着李白,给他创造灵感的就是歌妓与美酒。在李长之写的《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中说:“李白的内心的要求是很强烈的,他要功名,要富贵,要钱,要酒,要女人,要朋友,他要的太强烈了。”之后詹福瑞先生的评论是:“这不就是平常人就有的吗这些强烈的欲求,来自何方来自他的生命意识,他对生命的珍惜。珍惜生命,又激发了他对生命的热爱。”对于能给李白带来愉快心情的歌妓与美酒,使他感到生活的乐趣与美好。歌妓可吹拉弹唱,以娱神情;酒可与宾朋高举对饮,细论诗文,也可在醉中逃避黑暗的现实,忘记一时的忧愁。为此李白写了许多与歌妓、美酒有关的诗,表达着他对生活的热爱及其丰富的情感。如《挽妓登梁王栖霞山孟氏桃园中》、《出妓金陵子呈卢六四首》、《示金陵子》。而写酒的诗更多了,只是以酒为题的就有《暖酒》、《对酒》、《待酒不至》、《独酌》、《冬夜醉宿龙门觉起言志》、《月夜独酌》等等,几乎可以说,李白是天天饮酒,篇篇有酒字。《赠内》一诗中云:“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然而他想到这美好的事物,也会因个体的消失而不复存在,不禁吟出“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梦游天姥山吟留别》)的哀叹与无奈之声。

晚年的李白,遭受流放夜郎之祸,给他带来极大的心灵创伤。“平生不下泪,于此泣无穷。”(《江夏别宋之悌》)此时的李白已经历两次从政的惨败,同时对求仙的志趣也已放弃,由于年衰,虽饮酒也不能与往日相比。由于年龄的缘故,挽妓游乐之兴也许很早就消隐了,世间已不再有那么多令他着迷、心驰神往、意气风发的事物了。他对这世间的一切都有了足够多的认识,它们的面纱都已在他面前脱落,不再那么神秘。与此同时,这缺乏神秘吸引的心灵也便缺少了活力,枯萎了想象力,滞阻了先前的喷薄的诗思。这晚年的诗歌很少再描写表现不平凡的历史人物、事件、仙境、梦境,而代之以沉着冷峻的描写,深沉抑郁的抒发,如《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军》,写九日登临情景,“黄花不掇手,战鼓摇相闻”,写望水军感受,“酣歌激壮士,可以摧妖氛”,皆沉思独往之言。在《秋夕抒怀》中说:“桃花有源水,可以保吾生。”在《悲清秋赋》中说:“人间不可以托些,吾将褚┯谂钋稹!倍际窃谘暇的现实面前,经过冷静的思考后所作出的选择。

由此看来,一个诗人,一个生命体要想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保持无穷的创造力,就要在生活中找到一个个自己感到神秘,吸引自己的事物,要至少有一个让自己生生死死为之眷恋的事物。这样,他就会保持恒久的活力和创造力。否则,便会江郎才荆而李白之所以拥有这般不竭的动力、非凡的精力和创造力,就是因为仕途、求仙、歌妓美酒都令他着迷,都吸引着他,催促着他创作、创作、不断的创作。

参考文献:

[1]詹福瑞.生命力的穿透――读李长之《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G]//中国李白研究(2005年集)中国李白研究会第十一次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2][3][4]李白.李白全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07-01.

[5][明]胡震亨.李诗通[M].朱茂时,清顺治7年,1650.

[6]袁行霈.中国文学史:第二册(第二章)[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责任编辑/吴凤华)


《酬崔侍御》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酬崔侍御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酬崔侍御》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酬崔侍御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1907.html

《酬崔侍御》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酬崔侍御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酬崔侍御》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