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卢侍御通塘曲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和卢侍御通塘曲》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积极

和卢侍御通塘曲 古诗全文

君夸通塘好,通塘胜耶溪。

通塘在何处,远在寻阳西。

青萝袅袅挂烟树,白鹇处处聚沙堤。

石门中断平湖出,百丈金潭照云日。

何处沧浪垂钓翁,鼓棹渔歌趣非一。

相逢不相识,出没绕通塘。

浦边清水明素足,别有浣沙吴女郎。

行尽绿潭潭转幽,疑是武陵碧流。

秦人鸡犬桃花里,将比通塘渠见羞。

通塘不忍别,十去九迟回。

偶逢佳境心已醉,忽有一鸟从天来。

月出青山送行子,四边苦竹声起。

长吟白雪望星河,双垂两足扬素波。

梁鸿德耀会稽日,宁知此中乐事多。

 

和卢侍御通塘曲 翻译译文及注释

和卢侍御通塘曲 翻译译文

你夸九江通塘的风光好,甚至胜过会稽的若耶溪。

通塘在什么地方啊?就在九江的西边。

青藤绿萝,袅袅依依,高挂碧树;沙洲堤上,白鹇翩翩,时起时落,聚集在一起玩耍。

下游江岸陡立如石门,上游堵出一片平湖,水波荡漾;百丈深的金潭映照着天空的云彩和太阳。

那里来的神仙般的钓鱼翁,和着敲船棹的节奏唱着优美的渔歌,趣味不凡啊!

正是相逢不相识,来回通塘都绕道走,不愿意与俗人交往。

更美的是:江边沙洲旁一双白皙的双脚在清澈的水中嬉戏,哈,原来是一位浣纱的妙龄女郎。

细细围着绿潭转了个圈,潭水变得越来越清幽,就像是传说中武陵源的碧水清流。

那渔翁就像秦朝人与鸡犬一道生活在桃花源,若把通塘与桃花源比较,桃花源也要害羞。

去了通塘就不想回家,去十次、九次都是玩到很晚才回家。

偶尔遇到如此佳境,怎么不叫人陶醉万分?忽然有一只鸟从天边飞来。

明媚的月亮也出山了,好给游子照亮回家的路,秋风劲起,四周的苦竹也唱起送别的歌声。

遥望天上的星河,我们唱起阳春白雪,坐在船舷,把双足垂在清波中拨弄白浪。

那古代的隐士梁鸿隐居在会稽的时候,恐怕也不知道此地有如此美景如此乐事吧?

 

和卢侍御通塘曲 注释

⑴卢侍御前有《通塘曲》,太白作此和。侍御,官名,即侍御史。《新唐书·百官志·御史台》:侍御史六人,从六品下。掌纠举百僚及入阁承诏,知推、弹、杂事。

⑵耶溪:即若耶溪,溪名。在浙江绍兴市若耶山,北流入运河。相传为西施浣纱之所。

⑶寻阳:即浔阳,唐代郡名。今江西九江市。

⑷袅袅:也作“嫋嫋”,柔弱貌。

⑸白鹇:鸟名。又名银雉,似山鸡而白色。《尔雅注》:白鹇似鸽而大,白色红脸,可爱。

⑹沧浪翁:即沧浪老人,指隐者。

⑺鼓棹:划桨行船。

⑻浦:水边。

⑼武陵:秦汉郡名。即今湖南常德。因桃花源在武陵,故代指桃花源。

⑽秦人二句:谓桃花源比不上通塘。晋代桃花源里的人,都是避乱的秦人的后代。“鸡犬桃花里”,是桃花源里的景象。

⑾迟回:徘徊。

⑿行子:出行的人。

⒀白雪:即《阳春白雪》,古代高雅的民歌,后一般指高雅的文艺作品。这里誉称卢侍御的《通塘曲》。

⒁梁鸿句:《后汉书·逸民传》:(梁鸿)遂至吴,依大家皋伯通,居庑下,为人赁舂。每归,妻为举食,不敢于鸿前仰视,举案齐眉。伯通察而异之,曰:“彼庸能使其妻敬之如是,非凡人也。”乃方舍之于家。德耀,梁鸿妻孟光字。按:梁鸿依皋伯通之吴,当时尚无“吴郡”之称,其地隶属会稽郡。

 

和卢侍御通塘曲 赏析

全诗可分为五段。前四句为第一段,接过卢侍御《通塘曲》“通塘好”的话题,总言通塘好,并指出通塘所在。青萝四句写通塘的人物活动。钓翁,都是隐者,鼓棹、渔歌,志趣不一,互不交往,互不相识。

浣纱女郎,足肤鲜白,在清水的映衬之下,格外好看。以上是正面实写。行尽四句为第四段,言通塘可与武陵的桃花源相媲美,甚至超过桃花源。

前二句说通塘湖面碧流幽静,疑是桃花源的溪流;后二句说,桃花源里鸡鸣犬吠的景象甚至比不上通塘之美。这是侧面虚写。“通塘不忍别”等十句写诗人游览通塘的感受。前二句说游通塘不忍离去,徘徊犹豫。

偶逢四句写偶逢佳境而心醉。佳境即:鸟从天来,月出山青,风吹竹响。这些都透露出通塘的“幽”来。长吟四句诗人说自己口诵着卢侍御的佳句,眼望银河,足拨清波,心情无比舒畅,想到梁鸿和其妻孟光当年在会稽过得那么和谐愉快,但也比不上自己游通塘这么快乐。

 

 

关于《和卢侍御通塘曲》的相关故事

《和卢侍御通塘曲》中地名的重复使用

李白诗中地名除了空间跳跃大外,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喜欢重复使用。重字的源头在于古体诗,在于民间。《诗经》就是善用重字的典型代表。

李白对古体诗的重视和对民歌的学习,前人多已论述,其在诗歌具体创作上的体现之一就是好用重字。重字具有字面重复的直观性,对于诗歌的节奏、气势以及意义的强调都很有影响,特别是能增强诗歌的声情美。而地名又是字词中尤有音律美者,史梯芬生《游美杂记》云:“凡不知人名地名声音之谐美者,不足以言文” [38];古尔蒙《天绒路》亦云:“人名地名而声弘指僻,动人胜于音乐香味” [39]。故李诗中尤多地名的重复使用。

细读李诗,其诗中地名的重复使用主要可分为以下四种方式:

一、通篇中地名的重复使用。如《和卢侍御通塘曲》中“通塘”这一地名凡六见,相同的地名散落于全诗,如珠落玉盘,圆转自如,又互相连通、推衍、撞击和呼应,产生了众音和鸣、声情并茂、气韵浑融的审美效果。又如《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京》一诗,“峨眉”出现六次,“长安”出现两次,既强调和突出了主题,又使全诗意象还返辉映,流光溢彩,奇幻而谐妙,故严羽在读这首诗后指出:“是歌当识其主伴变换之法……回环散见,映带生辉,真有月映千江之妙” [40]。

二、多句中的地名重复使用。如“君夸通塘好,通塘胜耶溪。通塘在何处?”(《和卢侍御通塘曲》),脱口而出,自然如对话,短短三句十五字中,“通塘”一句一见,共出现了三次,不但没有拗口堆垛之感,反而让人体味到一种孤云野鹤、行云流水般的通畅自然之美。此外,这种多句中的地名重复使用,还能增加诗歌的节奏和气势,取得一种类似散文中排比句式的独特表达效果,如《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沈之秦》中的三句:“遥望长安日,不见长安人。长安宫阙九天上”,据詹英先生考证,该诗作于李白给玄宗赐金放还后复归东鲁时,前两句在相同的句中位置重复使用“长安”这个地名,强烈地表达了自己被谗去国,眷念君王而不可得的怅惘心情,第三句句式一换,五言变成七言,“长安”一词提到句首,意承上文,一举发出了“长安宫阙九天上”的高难再攀的浩叹。在这三句中,诗人感情一喷而出,诗意连贯,过渡自然,节奏鲜明而又富于气势,其中“长安”一词的重复使用居功不少。

三、上联对句与下联出句中的地名重复使用。这是李诗中经常出现的一种地名重用方式,如 “巴水流若兹。巴水忽可尽”(《上三峡》);“花开大堤暖。佳期大堤下”(《大堤曲》);“来醉扶风豪士家。扶风豪士天下奇”(《扶风豪士歌》)……例子甚多,兹不详举。其中,李白尤爱在上联对句的结尾和下联出句的开头使用重复的地名,如“逐步巫山巅。巫山高不穷”(《自巴东舟行经岖瞿塘峡登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因名五松山。五松何清幽”(《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访古始及平台间。平台为家幽思多”(《梁园吟》)等等,在这些诗句里,李白运用了“顶针”这一语言修辞技巧,利用前句结尾和后句开头中地名的字面重复来体现诗意的连贯和发展,不仅过渡更明显,更具有直观性,而且使诗歌产生了一种后浪推前浪,诗意连绵不觉、层层递进的自然流动之美。

四、一联中出句和对句的地名重复使用。这种例子在李诗中夜很多,如;“翻谪夜郎天,夜郎万里道”(《经离乱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昔游三峡见巫山,见画巫山宛相似”(《观元丘丹坐巫山屏风》);“狂夫犹戍交河北,万里交河水北流”(《捣衣篇》)……而更多的时候,李白选择在前后句的相同位置使用相同的地名以增加诗歌的节奏感,如“吴地桑叶绿,吴蚕已三眠”(《寄东鲁二稚子》);“愁作秋浦客,强看秋浦花”(《秋浦歌》其六);“人道横江好,侬道横江恶”(《横江词六首》其一);“客自长安来,还归长安去”(《金乡送韦八之京》); “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嗟”(《扶风豪士歌》)等等,这些诗句中的地名都是重复使用在前后句的相同位置上,形成一种直观的呼应,而这些地名的重复又往往出现在音节的特定部位,因此形成强烈的节奏感和节拍感,让人读起来有一种如听贯珠,一咏三叹的铿锵美感。地名的重复使用在加强诗歌节奏感的同时,又呼应着诗人心理情绪的节奏变化,往往把诗人的思想感情表达得更加抑扬顿挫,荡气回肠,成为诗学与心理学相沟通的语言式。

 


《和卢侍御通塘曲》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和卢侍御通塘曲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和卢侍御通塘曲》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和卢侍御通塘曲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243.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