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思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静夜思》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唐诗三百首,小学古诗,月亮,思乡,早教古诗100首

静夜思 古诗全文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参考资料:静夜思-百度百科 静夜思-百度汉语

 

静夜思创作背景

李白《静夜思》一诗的写作时间是公元726年(唐玄宗开元之治十四年)旧历九月十五日左右。李白时年26岁,写作地点在当时扬州旅舍。其《秋夕旅怀》诗当为《静夜思》的续篇,亦同时同地所作。

参考资料:

1、孙宏亮.李白《静夜思》考证. 延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8,02

静夜思译文及注释

直译

明亮的月光洒在床前的窗户纸上,好像地上泛起了一层霜。

我禁不住抬起头来,看那天窗外空中的一轮明月,不由得低头沉思,想起远方的家乡。

韵译

皎洁月光洒满床,恰似朦胧一片霜。

仰首只见月一轮,低头教人倍思乡。

注释

静夜思:静静的夜里,产生的思绪 。

床:今传五种说法。

一指井台。已经有学者撰文考证过。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程实将考证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在刊物上,还和好友创作了《诗意图》。

二指井栏。从考古发现来看,中国最早的水井是木结构水井。古代井栏有数米高,成方框形围住井口,防止人跌入井内,这方框形既像四堵墙,又像古代的床。因此古代井栏又叫银床,说明井和床有关系,其关系的发生则是由于两者在形状上的相似和功能上的类同。古代井栏专门有一个字来指称,即“韩”字。《说文》释“韩”为“井垣也”,即井墙之意。

三“床”即“窗”的通假字。本诗中的‘床’字,是争论和异议的焦点。我们可以做一下基本推理。本诗的写作背景是在一个明月夜,很可能是月圆前后,作者由看到月光,再看到明月,又引起思乡之情。

既然作者抬头看到了明月,那么作者不可能身处室内,在室内随便一抬头,是看不到月亮的。因此我们断定,‘床’是室外的一件物什,至于具体是什么,很难考证。从意义上讲,‘床’可能与‘窗’通假,而且在窗户前面是可能看到月亮的。但是,参照宋代版本,‘举头望山月’,便可证实作者所言乃是室外的月亮。从时间上讲,宋代版本比明代版本在对作者原意的忠诚度上,更加可靠。

四取本义,即坐卧的器具,《诗经·小雅·斯干》有“载寐之牀”,《易·剥牀·王犊注》亦有“在下而安者也。”之说,讲得即是卧具。

五马未都等认为,床应解释为胡床。胡床,亦称“交床”、“交椅”、“绳床”。古时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马扎功能类似小板凳,但人所坐的面非木板,而是可卷折的布或类似物,两边腿可合起来。现代人常为古代文献中或诗词中的“胡床”或“床”所误。至迟在唐时,“床”仍然是“胡床”(即马扎,一种坐具)。

疑:好像。

举头:抬头。

静夜思鉴赏

这首诗写的是在寂静的月夜思念家乡的感受。

诗的前两句,是写诗人在作客他乡的特定环境中一刹那间所产生的错觉。一个独处他乡的人,白天奔波忙碌,倒还能冲淡离愁,然而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心头就难免泛起阵阵思念故乡的波澜。何况是在月明之夜,更何况是月色如霜的秋夜。“疑是地上霜”中的“疑”字,生动地表达了诗人睡梦初醒,迷离恍惚中将照射在床前的清冷月光误作铺在地面的浓霜。而“霜”字用得更妙,既形容了月光的皎洁,又表达了季节的寒冷,还烘托出诗人飘泊他乡的孤寂凄凉之情。

诗的后两句,则是通过动作神态的刻画,深化思乡之情。“望”字照应了前句的“疑”字,表明诗人已从迷朦转为清醒,他翘首凝望着月亮,不禁想起,此刻他的故乡也正处在这轮明月的照耀下。于是自然引出了“低头思故乡”的结句。“低头”这一动作描画出诗人完全处于沉思之中。而“思”字又给读者留下丰富的想象:那家乡的父老兄弟、亲朋好友,那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那逝去的年华与往事……无不在思念之中。一个“思”字所包涵的内容实在太丰富了。

明人胡应麟说:“太白诸绝句,信口而成,所谓无意于工而无不工者。”(《诗薮·内编》卷六)王世懋认为:“(绝句)盛唐惟青莲(李白)、龙标(王昌龄)二家诣极。李更自然,故居王上。”(《艺圃撷馀》)怎样才算“自然”,才是“无意于工而无不工”呢?这首《静夜思》就是个样榜。所以胡氏特地把它提出来,说是“妙绝古今”。

这首小诗,既没有奇特新颖的想象,更没有精工华美的辞藻;它只是用叙述的语气,写远客思乡之情,然而它却意味深长,耐人寻味,千百年来,如此广泛地吸引着读者。

一个作客他乡的人,大概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白天倒还罢了,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思乡的情绪,就难免一阵阵地在心头泛起波澜;何况是月明之夜,更何况是明月如霜的秋夜!

月白霜清,是清秋夜景;以霜色形容月光,也是古典诗歌中所经常看到的。例如梁简文帝萧纲《玄圃纳凉》诗中就有“夜月似秋霜”之句;而稍早于李白的唐代诗人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里,用“空里流霜不觉飞”来写空明澄澈的月光,给人以立体感,尤见构思之妙。可是这些都是作为一种修辞的手段而在诗中出现的。这诗的“疑是地上霜”,是叙述,而非摹形拟象的状物之辞,是诗人在特定环境中一刹那间所产生的错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呢?不难想象,这两句所描写的是客中深夜不能成眠、短梦初回的情景。这时庭院是寂寥的,透过窗户的皎洁月光射到床前,带来了冷森森的秋宵寒意。诗人朦胧地乍一望去,在迷离恍惚的心情中,真好象是地上铺了一层白皑皑的浓霜;可是再定神一看,四周围的环境告诉他,这不是霜痕而是月色。月色不免吸引着他抬头一看,一轮娟娟素魄正挂在窗前,秋夜的太空是如此的明净!这时,他完全清醒了。

秋月是分外光明的,然而它又是清冷的。对孤身远客来说,最容易触动旅思秋怀,使人感到客况萧条,年华易逝。凝望着月亮,也最容易使人产生遐想,想到故乡的一切,想到家里的亲人。想着,想着,头渐渐地低了下去,完全浸入于沉思之中。

从“疑”到“举头”,从“举头”到“低头”,形象地揭示了诗人内心活动,鲜明地勾勒出一幅生动形象的月夜思乡图。

短短四句诗,写得清新朴素,明白如话。它的内容是单纯的,但同时却又是丰富的。它是容易理解的,却又是体味不尽的。诗人所没有说的比他已经说出来的要多得多。它的构思是细致而深曲的,但却又是脱口吟成、浑然无迹的。从这里,读者不难领会到李白绝句的“自然”、“无意于工而无不工”的妙境。

静夜思版本说明

明代版本

这是目前流传比较广泛的版本。该版本虽然可能不完全是李白的原作,有个别字词后世或有所修改,但是流传度很高,并被收录于各版本的语文教科书中。

宋代版本

这一版本与人们常说的“床前明月光”明显不一致,其实并非是错误,而是流传版本不同。一般认为,这一版本比明版本更接近李白的原作,但仍有学者认为可能存在更早的版本。宋刊本的《李太白文集》、宋人郭茂倩所编的《乐府诗集》、洪迈所编《万首唐人绝句》中,《静夜思》的第一句均为“床前看月光”,第三句也均作“举头望山月”。元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集》、明高棅《唐诗品汇》,也是如此。宋人一直推崇唐诗,其收录编辑甚有规模,加之距唐年代相近,误传差错相对较少,故宋代乃至元代所搜集的《静夜思》应该是可靠准确的;在清朝玄烨皇帝亲自钦定的权威刊本《全唐诗》中,也并没有受到前面同时代不同刊本的影响而对此诗作任何修改。

在此之前《静夜思》已传入日本(日本静嘉堂文库藏有宋刊本《李太白文集》12册),因日本人对唐诗崇尚,在后世流传过程中并未对其作出任何修改。但在中国情况就不一样了,到了明代赵宦光、黄习远对宋人洪迈的《唐人万首绝句》进行了整理与删补,《静夜思》的第三句被改成“举头望明月”,但是第一句“床前看月光”没有变化。清朝康熙年间沈德潜编选的《唐诗别裁》,《静夜思》诗的第一句是“床前明月光”,但第三句却是“举头望山月”。直到1763年(清乾隆二十八年)蘅塘退士所编的《唐诗三百首》里,吸纳了明刊《唐人万首绝句》与清康熙年《唐诗别裁》对《静夜思》的两处改动,从此《静夜思》才成为在中国通行至今的版本:“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但是这也不是清朝流行的唯一版本,就在《唐诗三百首》问世前58年的1705年(康熙四十四年),康熙钦定的《全唐诗》中的《静夜思》就是与宋刊本《李太白文集》完全相同的“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后来中华书局出版的《全唐诗》也沿用着这一表述。

这一表述是明朝以后为普及诗词而改写的。经过“改动”了的《静夜思》比“原版”要更加朗朗上口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床前明月光”版比“床前看月光”版在中国民间更受欢迎的原因。中国李白研究会会长、新疆师范大学教授薛天纬先生在《漫说》(《文史知识》1984年第4期)一文中专门对两个版本的差异发表了如下看法:仔细体味,第一句如作“床前看月光”,中间嵌进一个动词,语气稍显滞重;再说,“月光”是无形的东西,不好特意去“看”,如果特意“看”,也就不会错当成“霜”了。而说“明月光”,则似不经意间月光映入眼帘,下句逗出“疑”字,便觉得很自然;何况,“明”字还增加了月夜的亮色。第三句,“望明月”较之“望山月”不但摆脱了地理环境的限制,而且,“山月”的说法不免带点文人气——文人诗中,往往将月亮区分为“山月”“海月”等,“明月”则全然是老百姓眼中的月亮了。所谓“篡改说”、“山寨说”实在是言过其实。有学者认为,“《静夜思》四句诗,至少有50种不同版本,并且你很难知道哪一种抄本更接近‘原本’。我们现在熟知的‘举头望明月’版本是在明代确定下来的”。莫砺锋在《百家讲坛》进行唐诗普及时,选取的也是大家熟知的版本,“所谓的‘篡改’不是一个人任意妄为的,而是长久以来的集体选择。古诗流传的历史,也是读者参与创造的过程,大家觉得这样更美,更朗朗上口,是千万百读者共同选择了这个版本。”今人读到的《静夜思》已经不仅仅是一首“唐”诗,它其实凝结了130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人的审美创造,后人应该抱以尊重的态度。近年来有关版本争议源于对李白诗歌版本众多这一常识普及不够。因此,有学者表示,国人对文史知识的缺失应引起深思,要意识到普及文史知识的必要,对博大精深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存有敬畏之心。

<赏析三>静夜思评析

这是写远客思乡之情的诗,诗以明白如话的语言雕琢出明静醉人的秋夜的意境。

它不追求想象的新颖奇特,也摒弃了辞藻的精工华美;它以清新朴素的笔触,抒写了丰富深曲的内容。境是境,情是情,那么逼真,那么动人,百读不厌,耐人寻绎。无怪乎有人赞它是“妙绝古今”。

胡应麟说:“太白诸绝句,信口而成,所谓无意于工而无不工者。”(《诗薮·内编》卷六)王世懋认为:“(绝句)盛唐惟青莲(李白)、龙标(王昌龄)二家诣极。李更自然,故居王上。”(《艺圃撷馀》)怎样才算“自然”,才是“无意于工而无不工”呢?这首《静夜思》就是个样榜。所以胡氏特地把它提出来,说是“妙绝古今”。

这首小诗,既没有奇特新颖的想象,更没有精工华美的辞藻;它只是用叙述的语气,写远客思乡之情,然而它却意味深长,耐人寻绎,千百年来,如此广泛地吸引着读者。

一个作客他乡的人,大概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白天倒还罢了,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思乡的情绪,就难免一阵阵地在心头泛起波澜;何况是月明之夜,更何况是明月如霜的秋夜!

月白霜清,是清秋夜景;以霜色形容月光,也是古典诗歌中所经常看到的。例如梁简文帝萧纲《玄圃纳凉》诗中就有“夜月似秋霜”之句;而稍早于李白的唐代诗人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里,用“空里流霜不觉飞”来写空明澄澈的月光,给人以立体感,尤见构思之妙。可是这些都是作为一种修辞的手段而在诗中出现的。这诗的“疑是地上霜”,是叙述,而非摹形拟象的状物之辞,是诗人在特定环境中一刹那间所产生的错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呢?不难想象,这两句所描写的是客中深夜不能成眠、短梦初回的情景。这时庭院是寂寥的,透过窗户的皎洁月光射到床前,带来了冷森森的秋宵寒意。诗人朦胧地乍一望去,在迷离恍惚的心情中,真好象是地上铺了一层白皑皑的浓霜;可是再定神一看,四周围的环境告诉他,这不是霜痕而是月色。月色不免吸引着他抬头一看,一轮娟娟素魄正挂在窗前,秋夜的太空是如此的明净!这时,他完全清醒了。

秋月是分外光明的,然而它又是清冷的。对孤身远客来说,最容易触动旅思秋怀,使人感到客况萧条,年华易逝。凝望着月亮,也最容易使人产生遐想,想到故乡的一切,想到家里的亲人。想着,想着,头渐渐地低了下去,完全浸入于沉思之中。

从“疑”到“举头”,从“举头”到“低头”,形象地揭示了诗人内心活动,鲜明地勾勒出一幅生动形象的月夜思乡图。

短短四句诗,写得清新朴素,明白如话。它的内容是单纯的,但同时却又是丰富的。它是容易理解的,却又是体味不尽的。诗人所没有说的比他已经说出来的要多得多。它的构思是细致而深曲的,但却又是脱口吟成、浑然无迹的。从这里,我们不难领会到李白绝句的“自然”、“无意于工而无不工”的妙境。

关于《静夜思》的相关故事

浅谈李白《静夜思》意象赏析

【摘要】《静夜思》现在所看到的是明代的改写本,宋代的版本是这样的:“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改写本与原作相比较,更能看出意象在表达上的鲜明作用。

【关键词】文学意象审美

【中图分类号】G623.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5962(2012)12(b)-0256-01

第一,文学意象组合可以产生审美作用。改写本尽量减少动词的运用,造成意向的密集,丰富了诗歌的表意性,主要体现在“床前明月光”上。这样的例子最著名的就是马致远《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灰鸭,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这首诗基本是意象的密集堆砌,并不显繁琐,却形成了明暗对比、色彩鲜明的野外羁旅图,表意明确,意象内容丰富。再如《商山早行》“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自然贴切,不漏痕迹,又将商山早行的画面展现了出来,给读者留下了无限的联想想象回味的空间。

第二,文学意象与表现推测心理的动词组合可以产生审美作用。诗人用表现推测心理的动词造成意象审美的心理距离感,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卢照邻的《横吹曲辞·梅花落》“雪处疑花满,花边似雪回”句正是借助心理动词将梅和雪这两种不同的景象进行了艺术的加工,造成了两种白色世界的奇异混淆,从而让人在混淆的对立中实现对中原和匈奴两地的联想,表达思妇之情。李白《望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正是用猜度的动词来进行夸张的艺术手法表现的。如储光羲《钓鱼湾》“潭清疑水浅,荷动知鱼散”两句也是用表现心理的动词来造成物象审美的心理距离感,只不过这里是双关的用法来表现小伙子微妙的心理罢了。晏殊的《踏莎行》“春风不解禁杨花,漾漾乱扑行人面”用“不解”的心理动词将无情的物象化为有情,来表现缠绵的思情。

第三,文学意象与色彩词组合可以产生审美作用。改诗更注重色彩的应用,为月增加了亮度,丰富了诗的意象。将“看月光”改为“明月光”,将“山月”改成“明月”,亮度明显增强,丰富了月的这种意象的美好,对诗意的表达更趋近完美。李贺在这方面就着意于色彩的浓度,如《将进酒》“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句中诗人正用“红”来增强色彩度表现雨落的景象,使读者联想起“桃花乱落”和雨落相似的景象,从而将景象叠加而形成对“落红”这一意象的认识。李贺善用色彩来增强意象的色彩浓度,杜牧就说过“时花美女,不足为其色也”的话。又如我们熟知的《雁门太守行》“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句就是用色彩来渲染意象从而造成战争场面的壮大激烈,黑云喻指敌人气焰嚣张,甲光则喻指守城战士的雄姿英发。高适《别董大》“千里黄云白日薰,北风吹雁雪纷纷”句中“黄”和“白”也是为意象着色,写出了边塞的悲怆、苍凉、空旷和萧瑟,也流露出诗人送别友人时的慷慨、真诚、豪迈和悲壮之情。司空曙的“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喜外弟卢纶见宿》句也是着意于色彩的营造,将萧瑟的秋景和自己的悲苦的心境融合在了一起。

第四,文学意象表现静态美与动态美。在表达上营造诗意上的动态美和静态美,使主观情思和客观物象达到了融合统一。诗人在一二句中虽是描写了静态的美,其实这静态的客观物象中有一个不平静的内心,诗人正因为有一个不平静的内心,所以才会将月光当成寒霜。当诗人在三四句中其实是为了抒发他不平静的内心的,却其实在描写中是将明月即家乡当作一种永恒的美好的静态客观物象来进行呈现的。正因为如此,所以诗歌前后整体上才会呈现出静中有思、思中有静的特点,诗人的内宇宙和外物达到了和谐统一,诗境也形成浑然一体的风貌。这在王维的诗里较为突出,如他的《鸟鸣涧》“月出惊山鸟”句正是在动中表现极静的世界的。又如他的《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也正是将静态美和动态美融为一体,来表现一种静寂的美景,呈现出清幽的意境。他在《竹里馆》云“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不知人,明月来相照”也是动态美与静态美、主观与客观融合的产物。

第五,文学意象与方位词或动作词组合可以产生审美作用。注意使用方位词连接意象和外在的动作词表达丰富的意象意蕴。“床前明月光”“地上霜”很自然恰切地借助于方位连接了起来。“举头望”和“低头思”外在动作相互呼应恰好是意象在其中的相互照应,却使外在的这两个动作灼灼生辉,表达意蕴丰富,所谓望的高远,才能思之情深。李白的《行路难》中就有“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正是借助于外在的动作词来表达丰富的意象意蕴的。李白《春夜洛城闻笛》“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同样借助于外在动作词。杜甫《望岳》“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斜也同样如此。王维的《杂诗》“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正是借助于方位词“前”将自己的思乡之情呈现各地读者的。还如王湾的《次北固山下》“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中的外和前也是借助于方位词连接意象的。

综合来看,意象不可忽略,其丰富的意蕴只有得到了充分的挖掘,才会在写作中呈现不凡的魅力,才会给我们的文学创作带来点石成金、活灵活现的无穷奥妙。


《静夜思》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静夜思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静夜思》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静夜思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313.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