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写人

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

大梁贵公子,气盖苍梧云。若无三千客,谁道信陵君。

救赵复存魏,英威天下闻。邯郸能屈节,访博从毛薛。

夷门得隐沦,而与侯生亲。仍要鼓刀者,乃是袖槌人。

好士不尽心,何能保其身。多君重然诺,意气遥相托。

五马入市门,金鞍照城郭。都忘虎竹贵,且与荷衣乐。

去去桃花源,何时见归轩。相思无终极,肠断朗江猿。

关于《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的相关故事

试赏李白“月”

李白是一位伟大的天才诗人。他自信、狂傲、豪放、洒脱,有着一颗浪漫的心,对“月”有着狂热的喜爱,几乎无诗不“月”。在他笔下,“月”千姿百态,空灵飘逸,意蕴丰富,情思万种。它犹如李白的知心朋友,“与人万里长相随”,唤起诗人不尽的诗兴和灵感。寻象观意,“月”是李白的情感寄托,是他的知心朋友,是他的理想抱负,象征着高洁的情操,见证着历史的盛衰。

一、“月”是李白的情感寄托,倾听着他的喜怒哀乐

在李白的许多诗篇中,“月”表现了诗人对故乡、亲人、朋友的思念之情。诗人常年漂泊在外,夜深人静,思乡之情萦绕心头,难以排遣,尤其在月圆之夜,这种思念就更加强烈。“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静夜思》)。诗人没有新颖奇特的想象,也没有华丽的辞藻,只用叙述的语气勾勒出一幅生动形象的月夜思乡图。远客从“疑”到“举头”,再到“低头”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诗人身处异地,月下思念家乡,自然而然会想到月下的亲人朋友。“月华若夜雪,见此念人恩。”

“月”还表现了诗人内心的激情。如《将进酒》中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所谓“人生得意”并不指“志得已满,官运亨通”。事实上李白写这首诗的时候,正陷于“自顾无所用,辞家方未归,霜惊壮士发,泪满逐臣衣”的巨大痛苦之中,他所指的得意应当是挚友相聚,互诉心曲,心气相通的那种开心的得意,“须尽欢”是说应当抓紧时间尽情欢乐。在内心苦闷思想矛盾之时以金樽邀“月”,举酒畅饮,显示了诗人对人生的达观与自信。

二、李白借“月”反映人民的苦难生活,以“月”象征黑暗对光明的侵蚀和遮蔽

生长在富裕家庭的李白,一直漂浮在上层社会,很少与劳动人民有直接的联系,但是他是一位具有进步政治理想的诗人。一旦接触了人民群众,就能用他的作品反映人民的疾苦。诗人借“月”造境,渲染民生的艰难。如《丁都护歌》写道:“云阳上征去,两岸饶商贾。吴牛喘月时,拖船一何苦。水浊不可饮,壶浆半成土。”诗人以深刻冷峻的笔触,忠实记录了眼前悲惨的画面与“两岸饶商贾”的社会不公现象,表达了诗人对苦难深重的人民的无限同情。《古朗月行》中写道:“蟾蜍蚀圆影,大明夜已残。”诗人借“癞蛤蟆吞吃月亮非好兆”的说法,暗示唐王朝表面繁荣所掩盖的腐朽和危机,充分表现出诗人在政治上的远见卓识和深沉的忧患意识。

三、诗人以“月”喻人,视“月”为知心朋友

诗人在诸多诗中,把“月”人格化,把“月”当着一位亲密的友人,将人生的喜怒哀乐诉诸“月”、托诸“月”。他孤独,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媳;他惆怅,就“三杯拂剑舞秋月,忽然高咏涕泗连”;他感伤,就“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只有“月”能理解他,所以无“月”时,就会去“赊月”:“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四、诗人借月光的皎洁象征品质的高洁

“云见日月初生时,铸冶火精与冰银”,“了见水中月,青莲出尘埃”,水中“月”若青莲出污泥而不染的芳洁本性,以比喻升公“济人不利己”的清廉正直形象。“含光混世贵无名,何用孤高比明月”是劝人淡泊名利,要善待他人和自身,不要追求虚名。“天清江月白,心静海鸥知”,“卷帘见月清兴来,疑是山阴夜中雪”,都是借“月”写人的清净淡泊的情怀和孤高出尘的高洁心灵。“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哭晁卿衡》),诗人用明月来表现晁衡的光明磊落,纯洁无瑕的品德――晁衡的溺海身亡,就如同皎洁的明月沉沦于湛蓝的大海之中。李白生活在黑暗统治下,但他不屈服、不流俗苟且,傲岸不群,“月”的光明与圣洁给诗人带来无限的慰藉。

五、李白以“月”象征自己对人生理想的执着追求

李白有“济苍生”“安社稷”“忧黎元”的理想。其诗也以大鹏自喻。他把取得功名看做是轻而易举的事,“俱杯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正是其远大志向的生动反映和形象写照。诚然也反映了他“一鸣惊人”“一飞冲天”的虚幻性,尤其是他那种“不屈己,不于人”的狂傲张扬的个性,使得他在过了短暂的词客的生涯后被“赐金放还”了,但他仍然不屈服:“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既表现对统治者的蔑视和决绝的态度,并坚持自己对理想世界的执着追求:“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六、“月”见证着历史的兴衰荣辱

诗人漫游吴越时写下许多抒发怀古之情、寄寓盛衰无常的诗篇。《苏台览古》:“旧台荒台杨柳新,菱歌清唱不胜春。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昔日歌舞升平的苏姑台,而今留下来的只有一弯冷月来见证昔盛今衰。静谧的月夜,更易触动诗人的吊古幽情,抒发深沉的兴亡之叹。

作为天才诗人,李白诗中的“月”蕴藏着巨大的人格力量和丰富的情感,完成了“月”由自然客体向人格意志的转变,使中国古代文学中的“月”主体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在李白的“月”世界里,不仅有灵魂飘逸的物境,更饱含了作者人格意志的“我境”,物我交融显示出独特的意境之美,而“月”世界里的李白则以独特的浪漫性渗透这物我之境,体现了诗人对于理想和光明的追求。

★作者单位:湖北咸宁市咸安区青龙山高中;湖北咸宁市咸安区青龙山高中。


《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32.html

《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