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志士

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

绀殿横江上,青山落镜中。岸回沙不尽,日映水成空。

天乐流香阁,莲舟飏晚风。恭陪竹林宴,留醉与陶公。

关于《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的相关故事

李白笔下的“白日”与佳人

李白诗如其人,豪放洒脱。他偏爱雄浑壮阔的意象,偏爱鲜亮而色彩分明的颜色,同时对天上的景物情有独钟。诗中多次出现“白日”这一意象。“白日”本来是一个带着雄壮美学色彩的意象,不过李白又赋予它以柔情色彩,把它和纤纤佳人联系在一起。可以说,“白日”与佳人。是颇具李白特色的意象组合,反映了李白诗歌风格和意象运用的多姿多彩。

在《李太白全集》(上册)(清王琦注,中华书局,1977年9月版)第197页《春日行》中,有“佳人当窗弄白日,弦将手语弹鸣筝”句。此处“白日”,当释为阳光、光线。我们可以想象,一位佳人对窗弹奏古筝,纤手翻飞。此时阳光正射进窗内,丝丝缕缕的,恰如一条条琴弦,被佳人娴熟地弹奏着。这里的阳光是那么柔美动人。至于第203页《雉朝飞》中“春天和,白日暖”句。第224页《阳春歌》中“长安白日照春空”句中的“白日”,则应指太阳。它们表现的是它原初的雄壮的美学色彩。

在第349页《子夜吴歌四首》(其一)中,“自日”与佳人的意象组合堪称典型。你看“素手青条上。红妆白日鲜”,前后两句都有含蓄而美妙的色彩对比,那给人的美感印象是多么鲜明!上句,“素”与“青”的相互映衬,使佳人白嫩娇美的玉手仿佛一个特写镜头被强调突出,曲写佳人之美。后一句,“红妆”说明女子之美艳,“白日”即太阳,本身就包含着红色。这里更以“鲜”(新鲜、鲜艳、鲜亮)来形容它。这里的“白日”应是早上初升不久的朝阳,柔而不烈。佳人的“红妆”与朝阳遥相辉映。更显鲜丽动人。而那红彤彤的朝阳,不正是采桑佳人那粉红的脸蛋吗如此一品味,诗意和美感就如泉水般汩汩而出了。

也许有人会问,“白日”怎会指朝阳呢“白日”该是白得刺眼的太阳吧当然不是。窃以为,李白诗中出现过多次“白日”,但并不是每一个“白日”都是自得刺眼的太阳。“白”在这首诗里应该没有实义。如果真是指白得刺眼的太阳,那应当是在炎热难耐的午时。试想,素手如白玉般娇嫩的弱女子又如何受得住午时烈日的炙烤况且,诗中并未描写女子香汗淋漓的情景。其次,“白日”中的“白”虽无实义,但却能给人一种素淡色彩感。倘按“日”的本来形态――红彤彤的太阳,再加上女子的“红妆”,那色彩是太过浓烈了。它会与上句的“素手”和“青条”所构成的素淡形成强烈的反差,从而破坏诗的美感。李白会心于此而信手拈来一个“白”字,让它来冲淡那浓烈的红,使红色变成粉红而柔和。当然,这也说明“白日鲜”应是朝阳无疑。

总之,惯用雄壮意象的李白。亦喜不拘一格,不时赋予磅薄浑莽的“白日”以温馨恬静的色彩,为中国诗歌美学的百花园。增添了别致的奇葩。

作者:广西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南宁)硕士生


《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356.html

《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