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送人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 古诗全文

朝策犁眉騧,举鞭力不堪。

强扶愁疾向何处,角巾微服尧祠南。

长杨扫地不见日,石门喷作金沙潭。

笑夸故人指绝境,山光水色青于蓝。

庙中往往来击鼓,尧本无心尔何苦。

门前长跪双石人,有女如花日歌舞。

银鞍绣毂往复回,簸林蹶石鸣风雷。

远烟空翠时明灭,白鸥历乱长飞雪。

红泥亭子赤阑干,碧流环转青锦湍。

深沉百丈洞海底,那知不有蛟龙蟠。

君不见绿珠潭水流东海,绿珠红粉沉光彩。

绿珠楼下花满园,今日曾无一枝在。

昨夜声阊阖来,洞庭木落骚人哀。

遂将三五少年辈,登高远望形神开。

生前一笑轻九鼎,魏武何悲铜雀台。

我歌白云倚窗牖,尔闻其声但挥手。

长风吹月度海来,遥劝仙人一杯酒。

酒中乐酣宵向分,举觞酹尧尧可闻。

何不令皋繇拥篲横八极,直上青天挥浮云。

高阳小饮真琐琐,山公酩酊何如我。

竹林七子去道赊,兰亭雄笔安足夸。

尧祠笑杀五湖水,至今憔悴空荷花。

尔向西秦我东越,暂向瀛洲访金阙。

蓝田太白若可期,为余扫洒石上月。

 

参考资料: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百度百科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百度汉语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 翻译译文

我清晨乘着犁眉黄身马,举鞭无力。

强撑着病体,角巾便服地来到尧庙。

只见柳丝垂地绿荫遮天,石门喷迸的流水在此汇成金沙潭。

这里山青水秀,我的老朋友果然为我们选择了一处绝妙佳景。

庙中不断地有人来击鼓求福,其实尧本无心受人祭拜,你们这又是何苦呢?

庙前又有双跪石人,如花的美女整日在表演歌舞。

权贵们的豪华车马往来不绝,惊动着林木山石发出轰鸣。

远望潭中,长烟与碧波交织,时明时灭;白鸥群翔,如同纷纷扬扬的飞雪。

红泥亭子赤色栏杆,置于碧流青水之间口。

这潭水深过百丈能通彻海底,说不定其中会有蛟龙盘踞。

置身于此,让人不禁想起音日的绿珠潭,那潭水似乎是一下子都流入了东海,至今遗址无存。

那粉面红妆的绿珠又到哪里去了呢?当年绿珠楼下的满园鲜花,也一枝难寻。

昨夜秋风已经自西吹来,洞庭波起树叶纷落。

当此之时,携同三五少年,登高远望,定会心旷神怡。

如果曹操生前不是苦苦地争夺天下,怎么会有妻妾们空向铜雀台歌舞的悲哀呢?

我现在倚窗长歌一曲《白云谣》,您要随着歌声挥手相应。

当此清风朗月之时,更当人仙共醉,举杯遥劝,仙人自当不辞。

酒酣情浓已近夜半,更应举杯祭尧帝,然而尧安有知?

尧倘有知,则应命令皋陶手执扫帚,廓清宇内,扫清遮掩青天的浮云。

今日的盛会,更为空前。古代山简昼筑高阳池,那只算琐琐小饮,其酩酊醉态怎能与我相比?

竹林七贤的聚会远不如我们,《兰亭集序》所叙的雅集也无足夸耀。

金沙潭水的清澈胜过太湖,但水边只剩下憔悴的荷花。

此次相别,您归西秦,我即将奔赴东越,向瀛洲搜寻仙人之迹。

将来蓝田、太白若是你我相会之处,请您先为我把石上的月光擦拭得更加光洁。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 鉴赏

天宝三载(744),李白被“赐金放还”之后,东游梁宋,继而还归东鲁,这首诗就是在东鲁写的,时间约在天宝五载(746)秋。当时李白久病初愈。有故人县令窦薄华将返长安,于是他遂与三五少年,同游鲁郡(今山东兖州)南郊的尧祠,既登临以览胜,又为窦送行。全诗因尧祠以寄慨,借送行以发泄悒郁不平。其心绪错综纠结,感情奔泻直下而想象变幻无端。可以说,在跳跃的、似不相关的意象骤然组合中表现奔泻直下的感情,是这首诗的主要特色。

诗一开始,便泄露出诗人的满怀悒郁。在明净秋日的早晨,诗人“强扶愁疾”,策马而行犹似力不能胜。久病初起,体力不支固是一原因,但“强扶”者,与其说是初愈之病躯,不如说是悒郁之愁怀。何以为愁,诗中虽未明言,但字里行间,已透出消息:故人将要西归长安,勾起了他对长安生活的回忆:在那里,自己曾经受到隆重礼遇,又被排挤而不得不离开;有过不世功业唾手可得的幻想,又经受过幻想破灭的失望与愤慨。“角巾微服”一句,含有甚深的今昔之慨。当时是“幸陪鸾驾出帝都,身骑飞龙天马驹。王公大人借颜色,金章紫绶来相趋”(《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如今是愁疾之身,微服角巾。在今昔殊异的感慨中有着悒郁不平。接写尧祠所见。长杨蔽掩,青山碧水。这一片秋日美景中,有石门山上的飞瀑喷射,有历乱的白鸥展翼,开阔明净中给人一种流动感。景是美景,足堪陶醉,故言“笑夸”。但是这并非纯为宁静自然的美,它笼罩在一片不相称的嘈杂中:来祭祀的人车马雷鸣,夹杂着鼓乐喧嚣,于是诗人又有“尧本无心尔何苦”的慨叹。尧是圣王,原本无心要人祭祀,人们何苦喧喧嚷嚷地来祭祀他呢?慨叹之中,隐含有对皇帝周围的谀臣的讥讽影射和自己被排挤出朝的愤慨。仿佛一条隐约的感情的线,与诗一开头流露的悒郁情怀联系着。它是那样隐约,几乎全被尧祠所见的情状掩盖了。但正是这样一根隐约的感情的线,衔接着下面的另一番慨叹:“红泥亭子赤栏干,碧流环转青锦湍。深沉百丈洞海底,那知不有蛟龙盘?”尧祠前面的红色亭子,尧祠下面的流水,怎么能引起蛟龙盘伏的联想?

蛟龙盘伏的联想又怎样与“尧本无心尔何苦”衔接呢?衔接就在这里:谀臣在朝而贤人在野。谀佞之臣既遮蔽皇帝视听,贤人在野也就是自然的事了。由于有对在朝者的不满与在野的不平,这才有下面完全离开尧祠特色的个人情怀的抒发与议论。

诗人的思路从尧祠跳跃到对于历史与人生哲理的思索。时光流逝,名姝的青春、骚人的才华、帝王的煊赫、一时的权势,都随着岁月消逝了。想象从尧祠超越过漫长的时间与空间,落到洛阳的绿珠楼。当日绿珠的绝代容颜,如今已光彩沉埋;当日与绝代容颜相映照的满园繁花,也已经了无踪影,唯有潭水东流,与岁月同其匆匆而已。石崇爱妾绿珠,美艳绝世,且善吹笛。权臣孙秀使人求之,崇不许,秀竟劝赵王伦诛崇。崇临被收,绿珠自堕楼死。对于绝代名姝光彩沉埋的感慨,其中或许还隐含着对于一切美好生命无法永存的叹息与思索。然后,想象又回到现实中来,昨夜秋风,引来了今日的登高望远。秋风乍起,岁复将暮。人生匆匆,功业未就而被逐,于是又想起忠而见疑,泽畔行吟的屈原来。从尧祠到绿珠,从绿珠到屈原,无论从时间还是从空间看,都是极大的跳跃,意象的组合完全出人意外。但是还不止此。从屈原又跳跃到魏武帝和铜雀台。曹操既然是那样的一位有雄才大略的人,何以也有生的眷恋与死的悲哀,还幻想死后享受生前的尊荣与宴乐?在李白看来,这是大可不必的,一切终将过去,不论是绝代容颜,骚人才华,还是帝王权势与奢靡生活,都将在岁月流逝中成为陈迹,生前事既不必执著于利害得失,身后事也不必悲叹挂怀。感情抒发至此,于是又有下面奔放情怀的发抒。

人世唯须纵酒。面对山光水色,歌《白云》而举杯,在举杯中飘然欲仙,长风入怀,于是产生劝酒仙人的幻觉。但是现实到底是难以摆脱的存在,飘然欲仙只是一时的慰藉,愤慨不平究竟郁积胸中,对于朝政黑暗,权奸当道,时刻未能忘怀,这才有举杯酹尧,令皋繇拥彗横八极以扫浮云的祝愿。他依然对唐玄宗抱有幻想,希望他能任用贤臣,摒斥小人。不过,思绪在现实中只是稍一停留,很快又进入了超脱的境界,在那超脱的境界里,他依然保有他自己的天真达观,保有他的豪放情怀。一些令后代向往的风流人物,又一一在他想象中出现了。他仿佛进入了他们的行列,而昂扬气概更在他们之上,因豪饮傲世传名的山简与竹林七贤、风骨清举的一代书圣王羲之、功成身退、泛舟五湖的范蠡,在他面前都相对逊色。他觉得自己比他们有更大的气概与才华,有更多的潇洒和自由,他依然傲视万物,昂扬气概并未因遭受挫折而消沉。

从尧祠送别引发的这一系列情思,在诗中以他特有的爆发式感情表达方式,行云流水般地表现了出来,诗至此本该结束了。但是出人意外,他又与故人临别相期:“蓝田太白若可期,为余扫洒石上月”。这个突然的从傲视万物到隐居的转折,实际上是精神的升华,傲视万物的襟抱既不容于当世,则唯有与山林为伍,庶几可以保持高洁的情操。这样一个结尾,是保存有巨大抱负与自信心的,是因不容于当世而进入超脱境界的一种积极的精神活动。并非如有的研究者所说,是消极思想的表现。

这首诗,诗人的想象驰骋于天上人间,古往今来。不同的意象随情思的莫测变幻而组合,相互之间的衔接,常让人感到突然。但从联结意象的感情脉络看,中间却并无滞碍。诗中没有晦涩的象征,没有朦胧的隐喻,一切都是李白式的。激愤的情感奔泻而出,但意象确又是跳跃的,中间有巨大跨度。这意象的跳跃式组合,只不过是他瞬息万变的想象的如实表现而已。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 创作背景

此诗当作于唐玄宗天宝五载(746年)秋,李白四十六岁,离所谓的“赐金放还”已两年,居东鲁(今山东一带)。当时李白有故人县令窦薄华将返长安,于是他与三五少年,同游鲁郡(今山东兖州)南郊的尧祠,既登临以览胜,又为友人送行。此诗题下原注:“时久病初起作。”据此可知,李白离开长安后曾经大病了一场,或许与在长安受打击有关。

 

 

关于《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的相关故事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诗。作于天宝五载(746)。题下注:“时久病初起作。”时当秋天。此诗因尧祠以寄慨,借送行以发泄悒郁不平之气。先写诗人病起策马至尧祠,接着描写在尧祠所见的景象,再转写对历史与人生哲理的思索,最后写与故人临别相期。全诗跳跃的意象随情思的莫测变幻而组合,情感奔泻直下,夸张奇特,想象丰富,极具浪漫主义色彩。

又据《元和郡县志》记载:“尧祠,在县东南七里,洙水之西。窦薄华,时任县令,事迹未详。明府,唐时对县令的尊称。此诗于送窦薄华入京之际,缘尧祠而寄寓感慨。先写送别时的尧祠环境。次写人生无常,风流人物一去不复还,以达观自慰。末写与窦薄华在尧祠相别时情景,相约将来在蓝田、太白隐居。通篇以尧喻玄宗,痛其亲小人、远忠臣,闭目塞听、不纳忠谏,欲其举贤明法,以期“直上青天扫浮云”。《唐宋诗醇》评云:“起灭在手,变化从心,初曷尝沾沾于矩矱,而意之所到,无不应节合拍。歌行至此,岂非神品?”

 

诗中人物与地名:

窦公:名不详。李白《对雪奉饯任城六父秩满归京》诗云:“窦公敞华筵,墨客尽来臻。”似接李六为任城县令者。诗约作于天宝四载(745)。或谓此人即《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诗中之“窦薄华”。

窦薄华:鲁郡某县县令,事迹不详。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诗,作于天宝五载(746)。或谓此人即《对雪奉饯任城六父秩满归京》诗中“窦公敞华筵”的“窦公”,则窦薄华当是接李六为任城县令者。

 

太白:即太白山,在今陕西太白县东,又名太乙山、太一山。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蓝田太白若可期,为余扫洒石上月”。

石门:石门山,在今山东曲阜县东北。李白《鲁郡东石门别杜二甫》有“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东海:先秦古籍中的“东海”相当今之黄海。秦汉以后,始以今黄海、东海同为东海。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君不见绿珠潭水流东海,绿珠红粉沉光彩。”

东越:泛指今浙江绍兴市及其周围地区。春秋时地属越国。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尔向西秦我东越,暂向瀛洲访金阙”。

兰亭:在今浙江绍兴市西南。晋王羲之等于永和九年春集此修禊。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竹林七子去道赊,兰亭雄笔安作夸。”

西秦:泛指今陕西一带。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尔向西秦我东越,暂向瀛洲访金阙”。

尧祠:据《元和郡县志》卷一○,尧祠在兖州瑕丘县南七里洙水之右,即今山东兖州县东南。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强扶愁疾向何处?角巾微服尧祠南”。“尧祠笑杀五湖水,至今憔悴空荷花”。

竹林:在今河南辉县西南。西晋嵇康、阮籍、山涛、向秀、阮咸、刘伶、王戎游隐之处,号称“竹林七贤”。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竹林七子去道赊,兰亭雄笔安足夸”。

金阙:传说中仙人居住的地方。有时代指朝廷。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尔向西秦我东越,暂向瀛洲访金阙”。

绿珠潭:指西晋石崇在洛阳家中之池潭,池南有绿珠楼。绿珠,是石崇爱妾名。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君不见绿珠潭水流东海,绿珠红粉沉光彩。”

蓝田:山名,又名玉山、覆车山,在今陕西蓝田县东。李白《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蓝田太白若可期,为余扫洒石上月”。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367.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