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崔相百忧章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上崔相百忧章》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抒情,悲愤

上崔相百忧章 古诗全文

共工赫怒,天维中摧。鲲鲸喷荡,扬涛起雷。

鱼龙陷人,成此祸胎。火焚昆山,玉石相磓。

仰希霖雨,洒宝炎煨。箭发石开,戈挥日回。

邹衍恸哭,燕霜飒来。微诚不感,犹絷台。

苍鹰搏攫,丹棘崔嵬。豪圣凋枯,王风伤哀。

斯文未丧,东岳岂颓。穆逃楚难,邹脱吴灾。

见机苦迟,二公所咍。骥不骤进,麟何来哉!

星离一门,草掷二孩。万愤结缉,忧从中催。

金瑟玉壶,尽为愁媒。举酒太息,泣血盈杯。

台星再朗,天网重恢。屈法申恩,弃瑕取材。

冶长非罪,尼父无猜。覆盆傥举,应照寒灰。

 

参考资料: 上崔相百忧章(时在浔阳狱)-百度百科 上崔相百忧章(时在浔阳狱)-百度汉语

 

 

 

上崔相百忧章 翻译译文

翻译译文:

安禄山像上古的共工那样狂怒,把大唐帝国搅得天翻地覆。

在大海中翻腾震荡,雷霆般掀起万丈狂澜。

朝中君臣相猜终于种下了今日的祸胎。

安史之乱犹如大火焚烧昆仑,玉石俱碎难逃此灾。

我仰告苍天快降大雨,浇灭这叛乱的火海。

精诚所至李广能箭发石开,鲁阳挥戈连日神也不得不徘徊。

邹衍含冤而大哭,盛夏的燕国竟被寒霜覆盖。

我的忠诚感动不了上苍,至今犹被囚禁在夏台。

狱吏们都像苍鹰搏击般凶狠,狱墙插满了荆棘。

即使是大圣人也要憔悴,如今我才体会到《王风》的伤怀。

然而老天毕竟未丧斯文,泰山巍然岂会崩坏?

穆生逃离楚国免遭日后之难,邹阳劝说吴王也脱去了祸灾。

而我却见机苦迟,二位定会讥笑书生愚呆。

良马不会骤进求用,出非其时麒麟又何必出来?

一家人星散各处,仓促间也没安排好二孩。

悲愤万端郁结胸中,忧历不已令人伤怀。

弹琴饮酒,又怎能解愁?

举杯长叹,杯中斟满的分明是血泪之酒。

崔大人台星高照,网开一面您高抬贵手。

放宽刑罚法外开恩,不计过失让我重新得救。

公冶长无罪,孔仲尼信任依旧。

让倒扣的盆子重见天日,我死灰复燃依然抖擞。

 

上崔相百忧章 赏析

李白创作此诗时正处于危难的境地,他因为皇室政治突变而被送入死牢。他在诗中用四言的句式与大量的典故说明自己跟随永王完全是为了平灭叛乱,并恳请当时的宰相崔涣能够理解他的做法,免除自己的罪名。

全诗可分为三部分。开头十六句为第一部分,诗人运用神话传说作比喻,写安史之乱带来的灾难,国土板荡,生灵涂炭,自己也蒙冤入狱。“共工”以下八句,概括出安史之乱造成严重局面,有如凶神恶煞摧折天柱,鲲鲸鱼龙兴风作浪,战乱中生灵涂炭,玉石俱焚。“仰希”以下四句,盼望早日平定叛乱,解民倒悬。连用了李广射石、鲁阳挥戈的典故,非常切合当时冠军平叛战争紧急而艰苦的形势。“邹衍”以下四句,暗喻自己尽忠保国反而蒙受冤狱。诗人不敢正面抗争,而以邹衍含冤、六月飞霜的历史传说和自己的“微诚不感”,身陷囹圄的悲惨遭遇作鲜明对照,委婉曲折地表达悲愤的心情和希望对方为之昭雪的意愿。

中间十二句为第二部分,诗人慨叹自己未能效法先贤见机行事,及时引退,以致蒙受屈辱,备尝铁窗系囚之苦。“苍鹰”以下四句,将当时法律烦酷、狱吏森严和贤才凋敝、朝政衰败现象对比出之,讽喻之意,言外可见。“斯文”以下八句,惋惜自己没有能及时隐退。其中“斯文未丧,东岳岂颓”两句是借孔子来比喻朝中贤臣。接着以穆生和邹阳两位先哲因能见机而退,终于摆脱灾难的事迹,对照自己的困境,发出“二公所咍”之叹。感叹之余,颇含愧悔之意。“骥不骤进”,典出宋玉《九辩》,“麟何来哉”典出《家语·辩物篇》。李白用此二典一方面是表白自己出山从政本意是出于爱国,并不是趋炎附势、搞政治投机;另一方面也是痛惜自己参加永王幕府不是时候,触犯了当局。

最后十六句为第三部分。这一部分诗人联系家庭妻离子散的悲惨情况,表达自己内心深沉的哀愤和忧愁;同时也表达了对崔涣的希望。“星离”八句,抒写变乱中家室离散,内心如焚的情景。李白在浔阳狱中时,其妻宗氏在豫章(今南昌),女平阳,儿伯禽流落穆陵关(今山东沂山北),其他亲戚也散于各地,所谓“穆陵关北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一门骨肉散百草,遇难不复相提携”《万愤词投魏郎中》,就是当时境遇的写实。这使他十分忧愤,因此即使有金瑟奏乐,玉壶斟酒,也只能成为忧愁的媒介物。“台星”八句,则希望崔涣等朝廷大臣执法量刑,宽大为怀,能为自己昭雪伸冤,使自己这块有瑕之材,为李唐王朝效力;使自己这堆覆盆下的寒灰,能再沐三光,重新燃烧发热。

作者在诗中以大量典故申诉自己的冤情,这是此诗的第一个显著特点。全诗用典二十来处,举凡古代神话、历史故事、名人轶事、成语警句等,莫不拈以为诗,而且都显得十分精确贴切。

叙事简洁,抒情委婉,两者水乳交融,浑然一体,是此诗的第二个艺术特色。诗中以“见机苦迟”四字表达自己懊悔就李璘之辟入幕,并以穆生、邹阳的故事来反衬,联系自然,显得十分真实,没有丝毫虚伪做作。诗写个人遭遇时,联想到一家离乱的悲惨处境,用“星离一门,草掷二孩”两句来概括,既洗练简明,又婉转悱恻,催人泪下。紧接着“万愤”一下六句继以强烈的抒情,倾吐自己内心的悲愤忧愁,已达到饮食奏乐“尽为愁媒”的地步。其忧愤之深,可以想见。简洁的叙事结合强烈的抒情,使此诗具有感人肺腑的魅力。

全诗感情悲愤,沉郁典雅,节奏急促,用典切当,在李诗中较为少见,体现了李白诗歌风格的另一侧面。

 

上崔相百忧章创作背景

是李白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年)所作。安史之乱爆发后,永王李璘以平定叛乱为号召出师,曾三次派遣使者聘请李白参加他的幕府,李白出自报国立功的良好愿望应聘入幕。至德二载唐肃宗李亨和永王李璘发生夺权内讧,李亨消灭了李璘的军队。李白因此获罪,被投入浔阳监狱。《上崔相百忧章》是李白在狱中写给当朝宰相崔涣的。

 

参考资料:

1、裴斐.李白诗歌赏析集.成都:巴蜀书社,1988:247-253

 

关于《上崔相百忧章》的相关故事

《上崔相百忧章(时在浔阳狱)》古诗提要:

《上崔相百忧章(时在浔阳狱)》是唐朝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诗。此诗原注云:“时在寻阳狱”。当作于至德二载(757),时李白因李璘一案初系寻阳狱,投此诗宰相崔涣,申诉无辜被囚的冤屈,并希望得到昭雪。同时所作,还有《狱中上崔相涣》、《系寻阳狱上崔相涣三首》等。其《为宋中丞自荐表》云:“前后经宣慰大使崔涣及臣推覆清雪。”可知李白出狱,确曾得到崔涣之助。诗先写安史之乱为祸惨烈,玉石俱焚,自己蒙冤受屈、身陷牢狱。中段慨叹抽身欠早,致受铁窗之苦,遗笑先贤。末抒内心的深哀巨痛,恳求崔涣为之申冤昭雪,使覆盆寒灰,再见天日。此诗叙事简洁,语语沉痛,抑郁悲愤,溢出言外。

浔阳系狱事件:至德二载(757)春,李白在永王李璘兵败后南奔,至彭泽(今属江西省)被捕,系于浔阳(今江西九江)狱中。在狱中写有《万愤词投魏郎中》、《上崔相百忧章》等诗。宗氏夫人曾奔走营救,经宰相、江南宣慰使崔涣和御史中丞宋若思推覆清雪,终于免罪出狱。并加入江西采访使兼宣城郡太守宋若思幕府。宋若思之父宋之悌生前为李白好友,开元年间李白写有《江夏别宋之悌》诗,故宋若思厚待李白,请他自己写《为宋中丞自荐表》,要求朝廷给李白当京官。李白在宋若思幕中还写有《陪宋中丞武昌夜饮怀古》、《为宋中丞请都金陵表》、《为宋中丞祭九江文》等诗文。

《上崔相百忧章(时在浔阳狱)》诗中人物与地名:

李伯禽:李白之子,小字明月奴,许氏夫人生,长期居于东鲁(今属山东),卒于贞元八年。李白至德二载李白在寻阳狱中作《上崔相百忧章》中尚云:“星离一门,草掷二孩。

崔涣:肃宗时宰相。两《唐书》有传。天宝十五载(756)七月,玄宗幸蜀,涣迎谒于路,即日拜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扈从成都。肃宗灵武即位,八月与左相韦见素同平章事。至德元载(756)十一月为江南宣慰大使,二载(757)八月罢为散骑常侍馀杭太守。李白《狱中上崔相涣》、《系寻阳狱中上崔相涣三首》均为至德二载春在寻阳狱中作。《上崔相百忧章》、《送史司马赴崔相公幕》亦同时作,“崔相”、“崔相公”并指崔涣。

东岳:指泰山。李白《上崔相百忧章》有“斯文未丧,东岳岂颓。”

昆山:即指昆仑山。古代传说的产玉之山。《上崔相百忧章》有“火焚昆山,玉石相磓”。

夏台:一名钧台。在今河南禹县南。传为夏桀囚汤之处。今旧址尚存。李白《上崔相百忧章》有“微诚不感,犹絷夏台”。

注释

(1)崔相:崔涣。唐玄宗时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

(2)共工:古代传说中的人物,与颛顼争夺帝位,怒触不周山。参见《列子》《淮南子》。赫怒:勃然震怒。《列子》:“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成公绥《天地赋》:‘共工赫怒,天柱摧折。’”

(3)天维:天的纲维,喻国家的纲纪。宋玉《大言赋》:“壮士愤兮绝天维。”

(4)鲲:北溟大鱼也。鲸:亦海中大鱼。

(5)祸胎:祸根。《汉书·枚乘传》:“福生有基,祸生有胎。”

(6)玉石相磓:《尚书·胤征》:“火炎昆冈,玉石俱焚。”《广韵》:“磓,落也。”

(7)煨:灰烬。《韵会》:“煨,烬也。”

(8)箭发石开:李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遂发箭射之箭入石,连箭翎都隐没不见,事见《史记·李将军列传》。《西京杂记》:“李广猎于冥山之阳,见卧虎,射之,没矢饮羽,进而视之,乃石也,其形类虎。退而更射,镞破干折而石不伤。予尝以问扬子云,子云曰:‘至诚,则金石为开。’”班固《幽通赋》:“李虎发而石开。”

(9)戈挥日回:即挥戈回日。《淮南子》:“鲁阳公与韩构,战酣,日暮,援戈而挥之,日为之反三舍。”

(10)邹衍:战国齐人。李善《文选注》:“《淮南子》曰:邹衍尽忠于燕惠王,惠王信谮而系之。邹衍仰天而哭,正夏而天为之降霜。”

(11)夏台:又名均台,在今河南禹县南。夏台为夏代狱名。《史记》:“桀召汤而囚之夏台,已而释之。”《索隐》曰:“夏台,狱名。”《广雅》:“狱,犴也。夏曰夏台,殷曰羑里,周曰囹圉。”

(12)苍鹰:汉景帝时中郎将郅都,行法严酷,不畏贵戚,时号“苍鹰”。事见《史记·酷吏列传》。《汉书》:“郅都迁为中尉,是时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独先严酷,致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颜师古曰:“言其鸷击之甚。”

(13)丹棘:古时大理寺植棘,因借指大理寺。《周易》:“置于丛棘。”虞翻注:“狱外种九棘,故称丛棘。”孔颖达《正义》:“谓囚执之处以丛棘而禁之也。”《初学记》:《春秋元命苞》曰:“树棘槐,听讼于其下。”棘,赤心有刺,言治人者原其心不失赤,实事所以刺人,其情令各归实。槐之言归也,情见归实。《尔雅翼》:棘有赤、白二种。丹棘,即赤棘也。

(14)王风:为《诗经》十五国风之一。其音哀以思,后用为王道衰微之象征。陈子昂诗:“终古代兴没,豪圣莫能争。”又云:“丘陵徒自出,贤圣几凋枯。”杨齐贤注:“豪圣,周公也。遭流言之变,王道凋枯,故豳以下诸诗伤哀之。”

(15)东岳:即泰山。《礼记》:“孔子早作,负手曳杖,逍遥于门,歌曰:‘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子贡闻之曰:‘泰山其颓,则吾将安仰?梁木其坏,哲人其萎,则吾将安放?夫子殆将病也。’盖寝疾七日而没。”《初学记》:“泰山,五岳之东岳也。”李白这里是反用其意。

(16)穆:穆生,汉代鲁人。楚元王刘交对其非常尊重,因知穆生不好酒。故每次妄会时都专为其设酸(一种低度甜酒)。后刘交的孙子刘戊即位,忘设酸,穆生知其意怠,恐遭不测,遂称病而去。事见《汉书》:“楚元王以穆生、白生、申公为中大夫,穆生不嗜酒,元王每置酒,常为穆生设醴。及王戊即位,常设,后忘设焉,穆生退曰:‘可以逝矣,醴酒不设,王之意怠。不去,楚人将钳我于市。’称疾卧。申公、白生强起之,曰:‘独不念先王之德欤?今王一旦失小礼,何足至此?’穆生曰:‘《易》称:“知几其神乎?君子见机而作,不俟终日。”先王之所以礼吾三人者,为道之存故也。今而忽之,是忘道也,忘道之人,胡可以久处,岂为区区之礼哉!’遂谢病去。申公、白生独留。王戊稍淫暴,乃与吴通谋。二人谏,不听,胥靡之,衣之赭衣,使杵臼雅春于市。”

(17)邹:邹阳,西汉文学家,齐人。仕吴,以文辩著名。吴王以太子事怨望,称疾不朝,阴有邪谋,阳奏书谏,吴王不纳其言,于是邹阳知吴不可说,去之梁,从孝王游。

(18)二公:指穆生、邹阳二位。咍:笑。《广韵》:“咍,笑也。”

(19)骤进:速进。宋玉《九辩》:“骥不骤进而求服兮。”

(20)麟何来哉:《孔子家语》:“叔孙氏之车士曰子锄商,采薪于大野,获麟焉,折其前左足,载以归。叔孙以为不祥,弃之于郭外。使人告孔子曰:‘有麏而角者,何也?’孔子往观之,曰:‘麟也,胡为来哉?胡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泣沾襟。叔孙闻之,然后取之。子贡问曰:‘夫子何泣尔?’孔子曰:‘麟之至,为明王也,出非其时而见害,吾是以伤焉。’”

(21)星离:如天星分散,形容骨肉分离。鲍照《舞鹤赋》:“忽星离而云罢。”李善注:“星离,分散也。”

(22)二孩:指李白的孩子平阳、伯禽。

(23)结缉:郁结不解。《楚辞·九思》:“心结縎兮折摧。”《博雅》:“结縎,不解也。”

(24)金瑟:精美的瑟。玉壶:玉制的酒壶。江淹诗:“白露滋金瑟,清风荡玉琴。”

(25)天网:法网。恢:宽大。《晋书》:“三台,六星,两两而居。起文昌,列抵太微,三公之位也。在人曰三公,在天曰三台。”《老子》:“天网恢恢,疏而不失。”《说文》:“恢,大也。”台星再朗,谓崔相之明察,能照见幽微。天网重恢,冀其赦己之罪。

(26)屈法申恩:放宽刑罚,弃小过重大节。丘迟《与陈伯之书》:“主上屈法申恩,吞舟是漏。”

(27)弃瑕取材:不计较缺点、过失而录用人才。陈琳《为袁绍檄豫州文》:“收罗英雄,弃瑕取用。”

(28)尼父:孔子的尊称。《史记》:“公冶长,齐人,字子长。孔子曰:‘长,可妻也,虽在缧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29)覆盆:反扣的盆子。覆盆倘举,希望能够重见天日,昭雪冤狱。《抱朴子》:“是责三光不照覆盆之内也。”

(30)寒灰:死灰。《三国志》:“起烟于寒灰之上,生华于已枯之木。”


《上崔相百忧章》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上崔相百忧章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上崔相百忧章》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上崔相百忧章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457.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