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叙事,感恩,妇女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古诗全文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

田家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参考资料: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百度百科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百度汉语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创作背景

此诗题下原注:“宣州”。五松山,在今安徽铜陵南。此诗为唐肃宗上元二年(761年),李白往来于宣城、历阳之间时的作品。

参考资料:

1、詹福瑞 等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814-815 .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译文及注释

译文

我寄宿在五松山下的农家,心中感到十分苦闷而孤单。农家秋来的劳作更加蒙忙,邻家的女子整夜在舂米,不怕秋夜的清寒。房主荀媪给我端来菰米饭,盛满像月光一样皎洁的素盘。这不禁使我惭愧地想起了接济韩信的漂母,一再辞谢而不敢进餐。

注释

⑴五松山:在今安徽省铜陵市南。媪(ǎo):老妇人。

⑵寂寥:(内心)冷落孤寂。

⑶秋作:秋收劳动。田家:农家。秋作:秋天的劳作。苦:劳动的辛苦,心中的悲苦。

⑷夜舂寒:夜间舂米寒冷。舂:将谷物或药倒进器具进行捣碎破壳。此句中“寒”与上句“苦”,既指农家劳动辛苦,亦指家境贫寒。

⑸跪进:古人席地而坐,上半身挺直,坐在足跟上。雕胡饭:即菰米饭。雕胡:就是“菰”,俗称茭白,生在水中,秋天结实,叫菰米,可以做饭,古人当做美餐。

⑹素盘:白色的盘子。一说是素菜盘。

⑺惭:惭愧。漂母:在水边漂洗丝絮的妇人。《史记·淮阴侯列传》载:汉时韩信少时穷困,在淮阴城下钓鱼,一洗衣老妇见他饥饿,便给他饭吃。后来韩信助刘邦平定天下,功高封楚王,以千金报答漂母。此诗以漂母比荀媪。

⑻三谢:多次推托。不能餐:惭愧得吃不下。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鉴赏

五松山下住着一位姓荀的农民妇女。一天晚上李白借宿在她家,受到主人诚挚的款待。这首诗就是写诗人当时的心情。

开头两句“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写出诗人寂寞的情怀。这偏僻的山村里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他欢乐的事情,他所接触的都是农民的艰辛和困苦。这就是三四句所写的:“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秋作,是秋天的劳作。“田家秋作苦”的“苦”字,不仅指劳动的辛苦,还指心中的悲苦。秋收季节,本来应该是欢乐的,可是在繁重赋税压迫下的农民竟没有一点欢笑。农民白天收割,晚上舂米,邻家妇女舂米的声音,从墙外传来,一声一声,显得十分凄凉。这个“寒”字,十分耐人寻味。它既是形容舂米声音的凄凉,也是推想邻女身上的寒冷。

五六句写到主人荀媪:“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古人席地而坐,屈膝坐在脚跟上,上半身挺直,叫跪坐。因为李白吃饭时是跪坐在那里,所以荀媪将饭端来时也跪下身子呈进给他。“雕胡”,就是“菰”,俗称茭白,生在水中,秋天结实,叫菰米,可以做饭,古人当做美餐。姓荀的女主人特地做了雕胡饭,是对诗人的热情款待。“月光明素盘”,是对荀媪手中盛饭的盘子突出地加以描写。盘子是白的,菰米也是白的,在月光的照射下,这盘菰米饭就像一盘珍珠一样地耀目。在那样艰苦的山村里,主人端出这盘雕胡饭,诗人被深深地感动了,最后两句说:“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漂母”用西汉淮阴侯韩信的典故。这里的漂母指荀媪。荀媪这样诚恳地款待李白,使他很过意不去,又无法报答她,更感到受之有愧。李白再三地推辞致谢,实在不忍心享用她的这一顿美餐。

李白的性格本来是很高傲的,他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常常“一醉累月轻王侯”,在王公大人面前是那样地桀骜不驯。可是,对一个普通的山村妇女却是如此谦恭,如此诚挚,充分显示了李白的可贵品质。

李白的诗以豪迈飘逸著称,但这首诗却没有一点纵放。风格极为朴素自然。诗人用平铺直叙的写法,像在叙述他夜宿山村的过程,谈他的亲切感受,语言清淡,不露雕琢痕迹而颇有情韵,是李白诗中别具一格之作。

关于《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的相关故事

李白与五松山的渊源并为其作八首诗

唐代大诗人李白自称“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在许多著名山峰留下了足迹。然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一些当初并不知名的山岭曾因诗仙的登临赏识而声名远扬,位于皖南铜陵的五松山就是如此。

“五松山”是由李白命名的。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李白应友人邀请出游铜陵,写下了《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一诗:“安石泛溟渤,独啸长风还。逸韵动海上,高情出人间。灵异可并迹,淡然与世闲。我来五松下,置酒穷跻攀。征古绝遗老,因名五松山。五松何清幽,胜境美沃洲。萧飒鸣洞壑,终年风雨秋。响入百泉去,听如三峡流。剪竹扫天花,且从傲吏游。龙堂若可憩,吾欲归精修。”

铜陵之地当时隶属宣州南陵县。常赞府名常建,时为南陵县丞,与李白过从甚密。常建也是一位诗人,著名诗句“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就是出自他的笔下。李白与志趣相投的“傲吏” 同行,畅游五松山,不由诗性大发。关于五松山的方位,李白在诗题中自注:“山在铜井西五里,有古精舍”。诗仙的眼中,五松苍劲,林壑深幽,山风轻拂,泉水叮咚。如此美景,连当时被称为“山水奇绝处”的浙江沃洲山也无法与之媲美,怎不让人迷恋?

在五松山,李白呼朋唤友,把酒临风,唱和酬答,尽兴而为。或结伴“载酒五松山,颓然白云歌。”(《五松山送殷淑》)或共赏同享“千峰夹水向秋浦,五松名山当夏寒。”(《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卧听松风,抚酒惜月,流连其间,醉而忘返。

李白结缘五松山,不仅是山中景致,还因为苍翠挺拔、昂首傲立的“五松”可以寄托情怀。在《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中,李白写到:“为草当作兰,为木当作松。兰秋香风远,松寒不改容。松兰相因依,萧艾徒丰茸。”不难看出,其中对于松兰的褒扬和对于萧艾的不屑,蕴含着对坚贞高洁的品格的赞颂和对权贵的蔑视。或许,傲岸不群的李白是以“寒不改容”的苍松自喻吧。

最能打动李白的,还是五松山下善良的村民、淳朴的乡风。那是一个秋季,李白投宿于五松山下的农户家中:“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宿五松山下荀媪家》)无须华丽的文字平实可亲,不曾激越的语气深沉隽永。农家的艰辛,荀老妈妈的热情,诗人的真切感受,处处关乎人生冷暖,无不紧紧扣人心弦。显而易见,落寞之时的一盘菰米饭,远胜过昔日满桌的珍馔佳馐。在农家老妈妈面前,生性狂放、洒脱不羁的李白一反常态,但是率真依然,其罕见的谦恭神态和固有的平民情怀尽显无遗。透过短短的几行诗句,依稀可见诗人有些湿润的眼眶。

李白还作有《南陵五松山别荀七》一诗:“君即颍水荀,何惭许郡宾。相逢太史奏,应是聚宝人。玉隐且在石,兰枯还见春。俄成万里别,立德贵清真。”依依惜别,频频宽慰,字里行间,意长情深。也许,荀七就是那位荀媪的儿子吧。

据专家考证,李白一生中曾三次游历铜陵,留下吟咏铜陵及与铜陵有关的诗作达十三首之多,其中八首涉及五松山。有人推断,李白曾寓居于五松山下。从那些诗句中不难看出,诗人与当地民众结下了深厚情谊。

铜陵处于江南丘陵地区,境内山岗众多,以铜矿著称于世。李白“铜井炎炉歊九天,赫如铸鼎荆山前”(《答杜秀才五松见赠》)以及“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秋浦歌》)等诗句就是对这座古铜都当时冶炼场景的生动写照。城区里最高山峰为海拔495.7米的铜官山,因早在西汉时期朝廷在此地设“铜官”而得名。此外,还有螺丝山、笔架山、板栗山、杨家山、金口岭等,它们与天井湖一起,以秀美的湖光山色点缀着这座精致的江南小城。然现在你若问起五松山位于何处,则难以得到明确的回答。这个问题似乎成了一个难以破解的谜团。时隔千年,一座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现代都市已经覆盖了旧时的乡野山村。

“我爱铜官乐,千年未拟还。要须回舞袖,拂尽五松山。”这是李白的《铜官山醉后绝句》。令人称奇的是,诗仙所言果真灵验。莫非,山与人也能互为知己?五松山仿佛带有灵性,于不知不觉间,追随着李白的行迹,从尘世间抽身而去,远离了我们的视野。然而,它带着唐风遗韵,在时空中穿越,在回望中再现,在诗意中常驻。留下的,是美丽的想象,是温情的追忆,是心灵的慰藉,是岁月的风雨难以磨灭的久远怀念。

 

附:李白关于五松山的8首诗作

1、《纪南陵题五松山

2、《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

3、《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

4、《答杜秀才五松见赠

5、《五松山送殷淑

6、《铜官山醉后绝句

7、《南陵五松山别荀七

8、《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536.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