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栖曲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乌栖曲》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乐府,咏史怀古,讽刺

乌栖曲

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

吴歌楚舞欢未毕, 青山欲衔半边日。

银箭金壶漏水多,起看秋月坠江波。东方渐高奈乐何!

乌栖曲创作背景

此诗是李白于开元十九年(731)在吴越一带漫游时所作,这里是当年吴王夫差与美女西施日夜酣歌醉舞的地方,李白怀古有感,写了一首咏史诗《乌栖曲》。诗表面上写吴王,实际上讽刺唐玄宗。

参考资料:

1、李晖.李白诗选读.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0:43-45

乌栖曲译文及注释

译文

日落乌栖时分,姑苏台上吴宫的轮廓和宫中美人西施醉态朦胧。

轻歌曼舞,朱颜微酡,吴王的享乐还正处在兴奋之中,却忽然发现西边的山峰已经吞没了半轮红日,暮色就要降临了。

吴王与西施寻欢作乐已慢慢进入尾声。铜壶漏水越来越多,银箭的刻度也随之越来越上升,一轮秋月越过长空,天色已近黎明。

注释

1.乌栖曲:乐府《清商曲辞》西曲歌调名。

2.姑苏台:在吴县西三十里姑苏山上,为吴王夫差所筑,上建春宵宫,为长夜之饮。又作天池,池中造青龙舟,盛陈音乐,日与西施为水嬉(见《述异记》)。“乌栖时”,乌鸦停宿的时候,指黄昏。

3.吴王:即吴王夫差。夫差败越国,纳越国美女西施,为筑姑苏台。姑苏台旧址在今江苏苏州,据《述异记》,台周环诘屈,横亘五里,崇饰土木,殚耗人力,三年乃成。内充宫妓千人,又别立春宵宫,造千石酒钟,作大池,池中造青龙舟、陈妓乐,吴王日与西施为长夜欢。

4.吴歌楚舞:吴楚两国的歌舞。“青山欲衔半边日”,写太阳将落山时的景象。

5.银箭金壶:指刻漏,为古代计时工具。其制,用铜壶盛水,水下漏。水中置刻有度数箭一枝,视水面下降情况确定时履。

6.秋月坠江波:黎明时的景象。“东方渐高”,东方的太阳渐渐升起。

乌栖曲鉴赏

《乌栖曲》是乐府《清商曲辞·西曲歌》旧题。现存南朝梁简文帝、徐陵等人的古题,内容大都比较靡艳,形式则均为七言四句,两句换韵。李白此篇,不但内容从旧题的歌咏艳情转为讽刺宫廷淫靡生活,形式上也作了大胆的创新。

相传吴王夫差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用三年时间,筑成横亘五里的姑苏台(旧址在今苏州市西南姑苏山上),上建春宵宫,与宠妃西施在宫中为长夜之饮。诗的开头两句,不去具体描绘吴宫的豪华和宫廷生活的淫靡,而是以洗炼而富于含蕴的笔法,勾画出日落乌栖时分姑苏台上吴宫的轮廓和宫中美人西施醉态朦胧的剪影。“乌栖时”,照应题面,又点明时间。诗人将吴宫设置在昏林暮鸦的背景中,无形中使“乌栖时”带上某种象征色彩,使人们隐约感受到包围着吴宫的幽暗气氛,联想到吴国日暮黄昏的没落趋势。而这种环境气氛,又正与“吴王宫里醉西施”的纵情享乐情景形成鲜明对照,暗含乐极悲生的意蕴。这层象外之意,贯串全篇,但表现得非常隐微含蓄。

“吴歌楚舞欢未毕,青山欲衔半边日。”对吴宫歌舞,只虚提一笔,着重写宴乐过程中时间的流逝。沉醉在狂欢极乐中的人,往往意识不到这一点。轻歌曼舞,朱颜微酡,享乐还正处在高潮之中,却忽然意外地发现,西边的山峰已经吞没了半轮红日,暮色就要降临了。“未”字“欲”字,紧相呼应,微妙而传神地表现出吴王那种惋惜、遗憾的心理。而落日衔山的景象,又和第二句中的“乌栖时”一样,隐约透出时代没落的面影,使得“欢未毕”而时已暮的描写,带上了为乐难久的不祥暗示。

“银箭金壶漏水多,起看秋月坠江波。”续写吴宫荒淫之夜。宫体诗的作者往往热衷于展览豪华颓靡的生活,李白却巧妙地从侧面淡淡着笔。“银箭金壶”,指宫中计时的铜壶滴漏。铜壶漏水越来越多,银箭的刻度也随之越来越上升,暗示着漫长的秋夜渐次消逝,而这一夜间吴王、西施寻欢作乐的情景便统统隐入幕后。一轮秋月,在时间的默默流逝中越过长空,此刻已经逐渐黯淡,坠入江波,天色已近黎明。这里在景物描写中夹入“起看”二字,不但点醒景物所组成的环境后面有人的活动,暗示静谧皎洁的秋夜中隐藏着淫秽丑恶,而且揭示出享乐者的心理。他们总是感到享乐的时间太短,昼则望长绳系日,夜则盼月驻中天,因此当他“起看秋月坠江波”时,内心不免浮动着难以名状的怅恨和无可奈何的悲哀。这正是末代统治者所特具的颓废心理。“秋月坠江波”的悲凉寂寥意象,又与上面的日落乌栖景象相应,使渗透在全诗中的悲凉气氛在回环往复中变得越来越浓重了。

诗人讽刺的笔锋并不就此停住,他有意突破《乌栖曲》旧题偶句收结的格式,变偶为奇,给这首诗安上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结尾:“东方渐高奈乐何!”“高”是“皜”的假借字。东方已经发白,天就要亮了,寻欢作乐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这孤零零的一句,既像是恨长夜之短的吴王所发出的欢乐难继、好梦不长的叹喟,又像是诗人对沉溺不醒的吴王敲响的警钟。诗就在这冷冷的一问中陡然收煞,特别引人注目,发人深省。

这首诗在构思上有显著的特点,即以时间的推移为线索,写出吴宫淫佚生活中自日至暮,又自暮达旦的过程。诗人对这一过程中的种种场景,并不作具体描绘渲染,而是紧扣时间的推移、景物的变换,来暗示吴宫荒淫的昼夜相继,来揭示吴王的醉生梦死,并通过寒林栖鸦、落日衔山、秋月坠江等富于象征暗示色彩的景物隐寓荒淫纵欲者的悲剧结局。通篇纯用客观叙写,不下一句贬辞,而讽刺的笔锋却尖锐、冷峻,深深刺入对象的精神与灵魂。《唐宋诗醇》评此诗说:“乐极生悲之意写得微婉,未几而麋鹿游于姑苏矣。全不说破,可谓寄兴深微者。……末缀一单句,有不尽之妙。”这是颇能抓住此篇特点的评论。

李白的七言古诗和歌行,一般都写得雄奇奔放,恣肆淋漓,这首《乌栖曲》却偏于收敛含蓄,深婉隐微,成为他七古中的别调。前人或以为它是借吴宫荒淫来托讽唐玄宗的沉湎声色,迷恋杨妃,这是可能的。玄宗早期励精图治,后期荒淫废政,和夫差先发愤图强,振吴败越,后沉湎声色,反致覆亡有相似之处。据唐孟棨《本事诗》记载,李白初至长安,贺知章见其《乌栖曲》,叹赏苦吟,说:“此诗可以泣鬼神矣。”看来贺知章的“泣鬼神”之评,也不单纯是从艺术角度着眼的。

关于《乌栖曲》的相关故事

从《长干行》等诗看李白对民歌的借鉴

李白一生遍游天下,广习民歌,但他对民歌的学习运用不同于一般作者的单纯模拟或整理修改,而是对民歌的革新、发展,避免了模拟所带来的僵化和雷同,主张推陈出新。他具有民歌特点的作品“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清新、质朴,以妙造自然、风韵天成取胜。由华趋实,由朴返真,是其诗歌的一贯主张。在《泽畔吟序》中,还提出了“微而彰,婉而丽”的要求,可见他对民歌学习的态度。下面我就以他的《长干行》《静夜思》《子夜吴歌》《荆州歌》等诗为例,来谈谈自己对李白这类诗歌的一点认识。

首先,在表现手法上,李白学习民歌,取得了很大成就。

与整齐韵律诗、绝句不同,李诗受民歌影响,句式自由、灵活,一诗之中每句字数亦不尽相同,长与短全凭抒情的需要恫排,不拘一格。如《荆州歌》与整齐的对偶句(双句)不同,全诗五句,音节自然流畅,情感抒发一泄而下,自然天成。这首诗是他学习荆州民歌的杰作,梁简文帝《荆州歌》里有“纪城南里望朝云,雉飞麦熟妾思君”句,李白《荆州歌》由此演化而来,但内容更为深广,人物形象鲜明得多,形式上也更为自由舒展,颇具民歌风味。《长干行》容量较大,诗人用了乐府民歌的表现手法,叙述得条理分明,用的是“十四”、“十五”、“十六”的时间顺序,以第一人称口吻娓娓写来,民歌味很浓。《长干行》是乐府古题,李白继承了古辞的传统手法,以“妾”的口气叙写爱情,但内容却是全新的。长江下游,商业经济极为发达,年轻的商妇在别离的岁月中,通过对自己童年及婚后的甜蜜、别后的痛苦回忆,表达对幸福的爱情生活炽热的向往和追求,通篇是少妇自白。这种对民歌在形式上的学习与内容上的“创新”,表现了他高超的诗歌技巧。《子夜吴歌》与乐府民歌亦有源渊,《子夜吴歌》本是乐府民歌的一类,它产生在以建康为中心的长江下游地区,内容多写女子思夫的哀怨之情,形式为五言四句。李白是学习民歌的能手,他的一组《子夜吴歌》,分春、夏、秋、冬四首,写年轻少妇一年四季的思夫之情,既保持了民歌风味,又加以创新,变为六句,成为乐府诗歌的珍品。

除了在形式上的革新与发展,李白还长于学习民歌比兴的表现手法。“比兴”手法,在我国文学作品中可谓源远流长,从《诗经》的“关关雎鸠”到《离骚》的“香草美人”,可以说“比兴”手法是中国诗歌特别是民歌艺术的基本特点。加之李白又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谙熟祖先留下来的宝贵艺术财富,对“比兴”手法自然是手到擒来,运用自如。《静夜思》以月光起兴,引起故乡之思,使读者陷入沉思,展开遐想,产生缠绵而渺远的情思,引起人们的心理共鸣。《横江词》言浅意深,以江波之险,写诗人的坎坷经历,人生如过横江,下面是滚滚波涛,一不留神就会被大浪冲走;“不可行”透露出作者对人生的感悟,寄托着作者心灵深处的难言苦痛,“比”的手法渗透其中。《长干行》中比兴手法的运用更为出色,“八月蝴蝶来,双飞西园草”。“双飞蝴蝶”在中国文学中喻夫妻相爱者甚多,而以“瞿塘滟灏堆”设想丈夫远行中的风渡之险,以“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写行旅之苦!可谓情深意切。年轻商妇的别后相思之情生动鲜活地表达出来。

民歌中的“复沓”章法,在李白诗中亦有表现,《蜀道难》中诗人创造性地继承了古代民歌中常见的复沓形式,主旨句三次出现:开头、中间、结尾各出现一次。但这并非简单的重复,因为它每出现一次都给读者带来新的启示,由此形成了以主旨句贯穿始终,内容层层深入的格局,使人产生一叹之不足而至于再,再叹之不足而至于三的感受。这样的章法可谓灵活巧妙,正如沈德潜所说:“笔阵纵横,如虬飞蠖动。”一咏三叹,意味深长,将“蜀道之难”的感受概括无余。

铺成排比是民歌的又一特点,《蜀道难》中写蜀道之难,作者说蜀道是“鸟道”,是“天梯”,“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高可“扪参历井”,“连峰去天不盈尺”;险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社会环境是“磨牙吮血,杀人如麻”。作者从高、从险、从乱人手,极力铺成,描绘出一幅千奇万险的画面。

以上都表现了李白在表现手法上对民歌的学习创新。

其次,李白还把许多方言、口语写进诗里,使诗作既富口语化特点,又具浓郁的地方色形。如《横江词》其一“侬道”、“一风三日吹倒山”,其五“郎君欲渡缘何事”等,以方言入诗,长江下游的语言风格跃然纸上。《长干行》中“妾”的自称,“千唤不一回”句,都极富口语化。《江夏行》则有南朝民歌“南曲”的情调,“不如轻薄儿,旦暮长相随”,“悔作商人妇,青春长别离。”《宣城见杜鹃花》中“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句,运用了生动的口语,饶有民歌的风味。这些足以说明李白对民歌语言及各地方言的学习运用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总之,一代诗仙李白,以其在表现手法、语言等方面对民歌的学习和创新,使他的诗歌更加绚丽多彩,令人陶醉,让历代文人为之倾倒,为之叫绝。他的诗,已成为诗国里一面永远高扬的旗帜。

单位:甘肃通渭县第二中学


《乌栖曲》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乌栖曲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乌栖曲》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乌栖曲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583.html

《乌栖曲》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乌栖曲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乌栖曲》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