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友情,豪放,饮酒

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

雁度秋色远,日静无云时。客心不自得,浩漫将何之。

忽忆范野人,闲园养幽姿。茫然起逸兴,但恐行来迟。

城壕失往路,马首迷荒陂。不惜翠云裘,遂为苍耳欺。

入门且一笑,把臂君为谁。酒客爱秋蔬,山盘荐霜梨。

他筵不下箸,此席忘朝饥。酸枣垂北郭,寒瓜蔓东篱。

还倾四五酌,自咏猛虎词。近作十日欢,远为千载期。

风流自簸荡,谑浪偏相宜。酣来上马去,却笑高阳池。

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创作背景

此诗大约作于公元745年(唐天宝四载),与杜甫的《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同时,可互相参照。当时李白与杜甫继陈留聚会后重聚东鲁。

参考资料:

1、裴斐主编:《李白诗歌赏析集》.巴蜀书社,1988年2月版,第404页

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作译文及注释

译文

秋色萧条,大雁远来,长天无云,日光悠悠。

久客在外,心绪难平,动荡如东海波涛,难以平息。

突然想起老范,他正隐居在城北的田园养身修性,烦他去。

想去就去,不要犹豫,趁着兴头,走。

走到城壕边就迷了路,在这荒山野地,连老马都不认识老路了。

管他什么珍贵的翠云裘衣,让这些苍耳乱粘衣服。

一进门老范就满地找牙,笑哈哈,挽住我的手臂问:你是谁?如此狼狈?

用什么下酒?秋天的蔬菜和水果,来一盘霜梨开开胃!

别处宴席没口味,此地的酒菜开心霏。

村北酸枣累累,篱东寒瓜漫地。

一连四五杯,酒酣高歌一首《猛虎词》。

连续十天的大醉,过了千年也会记得,何时再来一回?

风流倜傥之士命中注定要颠簸一生,一定要有幽默自嘲的性格才相得益彰。

大醉以后就像晋朝的山公倒骑马——回家!主人以后再谢。

注释

⑴《居易录》:鲁城北有范氏庄,即太白访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者。王琦按:杜甫有《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诗云:“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予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何来吟《橘颂》?谁欲讨莼羹?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疑即此人也。《埤雅》:《荆楚记》曰:卷耳,一名珰草,亦云苍耳,丛生如盘。今人以叶覆麦作黄衣者,所在有之。《尔雅翼》:卷耳,菜名也。幽、冀谓之襢菜,雒下谓之胡枲,江东呼为常枲。叶青白色,似胡荽,白花细茎,可煮为茹,滑而少味。又谓之常思菜,伦人皆食之,又以其叶覆曲作黄衣,其实如鼠耳而苍色,上多刺,好著人衣,今人通谓之苍耳。

⑵江淹诗:“饮马出城濠。”吕延济注:“濠,城池也。”壕、濠,古字通用。

⑶《说文》:“陂,阪也。”

⑷宋玉《风赋》:“翳承日之华,披翠云之裘。”

⑸《齐民要术》:藏梨法,初霜后即收。

⑹《本草》:陶弘景曰:酸枣,今出山东间,云即山枣树,子似武昌枣而昧极酸,东人啖之以醒睡。苏颂曰:酸枣,今近汴、洛及西北州郡皆有之,野生,多在坡坂及城垒间。似枣木而皮细,其木心赤色,茎叶俱青,花似枣花,八月结实,紫红色,似枣而圆小,味酸。

⑺《梁书》:滕昙恭母杨氏患热,思食寒瓜。《本草》:陶弘景言:永嘉有寒瓜甚大,可藏至春。

⑻《史记》:秦昭王详为好书遗平原君曰:“寡人闻君之高义,愿与君为十日之饮。”

⑼鲍照诗:“从风簸荡落西家。”

⑽《诗经·国风》:“谑浪笑傲。”

⑾高阳池,用山简事。

关于《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的相关故事

李白,这座中国诗歌的高峰,作为盛唐这个时代的象征,不仅因为他的诗歌豪放飘逸,更是因为他那种风流傲岸的性格,“府县尽为门下客,王侯皆是平交人”的姿态。自古以来,人们就津津乐道于高力士脱靴、杨贵妃研磨,李白醉书退蛮夷的情境中,只有这种气度,才配得上“诗仙”这个称呼。

可是,这样的故事,显然太富于传奇,让人不禁怀疑它的真实性。翻阅《新唐书·高力士传》,里面对高力士的记载是“肃宗在东宫,兄事力士,他王、公主呼为翁”,而唐玄宗本人则“或不名而呼将军”。对这样一个太子称兄、王子公主称翁(大一辈),而皇帝又不直呼其名的显赫人物,初到长安的李白,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羞辱他呢?如此的做法,只会显得李白这个人情商太低,甚至根本不会与人交往了。

再查考杨贵妃的事迹,问题就更明显了,杨玉环初为寿王李瑁的妃子,后来被唐玄宗看上,先让她出家做道士,然后,在天宝四载(公元745年)由道士还俗,并被册封为贵妃。而李白,则在天宝三载,已经被唐玄宗“赐金放还”,离开长安了!所以,杨贵妃研磨的事,根本就无从谈起,可见这样的故事,是多么不可信了。

但是,在权威的正史中,也有类似的记载。《新唐书·李白传》里面说:

“(李)白犹与饮徒醉于市。帝坐沉香子亭,意有所感,欲得白为乐章,召入,而白已醉,左右以水靧面,稍解,授笔成文,婉丽精切,无留思。帝爱其才,数宴见。白尝侍帝,醉,使高力士脱靴。力士素贵,耻之,摘其诗以激杨贵妃,帝欲官白,妃辄沮止”。

这段记载中,把高力士脱靴一笔带过,而摘诗以激杨贵妃,也说的含混不清,似乎比民间传说的故事要可信的多,加之这样一段记载,出自北宋官方编修的《新唐书》,具有很大的权威性,因为,历代文人先入为主地就把它当成了真实的历史。可是,前面已经提到,“贵妃”是在李白离开长安之后才封的,所以这段记载,显然是有问题的。

那么,这样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翻阅唐代的各种笔记,最早记载“高力士脱靴”这个故事的,是中唐时人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作为一部笔记小说集,它本身的真实性,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后世的文人墨客,甚至编修史书的士大夫,从《酉阳杂俎》引用、叙述“高力士脱靴”故事的时候,又只摘录其中的一部分,这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酉阳杂俎》里的原文是这么说的:

“李白名播海内,玄宗于遍殿召见,神气高朗,轩轩然若霞举,上不觉亡万乘之尊,因命纳履。白遂展足与高力士,曰:‘去靴。’力士失势,遽为脱之。”

这段话,把李白的器宇轩昂描写得淋漓尽致,连大唐天子玄宗皇帝,都为之倾倒。就是这段话,也让历代文人墨客,欣羡不已,反复引用,说李白风流傲岸、平交王侯。可是,段成式却像现在很多的小说、文章一样,在最后加上了一段“神补刀”,一下子给这个故事赋予了一个戏剧性的结局:“及出,上指白谓力士曰:‘此人固穷相。’”闹了半天,这脱靴的壮举,被玄宗皇帝一句“神补刀”泼了一盆冷水。任谁看了这最后一句,都不会再争相传颂李白这风流傲岸的举措了。

再翻阅晚唐时人李濬所写的《松窗杂录》,“上曰:‘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为?’遂命龟年持金花笺宣赐翰林学士李白,进《清平调》词三章……会高力士终以脱乌皮六缝为深耻,异日太真妃重吟前词,力士戏曰:‘始谓妃子怨李白深入骨髓,何拳拳如是?’太真妃因惊问:‘何翰林学士能辱人如斯?’力士曰:‘以飞燕指妃子,是贱之甚矣。’太真颇深然之。上尝欲命李白官,卒为宫中所捍而止。”

两相比较之下,《松窗杂录》与《新唐书·李白传》的记载,在情节上几乎一模一样,实在让人讶异。而在最早的《酉阳杂俎》的记载中,并没有提到杨贵妃的事,只是单纯的李白与高力士之间的矛盾。

于是,事情很明显了,起初,可能是《酉阳杂俎》的作者段成式听到了来自于民间或是某些文人的传言,记录了高力士为李白脱靴的故事。而《酉阳杂俎》的叙述中,显然李白并不是完人,而是颇有点愤青意味的文人。

然而,这个故事越传越广,逐渐加入了更多的东西,在《松窗杂录》中,杨贵妃已经成了故事的主角之一。这个叙述,被《新唐书》这样的正史接纳,并几乎原封不动地转录其中。再后来,近世的民间传说中,更是加入了李白醉书退蛮夷的情节。这样的历程实在让人咋舌。

顾颉刚先生曾有“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的论断,对于那些传说、故事,往往是时代越往后,故事情节越丰富、人物越饱满。而高力士为李白脱靴这样的故事,正符合这样的一个过程,可以说是随着时间的推后,一层一层地累积起来的一个故事。历史的真相,可能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

不过,作为一个人们热爱的大诗人,那种风流傲岸的性格、狂放不羁的做派,人们把一些故事与“诗仙联系在一起,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人们的心里,历史是历史,而心里的“诗仙”,却应该是另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存在吧。


《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640.html

《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