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行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春日行》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乐府,春天

春日行

深宫高楼入紫清,金作蛟龙盘绣楹。

佳人当窗弄白日,弦将手语弹鸣筝。

风吹落君王耳,此曲乃是升天行。

因出天池泛蓬瀛,楼船蹙沓波浪惊。

三千双蛾献歌笑,挝钟考鼓宫殿倾,万姓聚舞歌太平。

我无为,人自宁。

三十六帝欲相迎,仙人飘翩下云輧。

帝不去,留镐京。

安能为轩辕,独往入窅冥。

小臣拜献南山寿,陛下万古垂鸿名。

春日行创作背景

此诗当是唐玄宗天宝三载(744年)或四载(745年),李白应诏入京以后待诏翰林时所作。明胡震亨云:“鲍照《春日行》咏春游,太白则拟君王游乐之辞。”唐玄宗春日泛游白莲池,召李白作辞。时李白已酒醉翰林苑,乃命高力士扶以登舟,即兴而作此诗。

参考资料:

1、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83-86

2、郭茂倩编 崇贤书院释译.乐府诗集.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14:159-160

春日行译文及注释

译文

皇宫深深楼阁高耸云霄,金色的蛟龙盘旋在堂前华丽的柱子上。

美女们在窗前化妆打扮,玉手抚动琴弦。

美妙的筝声随春风吹落,传入游乐的君王的耳里,这应该是那首《升天行》吧。

泛舟在白莲池上,如蓬莱仙境一般,楼船划破湖面急促前进,惊起阵阵波浪。

众多的宫女们奏起音乐唱起歌曲,敲打钟鼓的声音都要使宫殿轰倒。这是多么壮观的天下百姓歌舞太平的场面呀。

只要君王于民休养生息,百姓就会安居乐业,天下太平。

天庭上三十六个天帝要来迎接,仙人们驾着彩云翩然而下。

但皇帝不愿意随他们而去,宁愿留在人间。

皇帝岂能像轩辕氏那样,乘龙飞天而去,不顾他的子民,独自来往于青天之上?

小臣我祝愿皇帝寿比南山,陛下的英名万古流芳。

注释

①紫清:紫微清都之所,天帝居住的地方。

②弦将手语:意思是弦与手摩擦而成声。

③《升天行》:古乐府名。

④天池:指御园的池沼。

⑤三十六帝:道教传说有三十六天帝。

⑥镐京:西周武王建都镐京,在长安县西北十八里,自汉武帝后遗址沦陷。这里代指国都。

春日行赏析

《春日行》是乐府时景二十五曲之一,本咏春游,李白拟作咏君王游乐之词。在这首乐府诗中,李白借用向唐玄宗祝寿之机,用黄帝升天的故事,规劝唐玄宗无为而治,为民休养生息,与民同乐,发挥了诗歌的隐讽作用。

此诗主要内容是讽刺封建帝王们好神仙,求长生而不成功,提倡道家无为而治的治国之术。“我无为,人自宁”,“安能为轩辕,独往入窅冥”为全诗主旨。

全诗可分为三段。开头六句为第一段,写帝王们身居豪华富丽的宫殿,身边美女娇娃成群,享尽人间荣华富贵,而对此仍不满足,妄想成仙升天。中间五句为第二段,写帝王游冶苑池,宫女歌笑,钟鼓齐鸣,百姓祝福。这一段浓墨重彩,写尽了帝王们极尽声色的奢靡生活,看似歌功颂德,暗含讽谏之意。最后十句为第三段,表达诗人的观点:求神成仙是不可能成功的,不可能像轩辕黄帝那样聆听到广成子的教诲,也不会像轩辕黄帝那样乘龙上天,最终还得留在自己的京城。只有清静无为,才能治国安民。末二句,企望唐玄宗成就伟业,垂名万古。

大多数献给皇帝的诗歌都比较拘谨,生怕有不当之处,李白的这首乐府诗,写如行云流水,婉转动听,应该说是成功的。既飘飘欲仙,又不卑不亢,规劝之意明显,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

关于《春日行》的相关故事

仙姿翩翩――论李白和苏轼自由超举的美丽人生

摘要:李白和苏轼秉有着相同的自由超越的精神特质,他们这样的精神特质呈现在各自的诗歌和词作中。李白和苏轼的自由精神是从现世的政治苦难中超越而来的,其自由精神的实质是“创造性天真”。如此生命特质既使得他们保持着特立独行的世间姿态,同时还使得他们的诗歌和词作创作产生了不束缚于格律和形式的特点。

关键词:李白;苏轼;自由;天真

中图分类号:I206.2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2―2589(2009)30―0243―02

李白和苏轼都被后世公认为仙,李白被称为诗仙、谪仙,苏轼被称为苏仙、坡仙,许有壬道:“谪仙人品世无伦,况得坡仙重写真。”(许有壬《至正集》卷二十六),宋代徐积说“噫嘻奇哉!自开辟以来不知几千万余年……忽生李诗仙……盖有诗人以来,我未尝见大泽深山……有如此之人,有如此之诗!”(《李太白杂言》)苏东坡的文字“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被评为“仙笔也,读之若玉宇琼楼,高寒澄澈”(《唐宋十大家全集录东坡集录》)。现世的遭际无论穷达宠辱最终都无碍于李白和苏轼于尘世高蹈的自由心灵,他们的翩翩仙羽不会被世间的沉重拖坠下来,仙之誉对于他们来说是恰如其份的。

在中国文坛上震古烁今的影响力方面堪与李白相比肩者寥寥,李白已成为中国的重要文化符号,若要解读李白的文化人格,其作品是最可靠的途径。李白在作品中进行了充分的自我表现,在王琦注本《李太白全集》中,“我”字出现了408次之多,“余”字和“吾”字出现次数分别是176次、116次[1],可见李白的作品是作者思考自我生命的精神结晶,从中解读李白的文化人格自是当然之理。酒和月是李白诗歌的中心意象,“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日月”、“交道方险口。斗酒强然诺”、“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後千载名”……学者有言:“为了把这醉心自由的情态张扬到极致,李白寻觅到两个最真切最传神的意象――酒与月。李白善饮,他的酒杯里装满了盛唐的月光,这两种物象也最能体现盛唐精神,酒在李白那里潇洒而奔放,月亮在他那里高古而圆融,李白唱出了盛唐的最强音。”[2]133酒和月的双重意象叠合成了李白的自由心象,脱却一切束缚、无可羁勒的自由是李白精神的中心特质。

苏轼将词作为诗之裔,苏轼笔下开始了自我整体人格与词的广泛融合,王兆鹏《论东坡范式――兼论唐宋词的演变》一文中说东坡词“建立起一种新的范式,即把题材的取向从他人回归到自我,像写诗那样从现实生活中撷取主题,捕捉表现对象,着重表现自我、抒发自我的情志。”[3]所以,我们亦可循着苏轼之词来解读苏轼的文化人格。杨罗生《自由之歌――论苏轼词的本质内核》一文将自由析为苏轼词心主脉和人格的至高追求,“我们认为,苏轼的词与他的诗文书画,均是其性格的自然流露,而其性格的核心可用两个字概括:‘自由’”[4]42。酒和月亦是苏轼词篇中的惯常意象,“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苏轼《水调歌头》)、“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苏轼《满庭芳》)、“推枕惘然不见,但空江、月明里”(《水龙吟》)、“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念奴娇》)……从这些酒月词中可体味出宋词人苏轼自由之子的生命性情与李白庶几相似,“这种精神上的真自由、真解放,才能把我们的胸襟像一朵花似地展开,接受宇宙和人生的全景,了解它的意义,体会它深沉的境地。”[5]109多少人为外物所缚或庸人自扰作茧自缚,心灵蜷缩在黑暗的洞穴中,生命因之失落了可贵的自由,所以文化史上仅存的少数如苏轼和李白之类的自由之子会令人倍觉可贵可珍可赏。

自由之子苏轼和李白的心灵自由都是从现世挫折中辗转升腾而来的,李白自幼怀有宏大的经世志向,“卷其丹书,匣其瑶瑟,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孟少府移文书》)安淇先生说:“他形形色色的思想中自有一根巨大的红线贯穿始终。这就是封建盛世所激发出来的雄心壮志,要实现伟大的抱负,要建立不朽的功业。一念之贞,终身不渝,欲罢不能,至死方休。在这一点上,他同屈原一样,同杜甫一样,同一切伟大的历史人物一样。他们的一生都像一场热恋、一场苦恋,一场生死恋。”[6]7-8李白的政治热恋最初似乎有着不错的回应,由于玉真公主的引荐,唐玄宗下诏征李白入京,“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李阳冰《草堂集序》)但他如同封建社会的若干青年才俊一样最终陷入了政治单恋和失恋中,唐玄宗认为他“固穷相”“非廊庙器”,只是以点缀升平、助兴取乐的倡优蓄养之。孟ぁ侗臼率》载:“尝因宫人行乐,(玄宗)谓高力士曰:‘对此美景良辰,岂可独以声伎为娱,倘时得逸才词人吟咏人,可以夸耀于后。’遂命召白。时宁王邀白饮酒,已醉;既至,拜舞颓然。”他不过是一件点缀皇帝风雅情怀的饰物而已,李白短暂的庙堂之行最终以“白玉栖青蝇,君臣忽行路”(《赠历阳宗少府诗》)的结局收常

苏轼自幼便立下了“致君尧舜”的雄心壮志,“不有益于今,必有为于后,决不碌碌与草木同腐”(《答李方叔书》),雄心勃勃,意欲在世间站立成壁立千仞的姿势,辅佐君王成就千秋大业。如此高才伟识忠肝义胆之人能得到施展政治抱负的舞台吗历史的回答让人扼腕,苏轼一生仕途蹭蹬,既不见容于元丰,也不为绍圣当权者所喜,屡遭贬斥外放,甚至遭逢百日“缧绁之苦”,神宗元丰二年苏轼被捕,史乘中记载道:“其始弹劾之峻,追取之暴,人皆为轼危”(孔平仲《孔氏谈苑》)。苏轼暮年被贬斥海外,生活亦极为艰辛,“老人住海外如昨,但近来多病,瘦悴不复往日,不知余年复得相见否循、惠不得书久矣,旅况牢落,不言可知。又海南经岁不熟,饮食百物艰难,及泉广海泊绝不至,药物酱酢等皆无,厄穷至此,委命而已。”(苏轼《与元老侄孙书》《苏文忠公海外集》卷四)

志与时违、才命相妨之才士常见之不幸在李白和苏轼身上得以应验,千载之下令人为之叹息。生命遇挫时李白笔下偶尔也曾出现过妥胁之音,欲劝导自己不必非得去弹奏《阳春白雪》,《下里巴人》不是听众更多吗不是更易获得满场喝彩吗但他们内心深处根本无法认同这种混迹于常人的零度人生,本是“视万乘如僚友,戏同俦如草芥”的自由之子,怎能允许自己走入黯淡混浊的庸人队列,苏轼之月下孤鸿也终是“拣尽寒枝不肯栖”,两位自由之子的飞腾双羽实由天资秉赋和现实苦难和合而成,他们最终还是籍着灵魂的自由将自己从政治失败的苦难淤泥中救赎了出来。

自由之子无视世间法则,褒有着天真的赤子之心,林庚先生说:“李白的诗是最天真的,这使得他的风格达于惊人的淳朴。”[7]53李白本人亦持有以天真为至美的美学观,“圣代复元古,垂衣贵清真”(《古风五十九首》其一)、“一曲裴然子,雕虫伤天真。棘刺造沐猴,三年费精神”(《古风五十九首》其三十五)。苏轼的生命观、文艺观亦如是,“且陶陶、乐尽天真”(苏轼《行香子》)、“天真烂漫是吾师”(《画禅室随笔论用笔》)。法国文艺理论家雅克马利坦称这种异于孩童蒙昧期的别一种天真为天才的“创造性天真”,他说:“从根本上说,天才与在无比深刻的层次上,在难以接近的灵魂幽深处形成的诗性直觉有关,一旦天才被用来表达形成那些创造领域的特点的特殊性质时,我们则苦于找不到一个适合于它的名词。我,所能设想的一个缺点最少的名词是‘创造性天真’……这种带着诗性直觉的不可遏制的力量和自由的创造性天真。”[8]272-273成人的“这种带着诗性直觉的不可遏制的力量和自由的创造性天真”是模仿不来的,亦非学力所及,这样的人水晶球般散发着通体透明的光茫,烛照着落满世俗灰尘、人文灰尘的沉沦者的灰暗面庞,令其产生隐隐然的触动,触动其回忆起人类黄金童年时代天真纯净的自由远景。

自由之子“自不屑束缚于格律、对偶与雕绘者争胜”(赵翼《瓯北诗话》),李白千余首诗中五律七十多首,七律仅十二首,在盛唐诗人律诗创作如日中天时,李白的诗歌却选择了形式上更为自由的古诗和乐府这两种体裁,清人毛先舒云:“太白天纵逸才,落笔惊挺,其歌行跌宕自喜,不闲整栗,唐初规制,扫地欲尽矣。”(《清诗话续编》本《诗辨坻》)苏轼亦同样不为形式所拘,陆游曰:“公非不能歌,但豪放,不喜剪裁以就声律耳。试取东坡诸词歌之,曲终,觉天风海雨逼人。”(《历代诗余》卷一百十五引)自由之子怎肯带着镣铐舞蹈自由之子们纵笔挥洒,笔底流淌出一篇篇风神悠远、自在天然的绝佳文字,屈大均《粤游杂咏序》中言李白诗歌“鼓之舞之以尽神,由神入化”、马泣《秋窗随笔》五二条谓李白《绿水曲》“荷花娇欲语”一诗“风神摇荡,一语百情”,李白的诗歌中不见语言文字,只见天真性情。苏轼的词作亦如是,元好问曰:“自东坡一出,情性之外,不知有文字,真有‘一洗万古凡马空’气象。”(《遗山文集》卷三十六)不见文艺规则,只见心手自由,他们的作品一语又何止百情,语言外是自由之子略无涯际的广阔、博大、不受拘缚的自由心灵世界,后人在李白、苏轼的文学场中获得了深深的灵魂满足。

参考文献:

[1]李白著,王琦注.李太白全集[J].北京:中华书局,1997.

[2]傅道彬.歌者的悲欢:唐代诗人的心路历程[M].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6.

[3]王兆鹏.论东坡范式――兼论唐宋词的演变[J].社会科学研究,1989,(4).

[4]杨罗生.自由之歌――论苏轼词的本质内核[J].云梦学刊,1998,(4).

[5]宗白华.艺境[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6]安旗主编.李白全集编年注释[M].成都:巴蜀书社,1990.

[7]林庚.诗人李白[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8](法)雅克马利坦著,刘有元,罗选民译.艺术与诗中的创造性直觉[M].上海:三联书店,1991.

(责任编辑/田苗)


《春日行》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春日行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春日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春日行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79.html

《春日行》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春日行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春日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