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词三首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清平调词三首》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游仙

清平调词三首

云想衣裳花相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秾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译文】:

1、清平调:一种歌的曲调,“平调、清调、瑟调”皆周房中之遗声。

2、槛:有格子的门窗。

3、华:通花。

4、群玉山:神话中的仙山,传说是西王母住的地方

5、瑶台:传说中仙子住的地方。

【韵译】:

云霞是她的衣裳,花儿是她的颜容;

春风吹拂栏杆,露珠润泽花色更浓。

如此天姿国色,若不见于群玉山头,

那一定只有在瑶台月下,才能相逢!

【赏析】:

??这三首诗是李白在长安为翰林时所作。有一次,唐明皇与杨贵妃在沉香亭观赏牡

丹,因命李白作新乐章,李白奉旨作了这三章。

??第一首,以牡丹花比贵妃的美艳。首句以云霞比衣服,以花比容貌;二句写花受

春风露华润泽,犹如妃子受君王宠幸;三句以仙女比贵妃;四句以嫦娥比贵妃。这样

反复作比,塑造了艳丽有如牡丹的美人形象。然而,诗人采用云、花、露、玉山、瑶

台、月色,一色素淡字眼,赞美了贵妃的丰满姿容,却不露痕迹。

??第二首,写贵妃的受宠幸。首句写花受香露,衬托贵妃君王宠幸;二句写楚王遇

神女的虚妄,衬托贵妃之沐实惠;三、四句写赵飞燕堪称绝代佳人,却靠新妆专宠,

衬托贵妃的天然国色。诗人用抑扬法,抑神女与飞燕,以扬杨贵妃的花容月貌。

??第三首,总承一、二两首,把牡丹和杨贵妃与君王揉合,融为一体:首句写名花

与倾国相融;二句写君王的欢愉,“带笑看”三字,贯穿了三者,把牡丹、贵妃、明

皇三位一体化了。三、四句写君王在沉香亭依偎贵妃赏花,所有胸中忧恨全然消释。

人倚阑干、花在栏外,多么优雅,多么风流!

??全诗语言艳丽,句句金玉,字字流葩,人花交映,迷离恍惚。无怪乎深为玄欣

赏,贵妃喜爱。

这三首诗是李白在长安供奉翰林时所作。一日,玄宗和杨妃在宫中观牡丹花,因命李白写新乐章,李白奉诏而作。在三首诗中,把木芍药(牡丹)和杨妃交互在一起写,花即是人,人即是花,把人面花光浑融一片,同蒙唐玄宗的恩泽。从篇章结构上说,第一首从空间来写,把读者引入蟾宫阆苑;第二首从时间来写,把读者引入楚襄王的阳台,汉成帝的宫廷;第三首归到目前的现实,点明唐宫中的沉香亭北。诗笔不仅挥洒自如,而且相互钩带。“其一”中的春风,和“其三”中的春风,前后遥相呼应。

第一首,一起七字:“云想衣裳花想容,”把杨妃的衣服,写成真如霓裳羽衣一般,簇拥着她那丰满的玉容。“想”字有正反两面的理解,可以说是见云而想到衣裳,见花而想到容貌,也可以说把衣裳想象为云,把容貌想象为花,这样交互参差,七字之中就给人以花团锦簇之感。接下去“春风拂槛露华浓”,进一步以“露华浓”来点染花容,美丽的牡丹花在晶莹的露水中显得更加艳冶,这就使上句更为酣满,同时也以风露暗喻君王的恩泽,使花容人面倍见精神。下面,诗人的想象忽又升腾到天堂西王母所居的群玉山、瑶台。“若非”、“会向”,诗人故作选择,意实肯定:这样超绝人寰的花容,恐怕只有在上天仙境才能见到!玉山、瑶台、月色,一色素淡的字眼,映衬花容人面,使人自然联想到白玉般的人儿,又象一朵温馨的白牡丹花。与此同时,诗人又不露痕迹,把杨妃比作天女下凡,真是精妙至极。

第二首,起句“一枝红艳露凝香”,不但写色,而且写香;不但写天然的美,而且写含露的美,比上首的“露华浓”更进一层。“云雨巫山枉断肠”用楚襄王的故事,把上句的花,加以人化,指出楚王为神女而断肠,其实梦中的神女,那里及得到当前的花容人面!再算下来,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可算得绝代美人了,可是赵飞燕还得倚仗新妆,那里及得眼前花容月貌般的杨妃,不须脂粉,便是天然绝色。这一首以压低神女和飞燕,来抬高杨妃,借古喻今,亦是尊题之法。相传赵飞燕体态轻盈,能站在宫人手托的水晶盘中歌舞,而杨妃则比较丰肥,固有“环肥燕瘦”之语(杨贵妃名玉环)。后人据此就编造事实,说杨妃极喜此三诗,时常吟哦,高力士因李白曾命之脱靴,认为大辱,就向杨妃进谗,说李白以飞燕之瘦,讥杨妃之肥,以飞燕之私通赤凤,讥杨妃之宫闱不检。李白诗中果有此意,首先就瞒不过博学能文的玄宗,而且杨妃也不是毫无文化修养的人。据原诗来看,很明显是抑古尊今,好事之徒,强加曲解,其实是不可通的。

第三首从仙境古人返回到现实。起首二句“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倾国”美人,当然指杨妃,诗到此处才正面点出,并用“两相欢”把牡丹和“倾国”合为一提,“带笑看”三字再来一统,使牡丹、杨妃、玄宗三位一体,融合在一起了。由于第二句的“笑”,逗起了第三句的“解释春风无限恨”,春风两字即君王之代词,这一句,把牡丹美人动人的姿色写得情趣盎然,君王既带笑,当然无恨,恨都为之消释了。末句点明玄宗杨妃赏花地点──“沉香亭北”。花在阑外,人倚阑干,多么优雅风流。

这三首诗,语语浓艳,字字流葩,而最突出的是将花与人浑融在一起写,如“云想衣裳花想容”,又似在写花光,又似在写人面。“一枝红艳露凝香”,也都是人、物交溶,言在此而意在彼。读这三首诗,如觉春风满纸,花光满眼,人面迷离,不待什么刻画,而自然使人觉得这是牡丹,这是美人玉色,而不是别的。无怪这三首诗当时就深为唐玄宗所赞赏。

(沈熙乾)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天地赌一掷,未能忘战争。试涉霸王略,将期轩冕荣。

时命乃大谬,弃之海上行。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

剑非万人敌,文窃四海声。儿戏不足道,五噫出西京。

临当欲去时,慷慨泪沾缨。叹君倜傥才,标举冠群英。

开筵引祖帐,慰此远徂征。鞍马若浮云,送余骠骑亭。

歌钟不尽意,白日落昆明。十月到幽州,戈鋋若罗星。

君王弃北海,扫地借长鲸。呼吸走百川,燕然可摧倾。

心知不得语,却欲栖蓬瀛。弯弧惧天狼,挟矢不敢张。

揽涕黄金台,呼天哭昭王。无人贵骏骨,騄耳空腾骧。

乐毅倘再生,于今亦奔亡。蹉跎不得意,驱马还贵乡。

逢君听弦歌,肃穆坐华堂。百里独太古,陶然卧羲皇。

征乐昌乐馆,开筵列壶觞。贤豪间青娥,对烛俨成行。

醉舞纷绮席,清歌绕飞梁。欢娱未终朝,秩满归咸阳。

祖道拥万人,供帐遥相望。一别隔千里,荣枯异炎凉。

炎凉几度改,九土中横溃。汉甲连胡兵,沙尘暗云海。

草木摇杀气,星辰无光彩。白骨成丘山,苍生竟何罪。

函关壮帝居,国命悬哥舒。长戟三十万,开门纳凶渠。

公卿如犬羊,忠谠醢与菹。二圣出游豫,两京遂丘墟。

帝子许专征,秉旄控强楚。节制非桓文,军师拥熊虎。

人心失去就,贼势腾风雨。惟君固房陵,诚节冠终古。

仆卧香炉顶,餐霞漱瑶泉。门开九江转,枕下五湖连。

半夜水军来,浔阳满旌旃。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

徒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

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扫荡六合清,仍为负霜草。

日月无偏照,何由诉苍昊。良牧称神明,深仁恤交道。

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顾惭祢处士,虚对鹦鹉洲。

樊山霸气尽,寥落天地秋。江带峨眉雪,川横三峡流。

万舸此中来,连帆过扬州。送此万里目,旷然散我愁。

纱窗倚天开,水树绿如发。窥日畏衔山,促酒喜得月。

吴娃与越艳,窈窕夸铅红。呼来上云梯,含笑出帘栊。

对客小垂手,罗衣舞春风。宾跪请休息,主人情未极。

览君荆山作,江鲍堪动色。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逸兴横素襟,无时不招寻。朱门拥虎士,列戟何森森。

剪凿竹石开,萦流涨清深。登台坐水阁,吐论多英音。

片辞贵白璧,一诺轻黄金。谓我不愧君,青鸟明丹心。

五色云间鹊,飞鸣天上来。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

暖气变寒谷,炎烟生死灰。君登凤池去,忽弃贾生才。

桀犬尚吠尧,匈奴笑千秋。中夜四五叹,常为大国忧。

旌旆夹两山,黄河当中流。连鸡不得进,饮马空夷犹。

安得羿善射,一箭落旄头。

【注释】:

原题: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

关于《清平调词三首》的相关故事

诗人李白,如果不论他的文才,只看他的生活作风,完全是个酒色之徒。他曾写过一首诗:葡萄酒,金叵萝,胡姬十五细马驼。玳瑁宴上怀里醉,芙蓉帐内奈君何!内容写一个15岁的胡族少女,李白一面喝酒一面就把她嫖了。

中国古代的妓女种类极其繁多,在明代著名文学家冯梦龙所著的《黄莺儿》一书中,就列出四十多种,不过他的分法比较繁琐。看来比较符合实际情形的是,如果以服务对象区分,可分为宫妓、官妓、营妓、家妓、市妓等;如果以所属性质区分,可分为公妓与私妓;如果以职业性质区分,可分为歌妓、舞妓、乐妓、优妓等;如果以年龄区分,可分为老妓与雏妓等。

中国古代的妓女出现较早的是宫妓、官妓、营妓与家妓,她们可以统称为公妓,为少数特权者服务,多来源于暴力压迫,如掠夺或以罪人的妻女籍没为官妓;而市妓、私妓则多出自金钱的原因,实现“金钱面前人人平等”。

歌妓、舞妓、乐妓、优妓等是以艺术表演为主,卖身为辅。从这些妓女到以“上床”为主的妓女,有一个发展过程。这些妓女,代表了中国古代的音乐水平、舞蹈水平、戏剧水平,体现出一种妓女文化,而且体现出中国古代的文人雅士狎妓往往以精神享受辅以肉体享受的特点。

至于把妓女分成老妓和雏妓等,有的女性还未成年就要遭受男子的蹂躏,有的女性年老多病还要操此贱业,则体现了妓女生涯的残酷性。

中国古代妓女的来源大致有三:战俘、籍没和货卖。总而言之,是男子以强权、暴力或金钱来蹂躏女子。宫妓、官妓、营妓和家妓多是被强权和暴力攫取,并靠强权和暴力维持,这从她们可以被主人任意买卖、赠送、交换、杀害而明显地看出来,当然蓄养大量妓女也少不了花钱。可是市妓和私妓则相对比较“自由”,能够比较“平等”(当然事实上仍是男女不平等)地实现金钱与肉体的交换,这是商品经济的产物,而且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而发展,这种妓女似乎更能体现卖淫的本质。在奴隶制条件下,奴隶主用赤裸裸的暴力蹂躏妇女;在封建制条件下,封建领主用强权来实现其对农民女儿的“初夜权”;而在商品经济(其高度发展则为资本主义)条件下,富人则凭借金钱来玩弄女子——在中国古代妓女演变史上,这三者兼而有之。

在中国历史上,到了汉、唐之际,卖淫业已逐渐从官办转为民营,达到了十分兴盛的程度。达官贵人、文人雅士几乎无不嫖妓,更不用说商井市民了。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诗词作品中,有不少都有风花雪月、倚翠偎红的内容。李白、卢照邻、张祜、李商隐等,都是这样。例如大诗人李白,如果不论他的文才,只看他的生活作风,完全是个酒色之徒。他曾写过一首诗:

葡萄酒,金叵萝,胡姬十五细马驼。

玳瑁宴上怀里醉,芙蓉帐内奈君何!

内容写一个15岁的胡族少女,李白一面喝酒一面就把她嫖了。

到了宋代中期以后,提倡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的理论,社会上逐渐实行性禁锢。其实,宋代的高官,几乎没有不嫖妓的,像苏轼、欧阳修等,都是“大嫖家”,出游都要带一群妓女,更不要说那些没有多少文化的权臣了。身居宰相高位、又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不涉狎邪,在宋代可谓凤毛麟角,当时还被人斥为“诡诈不通”呢!

最荒唐的是宋朝的风流皇帝宋徽宗了,他对六宫粉黛玩腻了,竟微服外出嫖市妓。他似乎是历史上记载的第一个偷偷摸摸地溜出宫门嫖妓的皇帝,明、清两代有些皇帝不过是步其后尘。徽宗的风流事情不少,他“累至汴京填安坊京妓李师师家,计前后赐金银、钱帛、器用食物等不下十万”。“宋礼宗癸丑元夕呼妓入禁中,有唐安安者,歌色绝伦,帝爱幸之”。

有这么一件真实的事情:宋徽宗宠爱当时京师名妓李师师,当然李师师还有其他不少情人。有一天李师师正和一个叫周邦彦的人(他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著名的词人)恩爱,忽然听说皇帝来了,周邦彦吓得赶快钻入床下去了。宋徽宗进来后,和李师师的喁喁情话以及云雨之声都被周邦彦听到了,就写进词里去了。宋徽宗知道了以后大怒,下旨把周邦彦逐出京师。周邦彦临走那一天,宋徽宗问李师师:“他走时有什么新作呢?”李师师就把周邦彦的新词给他看,宋徽宗看了大为赞赏,又把周邦彦召回封为大乐正。

到了明清,北京、南京、扬州、苏州、大同、杭州这些地方,都是妓院林立、妓风大盛的繁华之地。在元、明、清开国之初,朝廷都曾严令禁娼,但是只过了三四十年,妓风愈炽。在清代也发生过皇帝嫖娼的事,同治帝叫小太监带路微服出宫嫖娼,据说最后是染上梅毒而死的。


《清平调词三首》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清平调词三首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清平调词三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清平调词三首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839.html

《清平调词三首》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清平调词三首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清平调词三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