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别从甥高五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赠别从甥高五》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赠别

赠别从甥高五

鱼目高泰山,不如一玙璠。贤甥即明月,声价动天门。

能成吾宅相,不减魏阳元。自顾寡筹略,功名安所存。

五木思一掷,如绳系穷猿。枥中骏马空,堂上醉人喧。

黄金久已罄,为报故交恩。闻君陇西行,使我惊心魂。

与尔共飘飖,云天各飞翻。江水流或卷,此心难具论。

贫家羞好客,语拙觉辞繁。三朝空错莫,对饭却惭冤。

自笑我非夫,生事多契阔。蓄积万古愤,向谁得开豁。

天地一浮云,此身乃毫末。忽见无端倪,太虚可包括。

去去何足道,临歧空复愁。肝胆不楚越,山河亦衾裯。

云龙若相从,明主会见收。成功解相访,溪水桃花流。

赠郭季鹰

河东郭有道,于世若浮云。盛德无我位,清光独映君。

耻将鸡并食,长与凤为群。一击九千仞,相期凌紫氛。

关于《赠别从甥高五》的相关故事

再从《上李邕》看李白与李邕的交往

李白《上李邕》诗历来备受人们的关注,关于此诗创作的时间和地点众说纷纭,且对两李关系持冷遇说的不乏其人。我在研究李邕的过程中,通过对李邕性格的分析及参考相关史料,认为《上李邕》中体现的两李关系可以另立新说。

且先对各家观点进行分析。钱谦益认为此诗作于天宝四载,李邕、李白、杜甫、高适等人会于齐州之时。王琦在《李太白年谱》中标注此诗乃李白少年之作,近代有很多学者,如葛景春、安旗等均延续此观点并持冷遇说。刘友竹在《李白与李邕关系考》中认同冷遇说。李曼农先生提出此诗作于开元二十三年,当时李邕从沣州司马迁为括州刺史,途经家乡江夏,李白前往拜访时之作。[1]同时他也说“李白作此诗是带一些不服气的情绪”。以上学者多数持冷遇说,或赞同冷遇说。对于以上诸位学者所持观点,我认同李曼农先生关于此诗是开元二十三年江夏之作的结论。至于此诗涉及到的两李交往,我则认为李白此次拜访李邕并没遭受冷遇,也没有不服气,而且还与李邕结成了忘年的知己之交。

这得从李白为什么要拜访李邕说起。李白为什么要拜访李邕,怎么就觉得李邕会援引提携自己?李白为什么在这首带有干谒意味的诗中自比大鹏?

李邕是著名《文逊注家李善之子,唐代名士,其“文章,书翰,正直,词辩,义烈,英迈”皆过人,时号“六绝”。因官居北海太守,世称“李北海”,在文坛享有盛誉。李邕重义爱士,乐于奖掖后进。如,李邕闻崔颢诗名,虚舍邀请光临。杜甫少贫不自振,客吴越、齐赵间,李邕奇其材,先往见之。李邕是负一代宿望的大手笔,因欣赏萧颖士之才,将《进芝草表》假手颖士以扬其名。高适在草野尚未入仕时,李邕曾作《鹘赋》给予勉励。从李邕对崔颢的盛邀,对杜甫的照顾,对萧颖士的推挹,对高适的垂青,都说明李邕对青年才俊的重视。文才出众的李白相信李邕也会给自己特别的礼遇。

何况李白与李邕同姓。唐代官场之中,盛行结血缘、地缘、师生缘、同姓缘以相互提携照应之风。如张九龄与张说同姓,张说素重张九龄,张九龄亦依附之,因张说的照顾提携,张九龄很快就由司勋员外郎转为中书舍人。①唐代又是李姓的天下,风行诸李联宗之法,张尔岐《蒿庵闲话》有云:“近俗喜联宗,凡同姓者,势可藉,得可资,无不兄弟叔┱咭印4朔绱笫⒂谔疲其时重旧姓,故竞相依附。至于每放一榜,诸中式人与主司同姓则为,其母与主司同姓则为甥,其妻与主司同姓则为伲与主司之母同姓则为表,与主司之妻同姓则为妻。姓稍孤僻,或上推至祖曾祖母,必求有当。交互组织,无非嫡亲骨肉,真异事也。”[3]18李白也是每逢李姓辄认作兄弟叔,他认李邕为同宗,自然多了一层亲切感。李白在《题江夏修静寺》诗中就直呼“我家北海宅”。

再则,在李白与李邕交往之前,有人可能已向李白重点推介过李邕――此人就是崔成甫。崔成甫是李邕好友崔沔的长子,②他是李白一生交游中很重要的人物,开元二十二年,与李白在洛阳初次相识。③李白在《赠崔侍御》诗中说到“洛阳因剧孟,托宿话胸襟”,《汉书》记剧孟是洛阳人,以侠义显。李、崔交往诗中多次提到剧孟,可知崔成甫也应当是豪侠之人。崔成甫对既为父执,又同为豪侠之人的李邕,应该非常钦佩和了解,与李白“托宿话胸襟”时自然会推崇李邕。李白此前即使未见李邕其人,但有了崔成甫的介绍,对拜访李邕应更充满期待。

李白以什么样的方式拜见李邕,才能得到他的赏识和荐举呢?李邕既是政坛名臣,更是文坛奇才,如果在李邕面前直接表达援引之意,未免落俗。李白曾在《大鹏赋》中以大鹏自比,委婉地表达了希望有名公汲引之意。此次李白为拜见李邕,作《上李邕》诗,再次以大鹏自比,既正面地展示了自己鹏飞万里的远大志向,又侧面表达了对李邕的期待:希望借李邕政治推挹之风力,助自己像大鹏一样高飞。

拜访李邕使李白“激昂青云”的理想再度激荡,并对展望中的仕途作出不同寻常的假设:“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李白认为只要李邕助之以力,使自己得以进入政治舞台,就可以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大展才华,在政治上造成非凡影响。正因有如此胆气,李白用孔子尚言“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之事,直言要求李邕也要像孔子重视后来者一样重视自己:“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不可轻年少。”

李白此言,如同把李邕视为平交。明人朱谏和今人安旗等都意识到此句“如语平交”的口吻,朱谏认为李白这种行为有别于拜见其他官员之礼,进而对此诗的真伪提出怀疑:

今玩诗意,如语平交,且辞意浅薄而夸,又非所以谒大官见长者待师儒之礼也。蹲虽不羁,其赠崔侍卫御、韦秘书、张卫尉、孟浩然等,作辞皆谨重而无亵慢之意,次及徐安宜、卢主簿、王瑕丘、韦参军、何判官等,虽有尊卑之殊,俱尽欢洽之情,无有谩辞,只李邕乎!以此益可疑矣。[4]64安旗先生则认为这是李白年轻气盛,阅历不足,未谙礼节:

诗中既有“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之语,自应是早年所作。正缘作时尚是年少后生,初入世途,未谙谒大官见长者待师儒之礼,又兼年少气盛,如初生之犊,故于李邕敢以敌体之礼自居,如语平交。[5]17

朱、安二氏因为不太了解李白对李邕的认识,所以解读似有偏差。

李白确实是以平交的语气在向李邕提要求,这正表明了李白视李邕为知己,所以以平等的语气向李邕陈情。李白之所以把李邕视为知己,是因为他与李邕之间有许多相似点:

其一,两人都是天才英特,博学善文。李邕年少即才学过人,十五岁以前就补益乃翁的《文逊注,后遍读秘阁书籍,探学深奥。《群书考索》卷四十六称:“王充、荀悦、李邕之徒,皆一览而能记,此则不待学力而能议牺尊之形,辨阮咸之器,识琅琊之稻,悟绸络之灰,此则以学而后知者也。”[6]而李白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十五岁作赋凌相如。苏F初见李白就称叹李白之才:“此子天才英丽,下笔不休,虽风力未成,且见专车之骨。”

其二,两人轻财好施,侠义豪迈。《唐摭言》卷四气义条言:“李北海年十七,携三百缣就纳国色,偶遇人启护,倾囊救之。”李白自幼尚任侠,好剑术,所至尚意气,重然诺。“曩昔,尝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落魄公子,悉皆济之。”这注定李白与李邕的交往有与众不同之处。

其三,两人都容貌奇特,惺惺相惜。《新唐书》李邕本传载:“人间传其眉目异,至阡陌聚观,后生望风内谒,门巷填隘。”孟ぁ侗臼率》高逸第三则说:“李白初至京师,舍于逆旅,贺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复请所为文……号为谪仙。”崔宗之《赠李十二白》称李白“双眸光照人”。

其四,两人志向高远,气概不凡。李邕《石赋》曾借石之期盼“列在王庭”作“承听政之梁柱”,成为王庭重臣的愿望。李白“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的追求更是众所周知。

所以,尽管李白与李邕相差二十六岁,政治地地位悬殊,但这些相似之处可以缩短他们的年龄差距,也可以缩短他们交往的心理距离。正因为李白在情感上对李邕的认同,以及他们之间诸多的相似,使李白在拜见李邕时能率性自然,既可尽情展望未来,坦陈人生态度,也可直言提要求,并且李白在直言中也不失敬重。南宋刘克庄就指出:“世谓谪仙眼空四海,然《上李邕》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则尽尊宿之敬。”[7]

那么,李邕又是如何回应的呢?且看李邕残存的佚诗:

我有方寸心,安在六尺躯。怀山复怀□,□□□□□。水能澄不浑,剑用持复酬。珠已含报恩,□□□□□。□□贫与富,但愿一相如。[8]尽管文字不全,但可看出李邕在此诗中抒发人生志向,概述人生经历,表明人生态度,表达结交知己的愿望:不管人生穷达,只要有“相如”作知己,则足以慰平生。那么此“相如”指谁呢?可能就是李白。

李白有很深的“相如情结”,正如赵昌平先生所指出的:“早年李白对赋学,尤其是对司马相如赋的关注使李白心中形成一种‘相如情结’”。④司马相如是李白少年时学习的楷模和标杆,也是李白成年后所自比的对象,并在诗文中多次提到相如。李白仗剑远游,即是因司马相如在《子虚赋》中大夸云梦之事,遂至云梦。⑤南宋葛立方《韵语阳秋》卷五的评论也肯定了李白深厚的“相如情结”:

李白《赠崔侍御诗》云:“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何当赤车使,再往召相如。”相如盖自谓也。观此则白不可谓无心于仕进者。然当时慢侮力士,略不为身谋,旋致贬逐,而曾不悔,使其欲仕之心切必不如是。先是,苏F为益州长史,见白异之,曰:“是子天才英特,少益以学,可比相如。”故白诗中每以相如自比。《赠从弟之遥》曰:“汉家天子驰驷马,赤车蜀道迎相如。”《自汉阳病酒归》曰:“圣主还听《子虚赋》,相如却欲论文章。”《赠张镐》曰:“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白自比为相如,非止一诗也。[9]

经过此番交往,李邕可能也了解了李白的相如情结,因而作上面的无题佚诗,回复李白,且以“相如”称指李白,明示李白为知己之交。李白与李邕在此次交往中,抒发理想,憧憬未来,“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共鸣,轻松的氛围,激昂的谈话,都是李白一生中美好的情感体验,成为李白难以忘怀的记忆。在李邕被李林甫谋害后,李白呼喊“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李白流放夜郎途经夏,特意重访李邕旧宅,并题诗:“我家北海宅,作寺南江滨。空庭无玉树,高殿坐幽人。书带留青草,琴堂幂素尘。平生种桃李,寂灭不成春。”面对物事人非,表达了对李邕的深情怀念。

注释:

①《旧唐书张九龄传》:“开元十年,三迁司勋员外郎。时张说为中书令,与九龄同姓,叙为昭穆,尤亲重之,常谓人曰:‘后来词人称首也。’九龄既欣知己,亦依附焉。十一年,拜中书舍人。”

②李邕在《崔沔》墓志言“邕十三同学,廿同游,昼连榻于蓬山,夕比足于书幌。直则为友,道则为师。”

③郁贤皓先生在《李白诗中崔侍御考辨》一文中考证,李白与崔成甫初次相识在洛阳,相识的时间应在崔沔任东都副留守时。笔者进一步考证,《崔沔墓志》:“皇上有事泰山,观大礼,加朝散大夫,因上计,分掌吏部选事。未几,入为左散骑常侍,兼判国子祭酒。始东都副留守,复秘书监。上籍田东都,留守□太子宾客,兼怀州刺史。俄而去兼,加通议大夫,终东都副留守,时春秋六十有七。呜呼!以开元廿七年十一月七日,薨于居守之内馆。”又《唐会要》卷十七记“开元二十二年正月十八日敕文。……太子宾客崔沔议曰。”由此可知崔沔任东都副留守至少从开元二十二年起至开元二十七年,崔成甫在此期间应生活在洛阳。据《李白诗文系年》李白应于开元二十二年和开元二十六两次去洛阳。那么他们初识是哪一年呢?

李白有《赠崔侍御》诗言“洛阳因剧孟,托宿话胸襟”,又李白在《结客少年场行》中说“结客洛门东”、“托交从剧孟”,诗中少年客应该就是成甫。由此推李白与崔成甫结交时,成甫尚年少应不满二十岁,郁先生据成甫同父不同母的仲妹生年开元五年,推成甫生于开元元年左右较保守,成甫也可能生于开元三年,那么李白开元二十二遇成甫时,成甫不足二十岁,故推他们初次相遇于此年。

④赵昌平《李白的“相如情结”》,周勋初编《李白研究》,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

⑤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南穷苍梧,东h溟海,见乡人相如大夸云梦之事,云楚有七桑遂砉垩伞!宾耐稍啊⒅旖鸪切W《李白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参考文献:

[1]李曼农.李白〈上李邕〉诗作于江夏说[J].《中国李白研究》(1995-1996年集),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

[3]詹A.李白诗论丛[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

[4]詹A.李白诗文系年[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

[5]安旗.李白全集编年注释[M].成都:巴蜀书社,1990.

[6]章如愚.群书考索[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7]刘克庄.后村诗话[M].四部丛刊本.

[8]陈尚君辑校.全唐诗补编[M].北京:中华书局,1992.

[9]葛立方.韵语阳秋[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

李娅,湖北咸宁职业技术学院人文旅游系教师。


《赠别从甥高五》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赠别从甥高五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赠别从甥高五》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赠别从甥高五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853.html

《赠别从甥高五》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赠别从甥高五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赠别从甥高五》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