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伤怀,言怀,友谊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

吴会一浮云,飘如远行客。功业莫从就,岁光屡奔迫。

良图俄弃捐,衰疾乃绵剧。古琴藏虚匣,长剑挂空壁。

楚冠怀锺仪,越吟比庄舄。国门遥天外,乡路远山隔。

朝忆相如台,夜梦子云宅。旅情初结缉,气方寂历。

风入松下清,露出草间白。故人不可见,幽梦谁与适。

寄书西飞鸿,赠尔慰离析。

 

参考资料: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百度百科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百度汉语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 翻译译文

【翻译译文二】

我是吴会之地的一片浮云,飘然无可依据如同远行之客。功业无处可以成就,岁月时光奔促急迫。

雄心壮志即刻放弃消失,衰老疾病日甚一日加剧。古琴放入空匣无人弹奏,长剑挂在空壁无所可用。

楚囚钟仪奏乐歌吟皆用楚音心在怀楚,越人庄舄贵富不忘家乡病中仍是越声。国都之门尚在遥远的天外,还乡之路远隔崇山峻岭。

清晨我回忆起司马相如的琴台,夜晚我梦中见扬子云的故宅。旅途之情此时刚刚了结,秋气肃杀厦是凋落万物之时。

风吹入林松下清冷寒冷,露水下降草间白茫茫一片。故人如今已不可见,幽幽长梦与谁人相合?

托西飞长鸿捎去一封书信,赠给你安慰那离别分隔之情。

【翻译译文二】

吴地上空那飘来飘去的浮云啊,就像我这个远在他乡的羁旅之客。可叹我功业未成,时光就已经匆匆而逝了。

昔日宏伟远大的抱负都白白地化成了泡影,而我已经成了衰老病残之身了。古琴被藏在了匣中,宝剑徒自挂在光光的墙壁上。

而我这个身在他乡之人,就像钟仪、庄舄那样深切地怀念着故乡。而蜀地却远在天外,回乡的道路也被层层的远山阻断。

我朝朝暮暮都在怀念着蜀地的风情人物,那相如台、子云宅都让我魂牵梦绕。我这旅人的思乡之情正在郁积,秋日的萧瑟之气也正在蔓延,满眼一派凋零景象。

秋风从松树间刮过,带来清冷之气,白露生满了秋草。而昔日的老朋友却无法相见,我在梦中能和谁在一起呢?我托那西去的鸿雁将我的书信带去,以此来宽慰你我的离别之情。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 赏析

诗中一、二两句以浮云自喻,道明自己远游飘泊在吴会一带。因为此诗是寄给故乡友人的,所以先讲一下自己的行止是很必要的。飘,即漂泊,行无定处的意思,所以自称浮云。一开头便饱含一种思乡的感情。接下六句是写自己的处境:光阴飞逝,功业未就,远大的政治抱负很快成了泡影,而自己又重病缠身。最后以“古琴藏虚匣,长剑挂空壁”两句小结这一层,感慨自己的壮志难酬。

这六句写得很沉痛,诉述之中真实地吐露了自己内心的苦闷。但是,应该指出:这一时期,李白年仅二十七岁,涉世未深,幼稚地认为自己“怀经济之才,抗巢由之节,文可以变风俗,学可以究天人”,以为功名事业,唾手可得。然而事实却非他所想象的那样。于是,稍碰上几个钉子很快就堕入了失望。不过,文字虽然沉痛,感慨的程度比起晚年那种凄凉落魄的诗句来,还是浮浅得多。

楚冠怀锺仪”句以下直至全诗结尾,所抒发的都是思乡怀友之情。这一大段直抒其情的诗句,细加分析层次还是很清楚的。“楚怀”两句,引用钟仪、庄舄的典故,概写自己对于故乡的怀念,接下两句是感叹故乡辽远。再下两句是写对故乡的朝思暮想,而后用“旅情初结缉,秋气方寂历”做一小结。以上八句主要是围绕着对故乡的思念展开抒情。虽然直抒胸臆,但诗人能够借助古人的事迹、故乡的古迹,把这种感情写得很具体而且缠绵悱侧,如环不已,倒是非常难得的。

旅情”两句小结上述八句,结得自然,而又落脚于“”字,自然地点明了寄诗抒怀的时间,同时拈出“”字又自然而然地引出下面两句对于秋天景色的描写。“风入松下清,露出草间白”,这两句并非是诗人眼前景物的实写,而是意念中的想象,经过这样一写,加强了诗的艺术气氛。“”“”二字写出了秋风、秋露肃杀、萧疏的特点,选词炼句极为准确。也正是受了这种凄清气氛的影响,才有寂寞、孤独之感,于是对故乡友人的怀念也就更加殷切。全诗至“故人不可见,幽梦谁与适”已经点到题目上来,最后交代一笔,进一步点出“寄书”的目的在于“慰离析”,意尽而抒情也就从此结住。

这首诗从功业未就写起,而后抒写思乡、怀友之情,一路写来如诉如泣,恰如一封寄给友人的书信。结构上顺着感情的自然发展,跳跃性并不大。直抒胸臆而语言没有夸张渲染,想象也未见飞动超人的特色,但感情真挚自然,层次井然,炼词造句处处贴切。如就诗的风格来说,由于是诗人早朝创作,还没有形成后来那种豪放浪漫的特点,但从驾御文字的能力上看,却完全是一副大家手笔,功力是极坚实的。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 创作背景

此诗大约是诗人开元十五年初出蜀东游卧病扬州时所作。是时功业未就,又久病缠身,感慨良深,故寄诗给蜀中挚友赵蕤,以抒发思乡怀友的感情。

 

关于《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的相关故事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是诗人李白的五言古诗,被选入《全唐诗》的第172卷第2首。

这首诗写于开元十四年(726),此诗大约是诗人开元年间出蜀东游卧病扬州时所写的咏怀诗。赵蕤为白居蜀中时所交友人。诗人在诗中慨叹光阴易逝、功业未成,同时抒发了在病中对赵蕤的思念,十分真挚感人。本诗乃李白集中唯一思念蜀中亲友的诗篇,可见二人交往颇深。诗人此时黄金散尽,功业未成,加之贫病交迫,因而思乡寄友,情怀潸然。

此诗前两句以浮云自喻,道明自己远游飘泊在吴会一带,饱含一种思乡的感情。接下六句诗是写自己的处境:光阴飞逝,功业未就,远大的政治抱负很快成了泡影,而自己又重病缠身,感慨自己的壮志难酬。继而八句主要是围绕着对故乡的思念展开抒情:“楚冠怀锺仪”两句,引用钟仪、庄舄的典故,概写自己对于故乡的怀念,接下两句是感叹故乡辽远。再下两句是写对故乡的朝思暮想,而后用“旅情初结缉,秋气方寂历”做一小结。最后六句起总结全文的作用,首尾呼应,使结构更为严谨,进一步点出“寄书”的目的在于“慰离析”。

此诗结构上顺着感情的自然发展,跳跃性并不大。直抒胸臆而语言没有夸张渲染,想象也未见飞动超人的特色,但感情真挚自然,层次井然,炼词造句处处贴切。

赵蕤:字太宾,梓州盐亭(今属四川省)人。博学有韬略,著有《长短经》传世。开元中召之不赴,故称“征君”,李白在蜀中时曾从赵蕤学。出蜀后写有《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诗,约作于开元十四年(726)。

吴会:指吴郡与会稽郡,其治所分别在江苏苏州市和浙江绍兴市。李白《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有“吴会一浮云,飘如远行客”。

相如台:西汉文学家司马相如的琴台,遗址在今四川成都市南郊。李白《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有“朝忆相如台,夜梦子云宅”。


《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860.html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