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行·其二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从军行·其二》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边塞,战争

从军行·其二 古诗全文

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

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

从军行·其二译文及注释

译文

身经沙场百战铁甲已破碎,城池南面被敌人重重包围。

突进营垒,射杀呼延大将,独自率领残兵千骑而归。

注释

沙场:胡三省《通鉴注》:“唐人谓沙漠之地为沙场。"碎铁衣:指身穿的盔甲都支离破碎。

呼延:呼延,是匈奴四姓贵族之一,这里指敌军的一员悍将。

参考资料:

1、余恕诚.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250

2、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226-980

从军行·其二赏析

诗人不直述战事的进展,而将读者置身于险象环生的局势,感受紧迫的态势。

此诗以短短四句,刻画了一位无比英勇的将军形象。首句写将军过去的戎马生涯。伴随他出征的铁甲都已碎了,留下了累累的刀瘢箭痕,以见他征战时间之长和所经历的战斗之严酷。这句虽是从铁衣着笔,却等于从总的方面对诗中的主人公作了最简要的交待。有了这一句作垫,紧接着写他面临一场新的严酷考验──“城南已合数重围”。战争在塞外进行,城南是退路。但连城南也被敌人设下了重围,全军已陷入可能彻底覆没的绝境。写被围虽只此一句,但却如千钧一发,使人为之悬心吊胆。“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呼延,是匈奴四姓贵族之一,这里指敌军的一员悍将。我方这位身经百战的英雄,正是选中他作为目标,在突营闯阵的时候,首先将他射杀,使敌军陷于慌乱,乘机杀开重围,独领残兵,夺路而出。

诗中表现的是一位勇武过人的英雄,而所写的战争从全局上看,是一场败仗。但虽败却并不令人丧气,而是败中见出了豪气。“独领残兵千骑归”,“独”字几乎有千斤之力,压倒了敌方的千军万马,给人以顶天立地之感。诗没有对这位将军进行肖像描写,但通过紧张的战斗场景,把英雄的精神与气概表现得异常鲜明而突出,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将这场惊心动魄的突围战和首句“百战沙场碎铁衣”相对照,让人想到这不过是他“百战沙场”中的一仗。这样,就把刚才这一场突围战,以及英雄的整个战斗历程,渲染得格外威武壮烈,完全传奇化了。诗让人不觉得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批残兵败将,而让人感到这些血泊中拚杀出来的英雄凛然可敬。象这样在一首小诗里敢于去写严酷的斗争,甚至敢于去写败仗,而又从败仗中显出豪气,给人以鼓舞,如果不具备象盛唐诗人那种精神气概是写不出的。

从军行·其二赏析二

这是一首用乐府古题写的边塞诗,其内容已基本失去专写“军旅苦辛”的古义,也无法合乐歌唱,因而,有别于汉魏乐府曲辞中的(从军行》。唐人以“从军行”为诗题,一般来说,旨在标明诗歌题材属“边塞”一类而已。盛唐边塞诗,从总体上看,大多气势磅礴,极富悲壮崇高之美。李白的这首诗就写得辞健气壮,慷慨激昂,有撼人心族的艺术魅力。 首句“百战沙场碎铁衣”,诗人用平直叙起的笔法写出了征战环境之“苦”。“百战”,意谓战事频繁。“碎铁衣”,形容气候恶劣,斗争严酷。其中,“碎”字下得绝妙,颇值玩味。将士的恺甲都已冻碎难着,令人宛见“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的塞外荒寒景象。此外,唐军将士因长期作战,来不及休整,给养十分困难的情形,也可由此一“碎”字思而得之。

关于《从军行·其二》的相关故事

问:对李白的评价和李白一生的人生态度

答:

李白的四种人生态度:这位集诗仙、文人、酒徒、道士、侠客为一身的大诗人,不仅是“盛唐气象”的巨音,而且是“双子星座”的标尺。

在李白的身上,横空出世的才华与澎湃饱满的激情水天相接般地自然交融为一体,辉耀着整个中国古代辽阔的文化苍穹。

这个天地造就的复杂糅合体,以截然不同的四种人生态度标榜着属于他自己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入世与出世的矛盾统一,对立又统一地引领着他的心灵走向。

第一种人生态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率真的李白,从来不会掩饰,他在人生得意之时,便要哈哈大笑。

他神采飞扬,踌躇满志,自信得无比潇洒。

他相信自己是块金子,发光的时候终于来了,岂能一生甘居僻野?第二种人生态度——“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人生之路历来多艰。

当李白行路受阻,他不由得感叹“行路之难,难以上青天”,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丝毫造作,只是一吐为快。

他以左手温暖右手,安慰自己那颗失落的心,告诉自己:雨后就是天晴。

儒家思想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此刻占据且支撑着他自信地前行。

第三种人生态度——“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苏轼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苏轼的豁达,堪为难得。

相比之下,李白更为直接一些。

他认为人生如梦不过一瞬,何必糟蹋了欢娱的大好时光。

在一般人看来,李白的举动是“醉生梦死”的堕落。

但其实并非如此。

紧迫的时间忧患意识,纠结在李白的血液里,深入骨髓,直抵心灵。

他举杯痛饮,是珍惜,是热爱,是为挽留不可挽留的时光所作的一种自然且高贵的人生姿态。

第四种人生态度——“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当理想破灭,窥破红尘。

李白并没有将人生之舟永远抛锚浅滩。

还有第二条路等待着他去发现和开辟。

这时候的李白,洒脱得身无外物之束。

他要跳出那个喧嚣的尘世,回归自然,过着乘桴于海、云游四方的诗意生活。

虽然,他有些不甘,但还不至于到那种破罐子破摔的地步。

他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其实,他也带不走那片“云彩”,它太沉重了,还不如干脆放手,了却一身疲惫。

“弄扁舟”的李白,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永远遥望的背影。


《从军行·其二》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从军行·其二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从军行·其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从军行·其二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88.html

《从军行·其二》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从军行·其二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从军行·其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