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峨嵋山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登峨嵋山》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忧国忧民

登峨嵋山

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

周流试登览,绝怪安可悉?

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

泠然紫霞赏,果得锦囊术。

云间吟琼箫,石上弄宝瑟。

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

烟容如在颜,尘累忽相失。

倘逢骑羊子,携手凌白日。

赠潘侍御论钱少阳

绣衣柱史何昂藏,铁冠白笔横秋霜。三军论事多引纳,

阶前虎士罗干将。虽无二十五老者,且有一翁钱少阳。

眉如松雪齐四皓,调笑可以安储皇。君能礼此最下士,

九州拭目瞻清光。

关于《登峨嵋山》的相关故事

李白入剡若干事略

李招红

李白研究专家大都知道李白与剡中(今浙江新昌、嵊州)有着深厚的情结。李白一生数次入剡,留下了诸多诗文史迹。本文以李白在剡`的诗文、行踪、交游作考察,结合此地的风光和人文,作一些探讨,请方家指正。

一、开元十四年(726),李白入剡是在“东涉溟海”时,与剡县尉窦公衡交友

的目的之一。接着,他到了金陵(今南京),又有了《别储邕之剡中》,诗云:

借问剡中道,东南指越乡。

舟从广陵去,水入会稽长。

竹色溪下绿,荷花镜里香。

辞君向天姥,拂石卧秋霜。

从诗中可以看出,李白当时准备在剡中“拂石卧秋霜”,似有隐居之意。他乘舟泛江南运河到杭州,渡钱江,游会稽,又溯曹娥江抵剡县,继续溯流东南行,经沃洲、天姥山,到石桥观石梁飞瀑,在天台山北麓上华顶峰,又下山至南麓国清寺。这就是李白后来在《上安州裴长史书》中所说的:“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南穷苍梧,东涉

海。”他在《天台晓望》一诗中也说:“凭危一登览,直下见溟渤。”华顶峰的东、南、西三面都有高山阻挡视线,只有北面可以俯视剡中盆地和绍兴一带海湾。可知其诗中的“溟渤”是指剡中及绍兴一带海湾。

李白此次入剡中,时间虽不长,但他还是游历了这一带的山山水水,给他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

而其《早秋单父南楼酬窦公衡》诗,更能证明这一点。这首诗詹锳先生等先辈认为作于开元二十五年(737),良是。诗云:

白露见日灭,红颜随霜凋。

别君若俯仰,春芳辞秋条。

泰山嵯峨夏云在,疑是白波涨东海。

散为飞雨川上来,遥帷却卷清浮埃。

知君独坐青轩下,此时结念同所怀。

我闭南楼看道书,幽帘清寂在仙居。

曾无好事来相访,赖尔高文一起予。

诗题中的单父,在今山东单县,春秋属鲁,秦置县。窦公衡曾任剡县尉。《太平广记》卷二百二十二:“开元二十三年应将帅举科,又于河南府充乡贡进士。其日正于福唐观试,遇敕下,便于试场中唤将,拜执戟参谋河西军事。应制时,与越州剡县尉窦公衡同场并坐,亲见其事。”[2]

从“红颜随霜凋”句,知两人相识时正年轻。由“红颜”到“霜凋”,说明至少阔别了十多年。就是说,由开元二十五年(737)上推十多年,为开元十四年(726)前后,李白在剡与剡县尉窦公衡交友,重逢时在山东,故以泰山之夏云、东海之白波,比喻随霜凋之白发,说明其此前已到过剡中。

二、天宝六载(747),李白又一次入剡,并于此年登上了四明山顶

李白著名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作于临行前。此次入剡,主要就是该诗中所透露的对唐王朝极度失望而道教思想高度升起的原因。天姥山是一座道家名山(天姥即王母),

出自谢灵运“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诗句。李白在朝遭到权贵群小谗谤后,自感与谢灵运有着类似的人生遭际和追求,而借天姥山以自比,与谢公意气相接而梦。

李白还在供奉翰林中期,就有拂石天姥、继踵谢迹之意。他在《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里写的“观书散遗帙,探古穷至妙。片言苟会心,掩卷忽而笑”这几句诗,与谢灵运《山居赋》“谢子卧疾山顶(按即石门)览古人遗书,与其意合,悠然而笑”联系起来,就会发现,与李白“会心”的,正是谢灵运。石门山是会稽山脉伸向剡溪的一条支脉,山从岭头山西来,经石门岭而入,石门山为谢灵运游历之所,可说屐迹皆遍[3]。

李白还有“安史之乱”期间写的《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诗句:“华发长折腰,将贻陶公诮”,都可以看出谢灵运所推崇的道教圣地天姥山,对李白具有强烈的吸引力。李白登临其地,就像沉浸于神仙世界之中。

另从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中的“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也可以看出,李白对归期作了骑白鹿访名山的侧面回答,意思是还期难寻,但指向明确,即为天姥。

李白作于这次临行前的诗还有:《东鲁门泛舟二首》其二:“水作青龙盘石堤,桃花夹岸鲁门西。若教月下乘舟去,何啻风流到剡溪。”《登单父陶少府半月台》:“水色绿且明,令人思镜湖。终当过江去,爱此暂踟蹰。”《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尔向西秦我东越,暂向瀛洲访金阙。”窦薄华为瑕丘县令,秩满归京,李白来东越,两人分别时作此诗。而《淮海对雪赠傅霭(一作淮南对雪赠孟浩然)》,则作于离开山东兖州老家,来越中途经梁园时。诗开头两句云:“朔雪落吴天,从风渡溟渤。”时令在朔雪初冬。就是说,他在淮南初寒时节,顺风南下越中。

天宝六载(747)暮春,李白到了越中会稽,作《越中览古》。夏天李白仍在会稽,悼念故友贺知章,作《对酒忆贺监二首》。之后,他从会稽乘船,南入剡中,有《同友人舟行》纪行。是年秋,李白隐于天台,有《天台晓望》诗为证。《早望海霞边》、《求崔山人百丈崖瀑布图》皆作于此时。李白从天台返回金陵,滞留于此。作《送杨燕之东鲁》诗云:“二子鲁东门,别来已经年。”李白天宝五载秋去鲁南入剡中,至六载岁暮恰为一年,故曰“别来已经年。”

李白此次入剡中,还有任华《杂言寄李白》诗“中间闻道在长安……有敕放君却归隐。高歌大笑出关去,且向东山为外臣”可证。对此学术界也已有定论,毋须赘述。这里要讨论的是很多学者都没有注意到的一个事实,即李白曾于此年登上了四明山顶,有《早望海霞边》诗为证。

过去一些学者把李白的这首诗,系于天台山华顶峰作,此大误。按《早望海霞边》诗云:“四明三千里,朝起赤城霞。日出红光散,分辉照雪崖。”诗首句“四明三千里”,是诗人站在四明山顶,前后顾盼横亘东海的四明山的气势。“朝起赤城霞”,不是指天台山赤城之霞,而是用赤城的丹红色,来比拟诗人看到太阳即将从东海海面喷薄而出时的朝霞。否则,诗题就不切合诗的内容了。

此诗题本来浅显,不必再释,但稍不留意,就会导致失误。首先是“边”字,边与海霞连用时,当作海的旁侧解释。就是说,他是站在与海接壤的四明山,在早晨望海霞的,而不是早晨望赤城之霞。赤城之霞为晚霞。若在早晨,太阳从它的背面升起,则没有可观之霞景了。何况华顶峰在赤城的背面,更不能观赏赤城之朝霞,而只能如李白在《同族弟金城尉叔卿烛照山水壁画歌》中说的“隔海望赤城”了。

这里又关系到对李白《重忆一首》诗的理解,诗云:“欲向江东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有些论家说李白到了贺知章宅后,知贺已亡故,便“却棹酒船回”——北归了。这是错误的。李白这次在浙东的时间有近半年。他下四明山后,遍游浙东,作有《越中览古》等诗。重游剡溪,有《同友人舟行游台越作》诗。他又一次登上天台山华顶峰,作《天台晓望》,诗云:“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观奇迹无倪,好道心不歇。”知其在浙东之久[4]。

三、天宝十二载(753)秋,李白再一次入剡,魏万是为寻访李白而下江东

李白此次入剡路线是由东鲁经梁园、曹南到宣城,再由宣城经杭州至会稽。途经曹南时,李白作《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诗云:“十年罢西笑,揽镜如秋霜”。到越中后,作有《越中秋怀》,诗云“一为沧波客,十见红蕖秋。”这两首诗中的“十年”、“十见”,是指他在天宝三载(743)辞朝出京,至天宝十二载,刚好十年。

《越中秋怀》又云:“路遐迫西照,岁晚悲东流。何必探禹穴?誓将归蓬丘。”“岁晚”即晚岁暮年,时李白已五十三岁。之后,李白由会稽南至剡中、天台山。第二年春天,由剡中返归会稽、苏州、扬州。

王屋山人魏万于天宝十二载千里寻访李白来江东,但因道路相左,到次年五月才在金陵见到李白。李白作《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并序》,尽述唐时浙东名胜。

可以说明李白此次剡中之行的证据很多,论家对此也早已肯定,毋须再陈。这里要考证的是李白《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之《序》,现行版本说魏万在梁宋等地找不到李白,便“乘兴游台越”,魏万游台越,是“乘兴”而非寻访李白。而两宋本、萧本、王本说魏万“自嵩历兖,游梁入吴,计程三千里,相访不遇,因下江东,寻诸名山,往复百越,后于广陵一面,遂乘兴共过金陵。”这段文字,显然是说魏万为追踵李白而下江东。两者孰是孰非?按若干年后,魏万在《李翰林集序》中云:“万之日不远命驾江东访白,游天台,还广陵见之。”说明后者是对的。可以说魏万此次出游的目的就是为了寻访李白。李白去江东比魏万先行一步,魏万追寻李白,步的是李白后尘。魏万往东越寻访李白所经历的地方,可以认定为是李白此次入剡中的踪迹。

四、李白入剡走的是水路

李白写剡溪的诗有7首,分别是:《秋山寄卫尉张卿及王征君》、《淮海对雪赠傅霭》、《东鲁门泛舟二首》、《叙旧赠江阳宰陆调》、《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梦游天姥吟留别》、《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由“一夜飞度镜湖月”等诗句,可以知道李白较为熟悉剡溪全程。

剡溪,是一条与浙东运河、江南运河相接的“仙溪日夜入沧溟”的溪流。剡溪有泛称、具称之别,今长乐江、黄泽江、新昌江以及曹娥江在古代诗文中均泛称“剡溪”。而具称则主要指长乐江与新昌江。新昌江发源于天台山华顶峰北麓,经石梁飞瀑至慈圣村汇注成溪,流往新昌县与天台县交界处的象鼻山。

李白曾在剡中与窦公衡交游,因此也就知道他是从剡中出发往天台山的。古剡县治在今浙江省嵊州市西南6公里处。据《神邑山图》载:由剡邑去华顶,以“石城为西门”,石城即剡山石城,今新昌大佛寺。由此去天台华顶,可“水行而舟,陆行而车”,即有水、陆两路。陆路:由石城北面的新昌县城关镇经拜经台(今兰沿桥头)向西转南,登稽岭(今会墅岭)至天姥山,又分成两路,一出关岭过始丰县(今天台县)赤城山、国清寺,至天台华顶峰,一上万年山,依山脊至华顶峰。水路:指位于曹娥江上游的剡溪。它是吴越三大江之一。剡溪由古剡邑南门溯溪而上,与陆路平行至拜经台分岔,朝东南方向经沃洲、百菊至天台县慈圣村。在此弃舟上岸,步行4公里即至石梁飞瀑,再步行9公里,就到华顶峰。

从现存的李白诗可得知,他当年“东涉溟海”时走的路不是陆路,而是水路。在《别储邕之剡中》诗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是沿浙江而入剡中的。《送纪秀才游越》:“即知蓬莱石,却是巨鳌簪。送尔游华顶,令余发舄吟。”“巨鳌”,在南岩东南约二十五公里处,即今新昌县大市聚地区,有一山峰峭拔如簪,名为鳌峰。峰下有丘,“蟠状如鳌”。宋杨万里《宿鳌峰梁氏宅》诗云:“四面环溪溪外山,置身浑在水云间。”所言即此。它位于沃洲东侧的沃江岸上,李白就是从这里去华顶峰的。

李白一生屐痕处处,与剡中有不解之缘。

注释:

[1]竺岳兵《李白“东涉溟海”行迹考》,山西:山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3月,229-242页。

[2]李昉等编《太平广记》,北京:中华书局,1961年9月,1705页。

[3]金午江 金向银《谢灵运山居赋诗文考释》,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3月,185页。

[4]竺岳兵《唐诗之路唐代诗人行迹考》,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4年5月,31-36页。

(作者单位:浙江省新昌县唐诗之路研究院)


《登峨嵋山》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登峨嵋山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登峨嵋山》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登峨嵋山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894.html

《登峨嵋山》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登峨嵋山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登峨嵋山》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