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堂赋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明堂赋》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志向,序文

明堂赋

明堂赋原文

昔在天皇,告成岱宗,改元乾封,经始明堂,年纪总章。时缔构之未辑。痛威灵之遐迈。天后继作,中宗成之。因兆人之子来,崇万祀之丕业。盖天皇先天,中宗奉天。累圣纂就,鸿勋史宣。臣白美颂,恭惟述焉。其辞曰:

伊皇唐之革天创元也,我高祖乃仗大顺,赫然雷发以首之。于是横八荒,漂九阳,扫叛换,开混茫。景星耀而太阶平,虹霓灭而日月张。钦若太宗,继明重光。廓区宇以立极,缀苍颢之颓纲。淳风沕穆,鸿恩滂洋。武义烜赫于有截,仁声馺 (马沓) 乎无疆。

若乃高宗绍兴,佑统锡羡,神休旁臻,瑞物咸荐。元符剖兮地珍见,既应天以顺人,遂登封而降禅。将欲考有洛,崇明堂,惟厥功之未辑兮,乘白云于帝乡。天后勤莲辅政兮,中宗以钦明克昌。遵先轨以继作兮,扬列圣之耿光。

则使轩辕草图,羲和练日。经之营之,不彩不质。因子来于四方,岂殚税于万室。乃准水臬,攒云梁,馨玉石于陇坂,空瑰材于潇湘。巧夺神鬼,高穷昊苍。听天语之察察,拟帝居之锵锵。虽暂劳而永固兮,始圣谟于我皇。

观夫明堂之宏壮也,则突兀瞳曨,乍明乍蒙,若大古元气之结空。巃嵸颓沓,若嵬若嶪,似天阃地门之开阖。尔乃划岝峉以岳立,郁穹崇而鸿纷。冠百王而垂勋,烛万象而腾文。窙惚恍以洞启,呼嵌岩而傍分。又比乎昆山之天柱,矗九霄而垂云。

于是结构乎黄道,岧嶤乎紫微。络勾陈以缭垣,辟阊阖而启扉。峥嵘嶒嶷,粲宇宙兮光辉;崔嵬赫奕,张天地之神威。

夫其背泓黄河,垠濑清洛。太行却立,通谷前廓。远则标熊耳以作揭,豁龙门以开关。点翠彩于洪荒,洞清阴乎群山。及乎烟云卷舒,忽出乍没。岌嵩喷伊,倚日薄月。雷霆之所鼓荡,星斗之所伾扢。挐金龙之蟠蜿,挂天珠之硉矹。

势拔五岳,形张四维。轧地轴以盘根,摩天倪而创规。楼台崛岉以奔附,城阙崟岑而蔽亏。珍树翠草,含华扬蕤。目瑶井之荧荧,拖玉绳之离离。(扌致)华盖以傥漭,仰太微之参差。

拥以禁扃,横以武库。献房心以开凿,瞻少阳而举措。采殷制,酌夏步。杂以代室重屋之名,括以辰次火木之数。壮不及奢,丽不及素。层檐屹其霞矫,广厦郁以云布。掩日道,遏风路。阳乌转景而翻飞,大鹏横霄而侧度。

近则万木森下,千宫对出。熠乎光碧之堂,炅乎琼华之室。锦烂霞驳,星错波沏。飒萧寥以飕飗,窅阴郁以栉密。含佳气之青葱,吐祥烟之郁律。

九室窈窕,五闱联绵。飞楹磊砢,走栱夤缘。云楣立岌以横绮,彩桷攒栾而仰天。皓璧昼朗,朱甍晴鲜。赪栏各落,偃蹇霄汉。翠楹回合,蝉联汗漫。沓苍穹之绝垠,跨皇居之太半。远而望之,赫煌煌以辉辉,忽天旋而云昏;迫而察之,粲炳焕以照烂,倏山讹而晷换。蔑蓬壶之海楼,吞岱宗之日观。

猛虎失道,潜虬蟠梯。经通天而直上,俯长河而下低。玉女攀星于网户,金蛾纳月于璇题。藻井彩错以舒蓬,天窗赩翼而衔霓。扶标川而罔足,拟跟挂而罢跻。要离欻矐而外丧,精视冰背而中迷。

亘以复道,接乎宫掖。坌入西楼,实为昆仑。前承后疑,正仪躅以出入;九夷五狄,顺方面而来奔。

其左右也,则丹陛崿崿,彤庭煌煌,列宝鼎,敌金光。流辟雍之滔滔,像环海之汤汤。辟青阳,启总章。廓明台而布玄堂,俨以太庙,处乎中央。发号施令,采时顺方。

其阃域也,三十六户,七十二牖,度延列位,西八东九。白虎列序而躨跜,青龙承隅而蚴蟉。

其深沉奥密也,则赤熛掌火,招拒司金,灵威制阳,叶光摧阴,神斗主土,据乎其心。

若乃熠耀五色,张皇万殊,人物禽兽,奇形异模。势若飞动,瞪眄睢盱。明君暗主,忠臣烈夫。威政兴灭,表贤示愚。

于是王正孟月,朝阳登曦。天子乃施苍玉,辔苍螭,临乎青阳左个,方御瑶瑟而弹鸣丝。展乎国容,辉乎皇仪。傍瞻神台,顺观云之轨;俯对清庙,崇配天之规。钦若肸蚃,维清缉熙。崇牙树羽,荧煌葳蕤。纳六服之贡,受万年邦之籍。张龙旗与虹旌,攒 金戟与玉戚。延五更,进百辟,奉珪瓒,献琛帛。顒昂俯偻,俨容叠迹。乃洁菹醢,修粢盛,奠三牺,荐五牲,享于神灵。太祝正辞,庶官精诚。鼓大武之隐辚,张钧天之铿訇。孤竹合奏,空桑和鸣。尽六变,齐九成,群神来兮降明庭,盖圣主之所以孝治天下而享祀窅冥也。

然后临辟雍,宴群后,阴阳为庖,造化为宰,餐元气,洒太和,千里鼓舞,百寮赓歌。于斯之时,云油雨霈,恩鸿溶兮泽汪濊,四海归兮八荒会。咙聒兮区宇,骈阗乎阙外。群臣醉德,揖让而退。

而圣主犹夕惕若厉,惧人未安,乃目极于天,耳下于泉。飞聪驰明,无远不察,考鬼神之奥,摧阴阳之荒。下明诏,班旧章,振穷乏,散敖仓。毁玉沉珠,卑宫颓墙。使山泽无间,往来相望。帝躬乎天田,后亲于郊桑。弃末反本,人和时康。建翠华兮萋萋,鸣玉銮之鉠鉠。游乎升平之圃,憩乎穆清之堂。天欣欣兮瑞穰穰,巡陵于鹑首之野,讲武于骊山之旁。封岱宗兮祀后土,掩栗陆而苞陶唐。遂邀崆峒之礼,汾水之阳,吸沆瀣之精,黜滋味而贵理国,其若梦华胥之故乡。于是元元澹然,不知所在,若群云从龙,众水奔海,此真所谓我大君登明堂之政化也。

岂比夫秦赵吴楚,争高竞奢,结阿房与丛台,建姑苏及章华。非享祀与严配,徒掩月而凌霞。由此观之,不足称也。蒙况瑶台之巨丽,复安可以语哉!敢扬国美,遂作辞曰:

穹崇明堂倚天开兮,巃嵸鸿蒙构瑰材兮。偃蹇坱莽邈崔嵬兮,周流辟雍岌灵台兮。赫奕日,喷风雷。宗祀肸蚃,王化弘恢。镇八荒,通九垓。四门启兮万国来,考休征兮进贤才。俨若皇居而作固,穷千祀兮悠哉!

 

李白《明堂赋》的写作目的是为了谋求官位,其写作时间为开元二十七年拆毁明堂之前,他赋明堂一是为了谋仕的需要,二是“以大道匡君”的需要。由于家庭的缘故,李白不能应常举和制举以入仕途,只能走献赋之路,这是真献赋谋仕的原因。

 

关于《明堂赋》的相关故事

浅谈《河岳英灵集》中所选李白诗

摘要:李白是中国诗歌史上首屈一指的大诗人,他潇洒不羁、充满浪漫豪气。其诗歌创作形式多样,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但在盛唐诗歌选本《河岳英灵集》中,所选李诗种类、数量均很有限。本文试从该选本的编著者殷[的选诗标准出发,探讨其原因。

关键词:《河岳英灵集》李白选诗标准

李白一生创作颇丰,传世诗歌九百余首。《中国文学史》评述“李白的诗歌以蓬勃的浪漫气质表现出无限生机,成为盛唐之音的杰出代表,从而出色地完成了初唐以来诗歌革新的历史使命。”[1]而在《河岳英灵集》――对盛唐诗歌具有总结意义的选本中,录选王昌龄诗十六首,居冠。李白诗选入数目居常建、王维等人之后,仅十三首。注语“白性嗜酒,志不拘检,常林栖十数载,故其为文章,率皆纵逸,至如《蜀道难》等篇,可谓奇之又奇,然自骚人以还,鲜有此体调也。”

后人书写的文学史中李白位及泰斗,诗作凌驾盛唐众诗人之上,而在殷[笔下他却未能拔得头筹。本文试根据殷[的选诗标准,从选与不选的角度探究其原因。

一、殷[的选诗标准

殷[在《河岳英灵集序》和《集论》中提出“三来四体”、“声律风骨兼备”、“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的观点,也涉及了“兴象”、“音律”、“风骨”等概念。后代诸学者对其选诗标准有不同的诠释。

如王运熙强调风骨、声律、兴象三者并重;蒋凡在强调三者统一的同时,认为“三来”(神来、气来、情来)是兴象的延伸;林继中提出“三来”“四体”并重,“神来”关乎“神思”,“气来”关乎“风骨”,“情来”关乎是“兴象”……各家因视角不同而各具片面性,又均有合理性。

笔者认为,殷[的文论观被武断分开了,他并未提出选诗的终极标准。而是在“审鉴诸体、按详所来”的过程中,对不同体裁诗歌采取不同态度。“神、气、情”是评价“雅、野、鄙、俗”各体的标准,仅为选诗的下限标准,是选诗最简单的评判准则,故野、鄙、俗三体不入《河岳英灵集》。

而选诗的上限,则在“新声古体”、“文质”、“风骚”、“气骨”、“宫商”等各方面,兼备即可。多种创作理念在一首诗中共存难度很高,故殷[的选诗标准是在不逾下限的基础上,达到上述任一特征即可。

李诗共收录十三首:《战城南》、《远别离》、《野田黄雀行》、《蜀道难》、《行路难》、《梦游天姥山别东鲁诸公》、《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咏怀》、《酬东都小吏以斗酒双鳞见赠》、《答俗人问》、《古意》、《将进酒》和《乌栖曲》。多为乐府诗或由此而来的歌行体,或古朴自然,或气骨壮丽,均符合殷[选诗上限的一个或多个特征。

二、李白诗缘何进入殷[的视野

1.“风骚两挟”

就诗歌创作风格而言,“风”、“骚”是中国诗歌创作的源头性概念,分指《诗经》传统和《楚辞》传统。殷[“风骚两挟”即谓风骚兼重。“‘风’意味着典雅凝重的诗体,主要通过艰苦的构思达到内涵丰富、立意曲折的境界,形成意趣幽远的特点;‘骚’意味着奇伟恣肆的诗体,以淋漓酣畅的才情挥发形成奔放超迈即‘高逸’的格调。”[2]由殷[的评注可知,“属思既苦,词亦警觉”的常建是“风”的代表,“文章率皆纵逸”的李白是“骚”的代表。明代胡应麟《诗薮》评述李杜时,也提到过李白之骚体:“太白擅奇古今,少陵嗣迹《风》、《雅》。《蜀道难》、《远别离》等篇,出鬼入神,惝恍莫测。”

值得注意的是,殷[所录《乌栖曲》有别于骚体的雄奇奔放,借夫差振兴之后的荒淫托讽唐玄宗沉迷声色。结尾一改旧题偶句收结格式,用一句“东方渐高奈乐何”反问,发人深剩据唐孟ぁ侗臼率》记载,贺知章见其《乌栖曲》,叹赏苦吟,“此诗可以泣鬼神矣。”

可见李白在文学创作中风骚两挟,或为骚体《蜀道难》式的酣畅,或为风体《乌栖曲》式的讽谏。虽两种风格未同存一诗,却在李白身上产生了“两挟”的意义。

2.“复晓古体”

从诗歌体裁而言,《河岳英灵集》中古体诗数目约占四分之三。虽然李白格律诗创作数量不如古体诗多,但殷[选诗十三首中仅一首绝句,其它几乎均为古体、乐府、歌行体。

究其原因,是由于李白古体诗更为出色,近体诗音律束缚较多,会限制其放荡不羁的天性影响才情发散。一韵两句用于叙述的古体诗,表情达意则较自由,更适合李白的创作风格。

另外,李白张扬“蓬莱文章建安骨”,其“风骨”理论,与殷[“言气骨则建安为传”的“气骨”理论相当契合。因此,无论是从李白的创作倾向还是从殷[的选诗标准来看,古体诗都成了首选对象。

3.“新声”“宫商”兼及

从声律角度而言,随着诗乐分家,诗作为案头文学偏重用词、用字,出现了有别于自然宫商律的人工平仄律。

刘勰《文心雕龙声律》中提出“声合宫商,肇自血气”观点。认为声律是乐府传统的宫商角徵羽,与人的生理相关。《总述》中“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韵者文也”诗的好坏不在外在式、声律,无韵之笔也可写出有韵之文,刘勰在不否定人工声律的同时,侧重自然声律。

南朝“永明体”是强调“四声八脖的人工平仄律,殷[认为它造成“理则不足,言常有余”、“专事拘忌”、“齐梁陈隋,下品实繁”的恶性循环。在《集论》中,提出“四声尽要流美,八病咸须避之”,“词有刚柔,调有高下,但令词与调合,首末相称,中间不败,便谓知音”。由此可知,殷[对待声律的观点与刘勰相近,推崇自然“宫商律”的统筹,对“新声”人工平仄律也不断然排斥。作诗不应一味追求形式方面的格律、华美,更要重视内在思想。只要文合于心,完整表达诗人思想,“纵不拈Y”也是“雅调”仍存的。

反映到对李诗的选录上可见,李白早期虽有些工整的格律诗,如《送孟浩然之广陵》等,但由于殷[对“宫商律”的侧重,《河岳英灵集》所选李诗均是遵从“宫商律”的古体、乐府体裁。

4.激扬刚健的盛唐精神

从时代风格而言,《河岳英灵集》彰显了激扬刚健的盛唐精神。当时国家兴盛、社会稳定,诗人张扬民族自信心和创造性精神,激昂向上,强调风骨、刚剑

殷[提出的“风骨”品评标准,是顺应时代精神的产物。如评高适“诗多胸臆语,兼多风骨”;评王昌龄“饶有风骨”……此类“风骨”诗人,入选作品较多,高适13首,王昌龄16首。殷[对李白并无“风骨”的直接点评,但其《将进酒》、《行路难》、《蜀道难》等诗,也都是盛唐精神气度的代表作。如“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壮阔意境、“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自信、豪壮等等。

所以说,李诗蕴含了时代精神,殷[诗论反映着时代精神,在对诗歌的选录上,李白的这些作品自然会进入殷[的视野。

5.“本诸自然”的灵秀人才

从灵秀天才角度而言,殷[以“河岳英灵”为名,意为品评大好河山孕育出的灵秀之人,“英灵”蕴含杰出人才之意。在《序》的末尾殷[也说“如名不副实,才不合道……”强调的也是天然的灵性才能。

李白入讯河岳英灵集》,也因其符合殷[“本诸自然”的天才观。严羽在《沧浪诗话》中曾言“太白天才豪逸,语多率然而成者,学者于每篇中,要识其安身立命处可也。”正因李白才情的先天性,殷[才会认为李诗合于“道”,进而选录。

三、李白诗未入选之因由

1.山水诗:李白的牢骚满腹

开元文坛两颗巨星王维和李白在山水诗歌方面均有所建树。但《河岳英灵集》中,王维“词秀调雅,意新理惬”的山水田园诗选入多首,而李诗未几。笔者认为,原因在于王诗达到了超越世俗常情的自在圆融,亦是盛唐气象的折射;而从李诗中可窥谢灵运的“影子”,是仕途不得志而后不得已的“寄情山水”,政治牢骚满腹。

王维的山水诗“文质半缺,即殷[所谓“雅体”,神、情、气合而为一。行歌绿水间通过“坐忘”“心斋”由外至内、由形向神而自足。人境交融一体,平和淡远。隐逸式的诗歌虽不壮大,却也不消极,蕴含着健全人格,内显出盛唐精神之进娶博大。

李白的山水诗多为官场失意的“感”“激”,骚韵强烈。因仕途无望而纵情山水,即使物我交融,也不时冒出几句牢骚,在“无意识状态”下将山水诗歌政治抒情化。故而可言,其出世、入世的徘徊造就了理想主义的矛盾,山水诗多为“气来、情来”之作,未达到王诗的“文质彬彬”。

2.旨远兴僻:殷[的尚奇

殷[评常建,称其诗“寻野径,百里之外,方归大道”。评李白为“至如《蜀道难》等篇,可谓奇之又奇”。殷[对二者之“奇”均有褒扬。但笔者认为,常建的奇中“旨远”终归“大道”,具有思想和形式的双重奇观。殷[也称其“属思既苦,词亦警~”,虽然兴僻却又不离“国风”传统,有“文质半缺的效果。而李白之奇在骚体之形式,“纵逸”和“奇之又奇”的评价多从格律出发,仅关乎体调,与“旨”无关。与常诗相比,“奇”在风格的汪洋恣肆。故李白之奇在乎形式而非内容、本质。

3.时间局限

李白生卒年为公元701和762年,《河岳英灵集》的选录日期“起甲寅”,“终癸巳”(四部丛刊影明刻本、《文镜秘府论》等)。选诗时间范围是公元714年-753年。殷[《河岳英灵集》成书时,李白的诗歌创作并未结束,故其最后十年创作的诗歌,殷[不及看到,未得入眩

四、小结

通过对《河岳英灵集》中所选李诗的分析,可见殷[从“骚”风格、古体诗体、宫商声律、盛唐风尚、天才论等角度对李白诗歌创作进行了认同。同时,也根据自己的选诗标准,舍弃了其格律诗、山水诗和部分尚“奇”诗篇,表现出他在文学批评过程中独特的审美价值取向,也是独立自主盛唐精神之一种。

殷[诗歌选录从文学创作本体出发,体现了当时人的审美标准和价值观。但又因其与李白所处时代相同,造成其文学史视野的局限,不能用史学眼光发现李白“浪漫主义”、“诗歌革新”等价值。

注释:

[1]袁行霈:《中国文学史》(第二卷),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216页。

[2]蒋寅:《大历诗风》,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4页。

参考文献:

[1]周祖撰.隋唐五代文论选[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

[2]张少康著.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教程[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3]邹然等编著.中国文学批评史[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4]沈松勤,胡可先,陶然.唐诗研究[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5.

[5]杨星映.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纲要[M].重庆大学出版社,1991.

[6]古代文学理论研究编委会编.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丛刊第11辑.释“神来、气来、情来”说――盛唐文评管窥之一[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7]蒋凡.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丛刊第12辑.文学批评史中之殷[及其《河岳英灵集》[J].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张佳北京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100081)


《明堂赋》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明堂赋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明堂赋》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明堂赋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9607.html

《明堂赋》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明堂赋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明堂赋》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