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林学士李公墓碑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翰林学士李公墓碑》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碑文,序文

翰林学士李公墓碑

前守秘书省校书郎裴敬

李翰林名白,字太白,以诗著名,召入翰林。世称才名,占得翰林,他人不复争先。其后以协从得罪,既免,遂放浪江南,死宣城,葬当涂青山下。李阳冰序诗集,粗具行止。敬尝游江表,过其墓下,爱其才,壮其气,味其嗜酒,知其取适,作碑于墓。且曰:先生得天地耶!不然,何异于常之人耶!或曰:太白之精下降,故字太白,故贺监号为谪仙,不其然乎!故为诗格高旨远,若在天上物外,神仙会集,去行鹤驾,想见飘然之状。视尘中屑屑米粒,虫睫纷扰,菌蠢羁绊蹂躏之比。又尝有知鉴,客并州,识郭汾阳于行伍间,为免脱其刑责而奖重之。后汾阳以功成官爵请赎翰林,上许之,因免诛。其报也。又常以许剑舞裴将军,予曾叔祖也。尝投书曰:如白愿出将军门下。其文高,其气雄。世稀其本,惧失其传,故序传之。大和初,文宗皇帝命翰林学士为三绝赞,公之诗歌与将军剑舞洎张旭长史草书为三绝。夫天付上才,必同灵气。贤杰相投,龙虎两合,可为知者言,非常人所知也。夫古以名德称,占其官谥者甚希。前以诗称者,若谢吏部、何水部、陶彭泽、鲍参军之类。唐朝以诗称,若王江宁、宋考苏、韦苏州、王右丞、杜员外之类。以文称者,若陈拾遗、苏司业、元容州、萧苏曹、韩吏部之类。以德行称者,元鲁山、阳道州。以直称者,魏文贞、狄梁公。以忠烈称者,颜鲁公、段太尉。以武称者,李卫公、英公。以学行文翰俱称者,虞秘监。唐之得人,于斯为盛。翰林其以诗称之一也。予尝过当涂,访翰林旧宅,又于浮图寺化城之僧得翰林自写《访贺监不遇》诗云:“贡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味之不足,重之为宝,用献知者。又于历阳郡得翰林《与刘尊师书》一纸,思高笔逸。又尝游上元蒋山寺,见翰林赞志公云:水中之月,了不可取,刀齐尺量,扇迷陈语。文简事备,诚为作者,附于此云。会昌三年二月中,敬自淠水草堂南游江左,过公墓下,四过青山,两发涂口,徘徊不忍去,与前濮州鄄城县尉李劭同以公服拜其墓,问其墓左人毕元宥,实备洒扫留县帛具酒馔祭公。知公无孙,有孙女二人,一娶刘劝,皆农夫也。且曰二孙女不拜墓已五六年矣,因告邑宰李君都杰,请免毕元宥力役,俾专洒扫事。嘻!享名甚高,后事何薄?谢公旧井,新墓角落。青山白云,共为萧索。巨竹拱木,如公卓荦。天长地久,其名不朽。此为祭文,写授元宥。又为碑曰:贵尽皆然,名存则难。故予重名不重官,作李翰林碑十五字而已。

关于《翰林学士李公墓碑》的相关故事

问:请教一个问题.李白是什么人种的.以前他是叫李白吗

答:

李白的体貌特征与突厥族的人种类型 从突厥族的这两个历史传说中,我们看到突厥族与匈奴族(也就是现在的蒙古族)有比较直接的血缘关系。

另外,突厥族与契骨族也有一定的血缘关系。

突厥族的历史传说把契骨与突厥说成同出一祖――泥师都。

实际上,这两个民族的习俗不一。

突厥族的历史传说为什么会把这两个习俗不一的民族捏在一起呢?这是否暗示了两者的血缘关系? 契骨,《史记》谓之坚昆,《汉书》谓之隔昆,《新唐书》和《太平寰宇记》谓之黠戛斯,也就是今集居在新疆西南的柯尔柯孜族的祖先。

根据《通典.契骨传》的记载:契骨“身悉长大,赤色,朱发,绿眼……,”按体型和外貌特征来说,契骨族似乎是欧罗巴人种。

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他们很可能就是段成式《酉阳杂俎》记载的突厥族神话传说中与突厥族绝交的欧罗巴种氏族部落的后裔。

考古学家在阿尔泰山以北至西伯利亚一带,也确实发现了有此类人种的存在。

在公元前5至6世纪间,蒙古利亚人种也进入了这一地区,这就为这两类人种的相互融合提供了现实的可能性。

根据《周书.突厥传》的记载,突厥汗国的木杆可汗“其色甚赤,睛若琉璃”,便是这两类人种融合的典型人物。

在李白生前,李白非凡的体型和外貌特征已经引起了人们特别的注意,应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李白出蜀之初,在江陵遇到有名的道士司马承祯。

司马承祯见李白器宇轩昂、姿质不凡,已是十分欣赏,及至读过他在蜀地及出蜀途中所作的诗文,更是惊叹不已。

他从道家的立场出发,说李白“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其中既包含对李白高度的精神修养及其所表现的精神风貌的高度赞扬,也包含着对李白高大挺秀的体型和外貌特征的高度称誉。

李白将司马承祯引为知已,作《大鹏遇希有鸟赋》以记之。

但是,这些只能是司马承祯的话的表层意义,这句话的深层意义,恐怕司马承祯本人也没有完全意识到。

因为司马承祯不可能知道,这位器宇轩昂、姿质不凡的年轻人,兼有欧罗巴人种和蒙古利亚人种两种血统。

但是,他的想法却已经在他的语言中无意识地表现出来。

因为从人学的角度看来,“仙风道骨”意味着人类的普遍性,“神游八极之表”则意味着对生存环境的普遍适应性。

这不正暗示着李白不仅仅是汉族血统的人吗? 李白初入长安,拜访的第一个重要人物是左司郎中崔宗之。

关于李白留给崔宗之的第一印象,崔宗之在《赠李十二》中这样写道 清论既抵掌,玄谈又绝倒; 分明楚汉事,历历王霸道。

担囊无俗物,访古千里余; 袖有匕首剑,怀中茂陵书; 双目光照人,词赋凌《子虚》。

从崔宗之看来,李白在外表方面的最大特点是“双目光照人”,这和后来魏万说李白“眸子炯然”差不多是一个意思。

这是否意味着李白的眼睛和突厥汗国“睛若琉璃”的木杆可汗的眼睛在颜色方面非常相近呢?依我们来看,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魏万曾在《李翰林集序》中说到李白“少任侠,手刃数人”。

李白非凡的武功和体魄,由此和他初入长安时与“五陵豪”的争斗中得到进一步的证实。

魏万在《李翰林集序》中也这样描写李白的外貌特征: 眸子炯然,哆如饿虎,或时束带,风流酝籍。

我们认为,崔宗之《赠李十二》中的“双目光照人”,魏万《李翰林集序》中的“眸子炯然”,和《周书.突厥传》描写木杆可汗的“晴若琉璃”意思基本相同,不同的仅仅是表达方式和程度。

魏万《李翰林集序》中的“哆如饿虎”,更明显地刻画了李白作为一个突厥人的外貌特征。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随后的“或时束带,风流酝籍”中,特别强调具有深厚的汉族文化修养的大诗人李白个人风貌的另一个侧面。

总而言之,在这些文献资料中,避开对李白精神风貌的赞扬,我们看到的是体型高大、体魄非凡的李白,一个有突厥族血统的李白,一条来自北方的狼。

望采纳


《翰林学士李公墓碑》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翰林学士李公墓碑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翰林学士李公墓碑》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翰林学士李公墓碑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9677.html

《翰林学士李公墓碑》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翰林学士李公墓碑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翰林学士李公墓碑》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