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林集序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李翰林集序》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序文

李翰林集序

前进士魏颢

自盘古划天地,天地之气艮于西南。剑门上断,横江下绝,岷、峨之曲,别为锦川。蜀之人无闻则已,闻则杰出。是生相如、君平、王褒、扬雄,降有陈子昂、李白,皆五百年矣。白本陇西,乃放形,因家于绵。身既生蜀,则江山英秀。伏羲造书契后,文章滥觞者《六经》。《六经》糟粕《离骚》,《离骚》糠秕建安七子。七子至白,中有兰芳。情理宛约,词句妍丽,白与古人争长。三字九言,鬼出神入,瞪若乎后耳。白久居蛾眉,与丹丘因持盈法师达。白亦因之入翰林,名动京师。《大鹏赋》时家藏一本,故宾客贺公奇白风骨,呼为谪仙子。由是朝廷作歌数百篇。上皇豫游召白,白时为贵门邀饮,比至半醉,令制《出师诏》,不草而成,许中书舍人。以张*谗逐,游海、岱间,年五十余尚无禄位。禄位拘常人,横海鲲,负天鹏,岂池笼荣之?颢始名万,次名炎。万之日不远命驾江东访白,游天台,还广陵见之。眸子炯然,哆如饿虎,或时束带,风流蕴藉。曾受道箓于齐,有青绮冠帔一副。少任侠,手刃数人。与友自荆徂扬,亡权窆回棹方暑,亡友糜溃,白收其骨,江路而舟。又长揖韩荆州,荆州延饮,白误拜,韩让之,白曰:酒以成礼。荆州大悦。白始娶于许,生一女二男,曰明月奴。女既嫁而卒。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人,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宋。间携昭阳、金陵之妓,迹类谢康乐,世号为李东山,骏马美妾,所适二千石郊迎,饮数斗醉,则奴丹砂抚《青海波》满堂不乐,白宰酒则乐。颢平生自负,人或为狂,白相见泯合,有赠之作,谓余尔后必著大名于天下,无忘老夫与明月奴。因尽出其文,命颢为集。颢今登第,岂符言耶!解携明年,四海大盗,宗室有潭者,白陷焉。谪居夜郎,罪不至此,屡经昭洗,朝廷忍白久为长沙汩罗之俦,路远不存,否极则泰,白宜自宽。吾观白之文义,有济代命,然千钧之弩,魏王大瓠,用之有时。议者奈何以白有叔夜之短,倘黄祖过祢,晋帝罪阮,古无其贤。所谓仲尼不假盖于子。经乱离,白章句荡尽,上元末,颢于绛偶然得之。沉吟累年,一字不下。今日怀旧,援笔成序,首以赠颢作,颢酬白诗,不忘故人也。次以《大鹏赋》,古乐府诸篇积薪而录,文有差互者两举之。白未绝笔,吾其再刊。付男平津子掌。其他事迹,存于后序。

《李翰林集序》 注释 翻译

1、盘古,即盘古氏,古代神话中开天辟地的创世者。《太平御览》卷二引三国吴徐整《三五历记》:“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 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 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唐杨炯 《浑天赋》:“盘古何神兮立天地,巨灵何圣兮造山川。”

2、艮,王琦注:“艮,限也。”此言天地之气,止于西南。

3、剑门,四川北部大剑山中断处为剑门关。两旁断崖峭壁,直入云霄,峰峦倚天似剑;绝崖断离,两壁相对,其状似门,故称剑门。俗称“天下第一关”,古有“剑门天下险”之誉。 上断,自上而断。

4、横江,横陈、横越江上。宋苏轼《赤壁赋》:“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 宋朱敦儒 《水龙吟》词:“铁锁横江 ,锦帆冲浪,孙郎良苦。” 下绝,至下而绝。

5、岷,岷山,北起甘肃东南岷县南部,南止四川盆地西部峨眉山﹐南北逶迤七百多公里。 峨,峨眉山,位于四川盆地西南部,地处长江上游,屹立于大渡河与青衣江之间,古有“峨眉天下秀”之称。 曲,蜿蜒曲折。

6、别,分离、分开、分出。《书·禹贡》:“岷山导江,东别为沱。” 锦川,锦江,四川成都市区内府南河的别称,系岷江流经成都市区的两条主要河流府河和南河的合称。李白《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濯锦清江万里流,云帆龙舸下扬州”。杜甫《登楼》:“锦江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

7、相如,即司马相如,字长卿,西汉蜀郡成都人(今四川成都市),约生于汉文帝初年至武帝元狩六年(公元前179-117年)之间,著名辞赋家。 君平,即严君平,名遵(原名庄君平,东汉班固著《汉书》因避汉明帝刘庄讳,改写为严君平),君平为其字,西汉蜀郡成都人(今四川成都市),道家学者、思想家。汉成帝年间隐居成都市井中以卜筮为业,“因势导之以善”,著有《老子注》(《隋书·经籍志》作《老子指归》)和《道德真经指归》13卷,前书已佚,后者今仅存7卷。 王褒,字子渊,生卒年不详,西汉蜀资中(今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人,著名辞赋家,其文学创作活动大致在在汉宣帝(公元前73-前49年)时期。 扬雄,字子云,蜀郡成都人(今四川成都市),生于汉宣帝甘露元年(公元前52年),卒于新莽天凤五年(公元18年),著名学者、辞赋家。 降,下。 陈子昂,字伯玉,唐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县)人,著名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生于唐高宗龙朔元年(661年),卒于武后长安二年(702年)。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有《陈伯玉集》传世。

8、五百年,言其概数而已。

9、陇西,见唐李阳冰《草堂集序》注1。

10、放形,放浪形骸的简写,指言行放纵,不拘形迹。《晋书·王羲之传》:“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旧唐书·姚崇传》:“优游园沼,放浪形骸,人生一代,斯亦足矣。”此当指李白父“放形”。

11、绵,绵州,古广汉郡地。唐时隶剑南道,改为巴西郡,后复为绵州,宋元明仍之,清乾隆时移治于罗江县,寻复旧,直隶四川省,民国改为绵阳县,即今四川绵阳市。

12、英秀,俊美。宋王谠《唐语林·补遗一》:“花奴但英秀过人,悉无此状,故无猜也。”“身既生蜀,则江山英秀”句谓人与境谐、人俊境美也。

13、古代传说中的三皇之一,风姓 。相传其始画八卦,又教民渔猎,取牺牲以供庖厨,因称庖牺,亦作伏戏、伏牺。《庄子·缮性》:“逮德下衰,及燧人伏羲始为天下,是故顺而不一。”《庄子·大宗师》:“伏戏氏得之,以袭气母。”汉扬雄《法言·问道》:“鸿荒之世,圣人恶之,是以法始乎伏牺而成乎尧。”晋王嘉《拾遗记·春皇庖牺》:“庖者包也,言包含万象;以牺牲登荐于百神,民服其圣,故曰庖牺 ,亦曰伏羲。” 书契,指文字。《易·系辞下》:“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书序》:“古者伏羲氏之王天下也,始画八卦,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由是文籍生焉。”陆德明释文:“书者,文字。契者,刻木而书其侧。”

14、滥觞,比喻事物的起源、发端。《初学记》卷十六引唐虞世南《琵琶赋》:“强秦创其滥觞,盛汉尽其深致。”唐刘知几《史通·序例》:“滥觞肇迹,容或可观,累屋重架,无乃太甚!” 《六经》,儒家的六部经典。《庄子·天运》:“孔子 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六经,自以为久矣,孰知其故矣。’”《汉书·武帝纪赞》:“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颜师古注:“六经,谓《易》、《诗》、《书》、《春秋》、《礼》、《乐》也。” 汉以来无《乐经》,今文家以为“乐”本无经,皆包含于《诗》、《礼》之中,古文家以为《乐》毁于秦始皇焚书。

15、糟粕,酒滓,喻指粗恶食物或事物的粗劣无用者。汉刘向《新序·杂事二》:“凶年饥岁,士糟粕不厌,而君之犬马有余谷粟。”《韩诗外传》卷五:“此真先圣王之糟粕耳,非美者也。” 《离骚》,屈原代表作品,也是楚辞的代表作。《庄子·天道》:“桓公读书于堂上。轮扁斫轮于堂下,释椎凿而上,问桓公曰:‘敢问公之所读者何言邪?’公曰:‘圣人之言也。’曰:‘圣人在乎?’公曰:‘已死矣。’曰:‘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魄已夫!’桓公曰:‘寡人读书,轮人安得议乎!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轮扁曰:‘臣也以臣之事观之。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间。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受之于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斫轮。古之人与其不可传也死矣,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魄已夫!”这里的“糟粕”即取此义。

16、糠秕,在打谷或加工过程中从谷子上分离出来的皮或壳,比喻琐碎的事或没有价值的东西。此处“糠秕”的命意与“糟粕”同。 建安七子,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即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七人。因曾同居魏都邺(今邯郸临漳)中,又号“邺中七子”。

17、兰芳,兰花的芳香,常用以比喻贤人。《楚辞·招魂》:“结撰至思,兰芳假些。”王逸注:“兰芳,以喻贤人。”唐李群玉《自澧浦东游江表途出巴丘投员外从公虞》:“《巴歌》揜《白雪》,鲍肆埋兰芳。”

18、宛约,委宛曲致。

19、瞠,直视、瞪着眼看。《集韵》:“瞠,直视也。”“瞠若夫后耳”语出《庄子·田子方》:“颜渊问于仲尼曰:‘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夫子驰亦驰;夫子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矣!’”,即干瞪着眼落在后面的意思。

20、丹丘,又称丹丘子、丹丘生、元丹,唐代道隐者,李白最亲密的道友。 持盈法师,即玉真公主,唐睿宗第十女,玄宗之妹。 达,通达、显达。诸葛亮《出师表》:“不求闻达于诸侯。” 此言李白因元丹丘的关系得玉真公主推荐,于天宝元年(742年)入京。

21、宾客贺公,指贺知章,见唐李阳冰《草堂集序》注39。

22、豫游,乐。北周庾信《象戏赋》:“况乃豫游仁寿,行乐徽音;水影摇日,花光照林。”唐魏征《谏太宗十思疏》:“君臣无事,可以尽豫游之乐,可以养松乔之寿。”

23、中书舍人,官名。唐初称内史舍人,不久改中书舍人,掌起草诏令、侍从、宣旨、劳问、接纳、上奏文表等,兼管中书省事务。

24、张垍,唐睿宗朝宰相张说次子,拜驸马都尉,出为卢溪司马,入为太常卿。禄山乱,受伪相命,死贼中。曾屡向玄宗进谗,致使玄宗疏远李白。

25、海岱间,指古青、徐二州地。《书·禹贡》:“海岱惟青州”、“海岱及淮惟徐州。”青州大体指泰山以东至渤海的一片区域,徐州大约囊括今江苏、山东、安徽的部分地区。

26、鲲,传说中的一种大鱼。《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鹏,传说中最大的一种鸟,由鲲变化而成。《庄子·逍遥游》:“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鲲、鹏,皆喻李白。

27、万之日,名万的那些日子里。

28、天台,即天台山,在浙江省东部天台、宁海、奉化等县市间。山上有隋代古刹国清寺,为佛教天台宗发源地。南朝梁陶弘景《真诰》:“(山)当斗牛之分,上应台宿,故名天台。”晋支遁《天台山铭》序:“剡县东南有天台山。”

29、广陵,古地名,即今江苏省扬州市。

30、哆,音chǐ,《韵会》:“哆,大貌。”

31、风流,才华出众, 风采特异。 酝藉,宽和而有涵容。

32、道箓,道教的符箓,凡入道者必受箓。 齐,齐州,今山东省济南市。

33、任侠,以侠义自任,重承诺、讲义气、轻生死。《墨子·经上》:“任,士损己而益所为也。”《墨子·经说上》:“任,为身之所恶以成人之所急。”

34、友,指李白友人吴指南。 徂,《尔雅》:“徂,往也。” 扬,维扬,今江苏省扬州市。

35、路亡,指李白友人吴指南途中病故。 权,权且、暂且。 窆,音biǎn,下葬。《说文》:“窆,葬下棺也。”

36、回棹,亦作回棹,驾船返回。唐裴铏《传奇·孙恪》:“舣舟六七日,携二子而回棹。”唐袁郊《甘泽谣·圆观》:“明日李公回棹,言归惠林 。” 方,当、正当。

37、江路而舟,以舟行而取道江路。 此处所记史实略有误,可参见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

38、韩荆州,即韩朝宗,曾为右拾遗、监察御史、兵部员外郎、度支郎中、给事中、许州刺史、荆州大都督府长史、山南采访史,贬洪州都督,迁蒲州刺史,征拜京兆尹,贬高平郡太守,又贬吴州郡别驾。李白于开元二十二年(734年)拜见韩朝宗,上《与韩荆州书》,时朝宗为荆州大都督府长史。后来李白《忆襄阳旧游赠济阴马少府巨》云:“昔为大堤客,曾上山公楼。高冠佩雄剑,长揖韩荆州。”

39、延引,邀请。唐李白《答高山人兼呈权顾二侯》诗:“延引故乡人,风义未沦替。”五代王定保《唐摭言·防慎不至》:“(樊)谓岘曰:‘弟卷轴不鄙,恶札可以佐弟。’岘欣然以十余轴授之,皆要切卷子,延引逼试,每轴头为札三两纸而授之。”

40、让,责备。《说文》:“让,相责让也。”《小尔雅》:“诘责以辞谓之让。”《广雅》:“让,责也。”

41、酒以成礼,典出《世说新语·言语》:“钟毓兄弟小时,值父昼寝,因共偷饮药酒。其父时觉,且讬寐以观之。毓拜而后饮,会饮而不拜。既而问毓何以拜,毓曰:‘酒以成礼,不敢不拜。’又问会何以不拜,曰:‘偷本非礼,所以不拜。’”盖李白借钟毓语以解嘲也。

42、许,指许夫人,高宗时宰相许圉师之孙女。

43、“生一女,一男曰明月奴”诸本皆标点作“生一女、一男曰明月奴”,因“一女、一男”后实只出现“明月奴”一个人名,应该是未言女名,“明月奴”当为“一男”之名,故“一女”后当作逗号为是。李白诗文中从未提及“明月奴”, “一女”应是平阳。

44、刘、鲁,皆无可确考。 明月奴、颇黎,李白诗文中均未提及,王琦云:“太白后只一子伯禽,则未知其明月奴与,其颇黎与?”

45、宋,宋当为宗之误。李白《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君家全盛日,台鼎何陆离。斩鳌翼娲皇,炼石补天维。一回日月顾,三入凤凰池。失势青门傍,种瓜复几时。……我非东床人,令姊忝齐眉。……”可知李白最后所娶之宗夫人乃武后时宰相宗楚客之孙女,系宗璟之姊。

46、间,间或。宋文天祥《〈指南录〉后序》:“间以诗记所遭。” 王琦注:“太白有‘小妓金陵歌楚声,家童丹砂学讽鸣’之句,又有《示金陵子》诗。昭阳妓,无考。”

47、谢康乐,即谢灵运,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东晋和南朝宋时代的著名诗人,与陆机齐名。因系谢玄之孙,晋时袭封康乐公,故又称谢康乐。晋末曾出任琅琊王德文的大司马行参军、豫州刺史刘毅的记室参军、北府兵将领刘裕的太尉参军等。入宋后,因刘裕采取压抑士族政策,降爵为康乐侯,出任永嘉太守、临川内史等职。元嘉十年被宋文帝(刘义隆)以“叛逆”罪名杀害。

48、东山,见唐李阳冰《草堂集序》注38。

49、二千石,指郡守一级的官员。汉制,郡守俸禄为二千石,即月俸百二十斛。世因称郡守为“二千石”。《汉书·循吏传序》:“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亡叹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讼理也。与我共此者,其唯良二千石乎!”颜师古注:“谓郡守、诸侯相。”

50、丹砂,李白家童。 抚,王琦注:“其《东山吟》云:‘酣来自作青海舞’,据此,抚字乃舞字之讹。”

51、宰酒,主持饮酒,犹今人所谓“酒司令”。

52、泯合,暗合。前蜀杜光庭《谢恩赐兴圣观弘一大师张潜修造表》:“睠言大教,理契生津,栖神泯合于无为,属念潜期于有德。”

53、解携,分手、离别。唐杜甫《水宿遣兴奉呈群公》:“异县惊虚往,同人惜解携。”前蜀韦庄《赠云阳县裴明府》:“南北三年一解携,海为深谷岸为蹊。”

54、潭,喻为陷阱。

55、夜郎,汉代我国西南地区古国名,大致相当于以今桐梓县为中心的贵州西北部及云南、四川部分地区。汉司马相如《难蜀父老》:“今罢三郡之士,通夜郎之涂,三年于兹,而功不竟,士卒劳倦,万民不赡。”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参阅《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汉书·西南夷传》、《后汉书·西南夷传》。

56、长沙,代指西汉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贾谊。贾谊又称贾太傅、贾长沙,洛阳(今河南省洛阳市)人。十八岁即有才名,二十余岁被文帝召为博士,不到一年即被破格提拔为太中大夫。二十三岁时因遭群臣忌恨,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后被召回长安,为梁怀王太傅。梁怀王坠马而死后,深自歉疚而于三十三岁时抑郁而死。其代表作为《过秦论》、《论积贮疏》、《吊屈原赋》、《鵩鸟赋》等。 汨罗,代指战国时期楚国伟大的政治家、浪漫主义诗人屈原。屈原名平,字原。早年受楚怀王信任,曾任左徒、三闾大夫,主张与齐国联合共同抗衡秦国。因受权贵和佞臣的谗言与排挤,渐被怀王疏远,后被逐出郢都流落到汉北。秦国大将白起挥兵南下攻破郢都后,他怀着绝望和悲愤的心情投汨罗江而死。屈原创立了楚辞(即辞赋)这种文体,其主要的代表作为《离骚》、《九章》、《九歌》、《天问》等。

57、不存,谓危险。《汉书·司马相如传下》:“卒然遇轶才之兽,骇不存之地。” 颜师古注:“不存,不可得安存也。”

58、否极则泰,否音pǐ。否、泰,是《易经》六十四卦中的卦名,否是坏的卦,泰是好的卦。否极则泰,谓事情坏到了极点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化。

59、济代,济世。唐王昌龄《岳阳别李十七越宾》:“平明孤帆心,岁晚济代策。”

60、千钧之弩,语出《史记·穰侯列传第十二》:“以天下攻齐,如以千钧之弩决溃痈也。”这里比喻非凡之人材。

61、魏王大瓠,语出《庄子·逍遥游》:“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这里比喻大才难得其用。

62、叔夜,魏晋名士嵇康,字叔夜,“竹林七贤”之一。 此谓有人认为李白饮酒恃才如嵇叔夜,是李白之短。

63、傥,倘若、如果。 黄祖,东汉荆州牧刘表属下大将,为江夏太守。 过,过错,这里用作动词,即以之为过。 祢,指东汉名士祢衡,因恃才傲物,言语冒犯了黄祖,为黄所杀。

64、晋帝,指晋武帝。 罪,罪过,这里用作动词,即以之为罪。 阮,指晋人阮咸。 吏部尚书山涛曾向晋武帝推荐阮咸,晋武帝以阮咸“耽酒虚浮”而不用。

65、语出稽康《与山巨源绝交书》:“仲尼不假盖于子夏,护其短也。”。《孔子家语·致思》:“孔子将行,雨而无盖。门人曰:‘商也有之。’孔子曰:‘商之为人也,甚吝于财。吾闻与人交,推其长者,违其短者,故能久也。’”

66、上元末,上元为唐肃宗李亨年号,起于760年,止于761年,上元末当为761年。

67、绛,春秋时晋国国都,在今山西省绛县。

68、积薪而录,王琦注:“谓随所得而编次,不论先后,如积薪然。”

69、差互,差异、差错。金王若虚《史记辩惑一》:“在‘本纪’则并《无逸》为告殷民,在‘世家’则并《多士》为戒成王,混淆差互,一至于此。”

70、平津子,无考。 掌,掌管、主持。《孟子·滕文公上》:“舜使益掌火, 益烈山泽而焚之,禽兽逃匿。”

 

参考资料:李翰林集序-百度百科

 

 

关于《李翰林集序》的相关故事

有人说李白也是胡人,或至少是有胡人血统的。但我觉得他可能是一个出生在胡地的汉人,他的祖辈或父辈因犯了案子,从陇西被流放到西域,作为劳改犯的孩子,李白出生在碎叶城。

五岁以后随父亲迁居蜀川,在绵州昌隆度过青少年时代,凭着写一手好诗以及过人的酒量,就去四处闯江湖了,在黑道白道上都混出些名气。他三十岁初入长安,托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推荐自己,可惜被婉拒。在长安城里折腾三年,也没找到进入大明宫的途径,等于扑了个空。四十二岁时还不甘心,想再去首都试一试,这回运气好点,唐玄宗答应见这个名气越来越大的诗人,并且让杨贵妃在一旁作陪。

他事先是这么向杨贵妃打招呼:“今天我要让你见一位大才子,你不是总说没有好歌唱,没有好曲听吗?有了他就不愁了。等熟了以后,我让他专门给你写几首赞美诗,量身订做几支好歌曲,保准一唱就流行。”可见唐玄宗召见李白,不完全为了公务,还是有点私心的。他想借此讨杨贵妃的欢心,宫廷里御用文人虽多,还没谁能让杨贵妃满意的,要知道,她的艺术修养也不低啊,眼光还挺刁的。

李白还真以为唐玄宗惜才而召见自己的,其实唐玄宗并不爱李白,他是因为爱杨贵妃,才让李白走进了大明宫,免得美人太寂寞了,总要替她找一些新鲜的玩意。

李白第一次见唐玄宗,使出浑身的本领,当场口赞一首歌功颂德的诗,令众人惊叹其为天才,唐玄宗为答谢诗人不吝才情的表现,亲手调了一杯羹,给李白递过去让他润润嗓子。同时笑望杨贵妃一眼:瞧,我没说错吧,此人果然是奇才吧?别着急,改日让他也给你写一首。

唐玄宗把李白作为帝国冉冉升起的一颗文艺明星介绍给杨玉环,杨玉环虽然是贵妃,骨子里还是有文艺女青年的情结,带着点追星族的好奇,观察着这个被民间称作天下第一诗人的李白,如果能让“第一诗人”专门为自己“量身订制”赞美诗,那么自己作为天下第一美女的地位,不就更巩固了吗?说不定还会流芳百世呢。美女自古爱才子,美女杨玉环,不仅爱才子,还想沾才子的光。还想借才子的光,更亮地照耀自己。

几天后机会就来了,御苑的牡丹开了,唐玄宗拉杨贵妃一块去兴庆宫沉香亭赏花,宫廷乐队助兴时翻来覆去弹的还是那几首老歌,业余想当作曲家的唐玄宗想谱几首新曲,却找不到好词,正搅尽脑汁构思呢,杨贵妃不失时机地提醒他:干嘛不把那位你刚任命为翰林院供奉的李白叫过来,让他给牡丹写诗,咱们也听一听。

唐玄宗顿时想起来了:对呀,我给他个官当,还不是为了让他丰富我的业余生活,有什么可客气的,立即叫人去通知李白,来兴庆宫加班吧,有好酒好菜招待。

一顿好找,原来李白已在长安街上的酒楼里喝醉了,倒在桌肚底下睡着了,找人的人,赶紧用凉水泼被找的人的脸,把他激醒了,又把他扶到兴庆宫,一路上李白听明来意,醉意朦胧地摆手:我还以为天要塌下来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写诗吗?写诗对于我比撒尿还容易……。

李白一到,杨贵妃把刚摘下的一朵牡丹递过去:我本想把它别在发髻上,可一想,还是送给你吧,诗人,请给它写首诗吧,唐玄宗很会说情话的:爱妃,你比牡丹更漂亮,还是让李翰林先给你写一首吧?

牡丹,李白在别处也能见到,可见杨贵妃却不容易的,第一次见到杨贵妃时,牡丹还没开呢,就觉得雍容华贵的杨贵妃只能以国色天香的牡丹来比拟。现在是第二次见面,牡丹开了,在牡丹面前杨贵妃不仅毫不逊色,反而更美了,比初见时更美,看花时李白的眼没花,看杨贵妃时,李白的眼却花了。

别说皇帝让我写诗,即使皇帝不让我写诗,我也想写,我也要写!看到大美人,哥们又有灵感了:啊,生活多美好呀!看来这回来长安来对了,不仅美酒管够,美女还可以尽管看。这可不是一般的民间小妞,是皇家第一美女,我看的时候可要装得礼貌点、斯文点,别让我的眼神把她给惊着了……就这么想着,李白一会儿假模假样地看看花,一会儿又眼睛都顾不上眨地看着杨贵妃,他看花时一点都没记住花的模样,看杨贵妃时那印象却刻骨铭心,套句俗话:看花时觉得花很远,看美女时觉得美女很近。

其实也没来得及看多久,看着看着,诗人的才情就被美女的笑容给点燃起来了,向一旁站着的高力士吆喝道:“拿笔来!”一口气就龙飞凤舞地写下三首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他也说不清写的时候是仍然醉着还是已经醒了。

写完之后,李白真有点累了,看来美也会使人虚脱,不,美也会使人痛苦,使人感到虚无,尤其面对着的是一份自己无法真正拥有的美。那明明是属于别人的美,却偏偏要让自己来歌唱。看见了,肯定比没看见要幸运,要幸福。但看的时候,似乎比没看的时候还要忧伤。想到这里,李白的脑子有点乱了,为转移注意力,他再次吆喝高力士:“拿酒来!”

他是想尽快地把自己再次灌醉。

他可以转移视线,去看花,看山,看水,尽量不去看眼前的那个人。可无法不去看已印在脑海里的那个人,无法让她看不见。

他可以让自己不去看那个人,却无法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人,想一想,又似乎比看一看还要忧伤。

他吃惊地发现:自己,对帝国的第一夫人产生了单相思,为了掩饰内心的波动,必须赶紧把自己灌醉,让自己重新成为那个没心没肺、没有欲念也没有痛苦的人。

后来李白又多次陪伴唐玄宗与杨贵妃去乐游原上踏青,去骊山泡温泉,却再也无法做到像第一次见面时那么豪放、那么从容。平常在办公室里,也总有点心不在焉,一下班就借酒消愁,没有谁能明白他哪来那么多的苦闷,包括唐玄宗与杨贵妃,他们也很奇怪:这个诗人,怎么越来越不可爱了,怎么变得像另一个人了。

李白只在唐玄宗与杨贵妃身边呆了不到两年,就找个借口要辞职了,唐玄宗虽然奇怪,还是很开明地同意了,杨贵妃听说了,特意请唐玄宗多给李白一些赏钱,“赐金放还”,李白知道,这是杨贵妃给自己追加的稿费,她很喜欢李白写的那三首赞美诗,没事时就爱唱一唱。

李白一生中从没写过什么爱情诗,除了给杨贵妃写的那三首。

那三首如果算爱情诗的话,李白就更不简单了,他的形象就显得更丰富了,人们原本以为李白不会谈恋爱,也没啥爱情故事,这三首爱情诗会改变你的看法,李白也会谈恋爱,尤其是精神恋爱。李白平常都是游山玩水,不谈女人。可他一旦要赞美起哪个女人来,李商隐他们也不是对手,那三首清平调是属于李白的“无题”诗,朦胧诗先祖的先祖。

一个诗人,如果见到杨贵妃都不会写爱情诗,那就白当一辈子诗人了。

李白用这三首爱情诗证明了自己也是有柔情的。

我为了使李白这个浪漫主义诗人显得更浪漫一些,而为他与杨贵妃的关系编造了一点“绯闻”。

究竟算不算编造?李白见到杨贵妃,心里究竟怎么想的,谁知道呢?没准李白的心理活动,比我想像出来的,还要复杂呢!因为杨贵妃的美,注定比你能想像出来的,还要美呢!


《李翰林集序》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李翰林集序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李翰林集序》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李翰林集序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9698.html

《李翰林集序》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李翰林集序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李翰林集序》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