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林集序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李翰林集序》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序文

李翰林集序

前进士魏颢

自盘古划天地,天地之气艮于西南。剑门上断,横江下绝,岷、峨之曲,别为锦川。蜀之人无闻则已,闻则杰出。是生相如、君平、王褒、扬雄,降有陈子昂、李白,皆五百年矣。白本陇西,乃放形,因家于绵。身既生蜀,则江山英秀。伏羲造书契后,文章滥觞者《六经》。《六经》糟粕《离骚》,《离骚》糠秕建安七子。七子至白,中有兰芳。情理宛约,词句妍丽,白与古人争长。三字九言,鬼出神入,瞪若乎后耳。白久居蛾眉,与丹丘因持盈法师达。白亦因之入翰林,名动京师。《大鹏赋》时家藏一本,故宾客贺公奇白风骨,呼为谪仙子。由是朝廷作歌数百篇。上皇豫游召白,白时为贵门邀饮,比至半醉,令制《出师诏》,不草而成,许中书舍人。以张*谗逐,游海、岱间,年五十余尚无禄位。禄位拘常人,横海鲲,负天鹏,岂池笼荣之?颢始名万,次名炎。万之日不远命驾江东访白,游天台,还广陵见之。眸子炯然,哆如饿虎,或时束带,风流蕴藉。曾受道箓于齐,有青绮冠帔一副。少任侠,手刃数人。与友自荆徂扬,亡权窆回棹方暑,亡友糜溃,白收其骨,江路而舟。又长揖韩荆州,荆州延饮,白误拜,韩让之,白曰:酒以成礼。荆州大悦。白始娶于许,生一女二男,曰明月奴。女既嫁而卒。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人,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宋。间携昭阳、金陵之妓,迹类谢康乐,世号为李东山,骏马美妾,所适二千石郊迎,饮数斗醉,则奴丹砂抚《青海波》满堂不乐,白宰酒则乐。颢平生自负,人或为狂,白相见泯合,有赠之作,谓余尔后必著大名于天下,无忘老夫与明月奴。因尽出其文,命颢为集。颢今登第,岂符言耶!解携明年,四海大盗,宗室有潭者,白陷焉。谪居夜郎,罪不至此,屡经昭洗,朝廷忍白久为长沙汩罗之俦,路远不存,否极则泰,白宜自宽。吾观白之文义,有济代命,然千钧之弩,魏王大瓠,用之有时。议者奈何以白有叔夜之短,倘黄祖过祢,晋帝罪阮,古无其贤。所谓仲尼不假盖于子夏。经乱离,白章句荡尽,上元末,颢于绛偶然得之。沉吟累年,一字不下。今日怀旧,援笔成序,首以赠颢作,颢酬白诗,不忘故人也。次以《大鹏赋》,古乐府诸篇积薪而录,文有差互者两举之。白未绝笔,吾其再刊。付男平津子掌。其他事迹,存于后序。

关于《李翰林集序》的相关故事

有人说李白也是胡人,或至少是有胡人血统的。但我觉得他可能是一个出生在胡地的汉人,他的祖辈或父辈因犯了案子,从陇西被流放到西域,作为劳改犯的孩子,李白出生在碎叶城。

五岁以后随父亲迁居蜀川,在绵州昌隆度过青少年时代,凭着写一手好诗以及过人的酒量,就去四处闯江湖了,在黑道白道上都混出些名气。他三十岁初入长安,托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推荐自己,可惜被婉拒。在长安城里折腾三年,也没找到进入大明宫的途径,等于扑了个空。四十二岁时还不甘心,想再去首都试一试,这回运气好点,唐玄宗答应见这个名气越来越大的诗人,并且让杨贵妃在一旁作陪。

他事先是这么向杨贵妃打招呼:“今天我要让你见一位大才子,你不是总说没有好歌唱,没有好曲听吗?有了他就不愁了。等熟了以后,我让他专门给你写几首赞美诗,量身订做几支好歌曲,保准一唱就流行。”可见唐玄宗召见李白,不完全为了公务,还是有点私心的。他想借此讨杨贵妃的欢心,宫廷里御用文人虽多,还没谁能让杨贵妃满意的,要知道,她的艺术修养也不低啊,眼光还挺刁的。

李白还真以为唐玄宗惜才而召见自己的,其实唐玄宗并不爱李白,他是因为爱杨贵妃,才让李白走进了大明宫,免得美人太寂寞了,总要替她找一些新鲜的玩意。

李白第一次见唐玄宗,使出浑身的本领,当场口赞一首歌功颂德的诗,令众人惊叹其为天才,唐玄宗为答谢诗人不吝才情的表现,亲手调了一杯羹,给李白递过去让他润润嗓子。同时笑望杨贵妃一眼:瞧,我没说错吧,此人果然是奇才吧?别着急,改日让他也给你写一首。

唐玄宗把李白作为帝国冉冉升起的一颗文艺明星介绍给杨玉环,杨玉环虽然是贵妃,骨子里还是有文艺女青年的情结,带着点追星族的好奇,观察着这个被民间称作天下第一诗人的李白,如果能让“第一诗人”专门为自己“量身订制”赞美诗,那么自己作为天下第一美女的地位,不就更巩固了吗?说不定还会流芳百世呢。美女自古爱才子,美女杨玉环,不仅爱才子,还想沾才子的光。还想借才子的光,更亮地照耀自己。

几天后机会就来了,御苑的牡丹开了,唐玄宗拉杨贵妃一块去兴庆宫沉香亭赏花,宫廷乐队助兴时翻来覆去弹的还是那几首老歌,业余想当作曲家的唐玄宗想谱几首新曲,却找不到好词,正搅尽脑汁构思呢,杨贵妃不失时机地提醒他:干嘛不把那位你刚任命为翰林院供奉的李白叫过来,让他给牡丹写诗,咱们也听一听。

唐玄宗顿时想起来了:对呀,我给他个官当,还不是为了让他丰富我的业余生活,有什么可客气的,立即叫人去通知李白,来兴庆宫加班吧,有好酒好菜招待。

一顿好找,原来李白已在长安街上的酒楼里喝醉了,倒在桌肚底下睡着了,找人的人,赶紧用凉水泼被找的人的脸,把他激醒了,又把他扶到兴庆宫,一路上李白听明来意,醉意朦胧地摆手:我还以为天要塌下来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写诗吗?写诗对于我比撒尿还容易……。

李白一到,杨贵妃把刚摘下的一朵牡丹递过去:我本想把它别在发髻上,可一想,还是送给你吧,诗人,请给它写首诗吧,唐玄宗很会说情话的:爱妃,你比牡丹更漂亮,还是让李翰林先给你写一首吧?

牡丹,李白在别处也能见到,可见杨贵妃却不容易的,第一次见到杨贵妃时,牡丹还没开呢,就觉得雍容华贵的杨贵妃只能以国色天香的牡丹来比拟。现在是第二次见面,牡丹开了,在牡丹面前杨贵妃不仅毫不逊色,反而更美了,比初见时更美,看花时李白的眼没花,看杨贵妃时,李白的眼却花了。

别说皇帝让我写诗,即使皇帝不让我写诗,我也想写,我也要写!看到大美人,哥们又有灵感了:啊,生活多美好呀!看来这回来长安来对了,不仅美酒管够,美女还可以尽管看。这可不是一般的民间小妞,是皇家第一美女,我看的时候可要装得礼貌点、斯文点,别让我的眼神把她给惊着了……就这么想着,李白一会儿假模假样地看看花,一会儿又眼睛都顾不上眨地看着杨贵妃,他看花时一点都没记住花的模样,看杨贵妃时那印象却刻骨铭心,套句俗话:看花时觉得花很远,看美女时觉得美女很近。

其实也没来得及看多久,看着看着,诗人的才情就被美女的笑容给点燃起来了,向一旁站着的高力士吆喝道:“拿笔来!”一口气就龙飞凤舞地写下三首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他也说不清写的时候是仍然醉着还是已经醒了。

写完之后,李白真有点累了,看来美也会使人虚脱,不,美也会使人痛苦,使人感到虚无,尤其面对着的是一份自己无法真正拥有的美。那明明是属于别人的美,却偏偏要让自己来歌唱。看见了,肯定比没看见要幸运,要幸福。但看的时候,似乎比没看的时候还要忧伤。想到这里,李白的脑子有点乱了,为转移注意力,他再次吆喝高力士:“拿酒来!”

他是想尽快地把自己再次灌醉。

他可以转移视线,去看花,看山,看水,尽量不去看眼前的那个人。可无法不去看已印在脑海里的那个人,无法让她看不见。

他可以让自己不去看那个人,却无法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人,想一想,又似乎比看一看还要忧伤。

他吃惊地发现:自己,对帝国的第一夫人产生了单相思,为了掩饰内心的波动,必须赶紧把自己灌醉,让自己重新成为那个没心没肺、没有欲念也没有痛苦的人。

后来李白又多次陪伴唐玄宗与杨贵妃去乐游原上踏青,去骊山泡温泉,却再也无法做到像第一次见面时那么豪放、那么从容。平常在办公室里,也总有点心不在焉,一下班就借酒消愁,没有谁能明白他哪来那么多的苦闷,包括唐玄宗与杨贵妃,他们也很奇怪:这个诗人,怎么越来越不可爱了,怎么变得像另一个人了。

李白只在唐玄宗与杨贵妃身边呆了不到两年,就找个借口要辞职了,唐玄宗虽然奇怪,还是很开明地同意了,杨贵妃听说了,特意请唐玄宗多给李白一些赏钱,“赐金放还”,李白知道,这是杨贵妃给自己追加的稿费,她很喜欢李白写的那三首赞美诗,没事时就爱唱一唱。

李白一生中从没写过什么爱情诗,除了给杨贵妃写的那三首。

那三首如果算爱情诗的话,李白就更不简单了,他的形象就显得更丰富了,人们原本以为李白不会谈恋爱,也没啥爱情故事,这三首爱情诗会改变你的看法,李白也会谈恋爱,尤其是精神恋爱。李白平常都是游山玩水,不谈女人。可他一旦要赞美起哪个女人来,李商隐他们也不是对手,那三首清平调是属于李白的“无题”诗,朦胧诗先祖的先祖。

一个诗人,如果见到杨贵妃都不会写爱情诗,那就白当一辈子诗人了。

李白用这三首爱情诗证明了自己也是有柔情的。

我为了使李白这个浪漫主义诗人显得更浪漫一些,而为他与杨贵妃的关系编造了一点“绯闻”。

究竟算不算编造?李白见到杨贵妃,心里究竟怎么想的,谁知道呢?没准李白的心理活动,比我想像出来的,还要复杂呢!因为杨贵妃的美,注定比你能想像出来的,还要美呢!


《李翰林集序》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李翰林集序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李翰林集序》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李翰林集序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9698.html

《李翰林集序》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李翰林集序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李翰林集序》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