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怀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江南春怀》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怀远,春天

江南春怀

青春几何时,黄鸟鸣不歇。天涯失乡路,江外老华发。

心飞秦塞云,影滞楚关月。身世殊烂漫,田园久芜没。

岁晏何所从,长歌谢金阙。

关于《江南春怀》的相关故事

试论李白诗傲岸个性在不同时期的不同体现

[摘要]本文通过对李白青年时代、中年时代、晚年时代三个不同时期其傲岸个性的不同表现,论述了李白傲岸个性在不同时期各具特点的体现,及其傲岸个性的形成、发展和日趋深沉的过程,从而更加深入地挖掘了李白诗的情感世界。

[关键词]李白傲岸个性不同体现

“傲岸苦不谐”[1]是李白诗情感内涵的重要特征,可以说,它贯穿于李白诗歌创作的始终,但又不宜一概而论,在不同时期,李白诗的傲岸个性是有不同的特点的。笔者认为,要深入探索李白诗的情感内涵,对此必须做出应有的分析。

一、青年时代――傲岸个性的形成

李白的青年时代正处在李隆基统治时期。唐王朝建立了一个多民族的、统一的封建帝国,李隆基统治的前期,以唐太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犹水也,君犹舟也”的遗训为座右铭,广招天下贤才,重用姚崇、宋Z、韩林、张九龄等敢于直言进谏的贤明之士为宰相,励精图治,鼓励生产,发展经济,逐渐形成了“开元盛世”的良好局面。当时唐王朝呈现出一派五谷满仓、田野广袤、国力雄厚的繁荣景象。正像古书记载的那样“是时海内富实,料之价钱十三,青、齐间斗才三钱,绢一匹钱二百,道路列肆,具酒食以待人。唐有驿驴,行千里不持尺兵。天下岁入之物,租钱二百余万缗,栗千九百八十余万斛”[2]

李白在这盛唐的社会环境下,在西域碎叶度过了他的童年。五岁时随父亲在西蜀昌隆县清廉乡定居,在这以后的二十几年中,他都是在蜀中度过的。在蜀中,李白刻苦读书,勤奋好学。他天资聪颖,小小年纪即显露才华。“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轩辕以来,颇得闻矣。”[3]“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4]开始养成自负的性格,到二十岁的时候,他开始了一些社会活动。这时期,他的诗中就隐约可见其傲岸的个性了。如《唐诗纪事》印东蜀扬天惠《彰明逸事》记载:有一次李白和樟明县令在一起观看涨水的情况,有一位女孩淹死在江上,县令见后就吟诗道:“二八谁家女,飘来倚岸芦。鸟窥眉上翠,鱼弄口旁朱。”李白即步其韵而和之:“绿发随波散,红颜逐浪无。何因蓬伍相?应是怨秋胡。”诗中流露了对昏庸县令的不满与轻蔑。这时李白对当时官僚们的不满和不畏权贵的傲骨已经初露端倪。

到26岁时李白同许多文人一样,确立了要为世所用,建功立业的远大抱负。就在26岁那年,他辞别父母,带着“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5]的自负、自信,怀着凌云壮志开始了他的漫游。沿途中,他求仙访道,广交豪雄,进行了多种多样的社会活动,旨在为他实现政治抱负创造条件。这期间他创作的《大鹏赋》,堪称令人瞩目的力作。《大鹏赋》以“激三千以崛起,向九万而迅征”的大鹏形象,抒发了他的豪迈气概和远大抱负。借“夸金衣与菊裳,耀彩质而金章”的诗句,对黄鹄、金凤之类的仙禽神鸟投以鄙视,又嘲笑那衔木填海的精卫和司晨报晓的天鸡“何拘挛而守常”,从中流露出李白对富贵利禄的蔑视,对放任恬适的追求以及不愿受封建秩序束缚的思想。这篇赋的创作,标志着李白傲岸个性已初步形成。

李白27岁时做了已故宰相许圉师家的孙女婿,后在安陆的北寿山隐居了一段日子,这期间他苦读万卷书,期待朝廷官员来请他出山。然而,一连三年,杳无音信,不得已他只得凭借许圉师家过去与朝廷官员的老关系的引荐,前往拜访当朝宰相张说。当时正赶上张说抱病在身,不能亲自接见。张说便委托自己的二儿子张代他接待李白,谁知道这个公子哥式的张是位庸才之辈,既无识才之慧眼,又不肯尽心竭力地推荐李白。他把李白安顿在玉真公主别馆之后,再也不曾登门相见。李白在这远离城市并结满蜘蛛网的房中,靠粗茶淡饭充饥,实在苦熬不过,便写了两首诗《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送给张,张看到诗中对自己的讽刺,干脆就不管李白的事了。李白去拜访其他人,同样是处处碰壁。

漫游中的李白,逐渐了解到唐朝的诸多积弊和阴暗面,愤慨之余写下了《引路难》一诗[其二]:“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狗赌梨栗。弹剑作歌奏苦声,曳据王门不称情。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君不要见昔日燕家重郭魁,拥_折节无嫌猜。剧辛乐毅感恩分,输肝剖胆效英才。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行路难,归去来1从这首诗中,我们看到李白在人生路上即便遭遇坎坷,也绝不屈节求荣,向黑暗势力低头。既然“历抵卿相[6]处处碰壁,莫如归去。年轻的李白希冀步入仕途的愿望受挫之后,其傲岸个性却由此而更坚定地显露。

在苦苦思索缘何“大道如青天”,而“我独不得出”后,李白终于醒悟,原来宽广的长安大道,其实是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他不再叹息,而是怀着愤慨的心情写下了《蜀道难》:“吁噫嘻,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颠。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向盘盘,百步九折索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f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从雌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Y,砂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若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李白在《蜀道难》中借景抒情,以蜀道的艰险暗示人生的坎坷。尤其是结尾描写造成蜀道难的人为因素,以“磨牙吮血”、“杀人如麻”、“猛虎”、“长蛇”等借喻影射社会黑暗的现实是唐王朝所为。从中可以看到李白诗中流露的不再是不愿向封建统治阶级卑躬屈节,宁愿“归去来”的自由追求,而是大胆地抒发了对封建统治阶级的轻视。至此可以说,李白傲岸不羁的个性已经明显形成了。或许由于李白的诗“名动京师”[7],他被应诏入长安的一天,终于在42岁这一年等到了。极其自负的李白欣喜异常,以为从此可以“扬眉吐气,激昂青云”[8]了,于是他扬鞭策马,踌躇满志地向长安奔驰而去。“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9]从此,李白开始了他人生的重要时期――长安时期。

二、中年时代――傲岸个性的发展

这时的玄宗皇帝已经昏庸腐朽,纵情声色,不理朝政,朝廷大小事情均由奸臣李林甫专权理政。朝廷日趋腐败,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李白的三年长安生活,通过自己亲身的遭遇和体验,认识到佞臣当权,任人唯亲,得意的是那些贪图私利,不顾国家安危,专事阿谀逢迎的外戚、宦官等势利小人,有才能的人备受排挤打击。但他并没向那些龌龊的权贵卑躬屈膝,不但继续表现出轻蔑、兀傲的风骨,而且对腐朽权贵乃至最高统治者进行了大胆的揭露和抨击,其傲岸个性日趋鲜明。

李白应征入京伊始,受到了玄宗降辇步迎的礼遇,并以翰林供奉的身份将他安置在翰林院。此时的皇帝已无心过问政事,终日沉湎酒色,因此并不看重李白的才气,只把他当作一般御用文人看待,让他写一些华丽的点缀升平的新词,增加宫廷生活的乐趣而已,这种“入侍瑶池宴,出陪玉辇行”[10]的生活,着实使他风光了一阵子。在待诏过程中,他曾奉诏作过一些《宫中行乐词十首》、《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等表现宫廷侍臣庸俗气味的词。尤其是他写的《请平调词》三首,“语语浓艳,字字葩流”。[11]又如《春日行》、《侍从游宿温泉宫作》等诗,其内容多是“艳而浮,轻而少骨。”[12]李白一边奉诏作词,一边利用接近玄宗的良机,向玄宗讲述自己对国家大事的主张。如他在《书情赠蔡舍人雄》中说:“遭逢圣明主,敢进兴亡言。”他还针对玄宗昏聩娇纵、沉溺声色的现实,对皇帝进行劝谏。如《大猎赋》中劝谏皇帝不能“荒淫侈靡”,而应“居安思危,防险戒逸。”然而,皇帝一心享乐,疏理朝政,根本听不进去李白的劝谏。

日复一日的长安生活,既没有平步青云,也没有任他为卿相,满腔的希冀竟成泡影。原来设想施展才能,建树事业的宏图大略付诸东流。面对上层统治集团荒淫糜烂的生活,黑暗腐朽的政治统治,李白日益感到前途渺茫,不得不借酒消愁,经常借酒醉之时充分表现自己蔑视统治阶级的狂放不羁的个性。他与贺知章等人结为“酒中八仙”,他们经常在一起饮酒酣歌,企图用酒来摆脱现实,寄托狂傲。杜甫的《饮中八仙歌》吟道:“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可见李白蔑视统治阶级的傲岸个性已发挥得淋漓尽致。当时,民间流传的“力士脱靴”的故事,恰好对李白的傲岸个性作了有力的印证。据《酉阳杂》记载:“李白名播海内,玄宗于便殿召见,神气高朗,轩轩若霞举。上[玄宗]不觉万乘之尊,因命纳覆。白遂展足与高力士,曰:‘去靴’!力上失势,遽为脱之。”当时高力士是皇帝身边最得宠、最有权的太监,凡是巴结上他的人,才能升迁做官,可李白却不把这样一个炙手可热的宦官放在眼里,竟然当着皇帝的面让高力士屈膝下跪为他脱靴。可见他那“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13]的傲岸个性已是何等鲜明。

由此,不难看到李白在翰林待诏的过程中,通过接触上层统治集团,终于深刻地认识到了封建统治集团的荒淫腐朽,看到国家前途危机四伏,这更推动了李白傲岸个性的进一步发展。别林斯基说过:“诗人是社会、时代、人类的器官和代表。”李白傲岸个性的形成与发展正是他所处的特定的社会条件所造成的。这一时期他的诗歌中对封建统治阶级的鞭挞与揭露,特别是对最高统治者唐玄宗的讽刺与揭露更日益深刻。如《古风》其八:“咸阳二三月,宫柳黄金枝,绿帻谁家子?卖珠轻薄儿。日暮醉酒归,白马骄且驰。意气人所仰,冶游方及时。子云不晓事,晚献《长扬》辞。赋达身已老,草《玄》鬓若丝。投阁良可叹,但为此辈嗤。”此诗借咏汉朝馆陶公主宠幸董偃事,讽刺唐玄宗时期外戚荒淫无耻的生活,而又以扬雄自比,为怀才不遇者慨叹。

又如《古风》其二十四:“大车扬飞尘,亭午暗阡陌,中贵多黄金,连云开甲宅。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鼻息干虹U,行人皆怵惕。世无洗耳翁,谁知尧与跖。”这首诗描写了宦官仗着皇帝的宠幸,到处敲诈勒索,对宦官、斗鸡徒进行了深刻的批判。看到统治阶级日益腐败堕落,李白在《古风》其四十六中形象地概括了唐朝建国以来的历史,抨击了玄宗后期的政治状况,对唐朝后期的腐化生活作了严肃的批判:“一百四十年,国容何赫然!隐隐五凤楼,峨峨横三川。王侯象星月,宾客如云烟。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举动摇白日,指挥回青天,当涂何翕忽,失路长弃捐。独有扬执戟,闭关草《太玄》。”

李白日益鲜明的傲岸个性必然遭到权臣贵戚的排斥。高力士因“脱靴”一事尤其感到羞辱难当,一直耿耿于怀。他通过杨贵妃在玄宗耳边进了许多谗言,说了许多不利于李白的话。“枕边风”果然奏效,玄宗也开始慢慢地疏远了李白,李白此时也对玄宗失去了希望,他那不趋附权贵的傲岸个性促使他决定离开长安。这从他当时写的一些诗里可以看出来。如《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晨趋紫禁中,夕待金门诏。观书散遗帙,探古穷至妙。片言苟会心,掩卷忽而笑。青蝇易相同,白雪难同调,本是疏散人,屡贻褊促峤。云天属清朗,林壑忆游眺。或时清风来,闲倚栏下啸。严光桐庐溪,谢客临海诮。功成谢人间,从此一投钓。”这首诗表露了他因自己的傲岸个性、狂放的言行,从而受到朝廷官人的谗毁,不被重用,以此表白了自己向往自由隐居生活的愿望。又如《登高望四海》[古风第三十九首]:“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霜被群物秋,风飘大荒寒。荣华东流水,万事皆波澜。白日掩徂晖,浮云无定端。梧桐巢燕雀,枳棘栖鸳鸾,且复归去来,剑歌行路难。”全诗通过对大自然景物的描写,表达了李白对前途感到渺茫,流露出他孤独、悲愤的感慨,并指责了封建统治者的昏庸腐朽。奸佞当权,黑白颠倒的现实,造就了李白不向丑恶现实妥协的傲岸精神,他要像陶渊明一样去过隐居生活。从这首诗中,李白倔强傲岸,不与恶势力妥协的形象愈加鲜明地体现出来。“丑正同列,害能成谤,格言不入,帝用疏之。”[14]迫使李白欲要离开长安,而李白日益发展的傲岸个性更促使他要远离这些不学无术和荒淫骄奢的统治阶层的人们,于是他自动上书皇帝,请求离开。皇帝也乐得顺水推舟,很快就“以其非廊庙器,优诏罢谴之。”[15]赐金放还了。

三、晚年时代――傲岸个性日趋深沉

从45至62岁这一时期,李白的诗歌中所流露的已不只是愤然而发的傲岸个性了,字里行间渗透出一种赋予冷静思索,伴着人生忧患更为深沉的傲岸个性了。李白在去朝十年的漫游中,与现实更贴近,对现实更关心。特别是在一些直抒胸臆的作品中,李白对当时重大事件表明了鲜明的态度,在傲岸的个性中,融进了深长的忧国忧民的情怀。

李白离开长安后,玄宗统治下的政治更趋腐败,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愈加激化,统治者更加贪婪腐朽。李林甫死后,杨国忠以外戚为重臣,同样形成一个贪图享乐、排斥异己的宫内权臣团伙。面对危机四伏的黑暗现实,李白予以密切的关注,他借古代题材警告皇帝:“君失臣兮龙为鱼,权归臣兮鼠变虎。”[16]对一触即溃的政局表示了无限的忧虑。他知道皇帝不会听取他的忠告,他就拿起笔与统治者斗争,如《战城南》、《胡关饶风沙》[古风第十四]、《羽檄如流星》[古风第三十四]等诗中,控诉了不义战争给士兵及其家属带来的灾难和造成的恶果。又如《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昨夜吴中雪,予猷佳兴发。万里浮云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孤月沧浪河汉清,北斗错落长庚明,怀余对酒夜霜白,玉床金井冰峥嵘。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坐令鼻息吹虹霓;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值一杯水。世人闻此皆掉头,有如东风射马耳,鱼目亦笑我,谓与明月同。骅骝拳R不能食,q驴得志鸣春风。《折扬》、《皇华》合流俗,晋君听琴枉《清角》。巴人谁肯和《阳春》,楚地由来贱奇璞。黄金散尽交不成,白首为儒身被轻。一谈一笑失颜色,苍蝇贝锦喧谤声。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与君论心握君手,荣誉于余亦何有?孔圣犹闻伤凤麟,董龙更是何鸡狗!一生傲岸苦不谐,恩疏媒劳志多乖。严陵高揖汉天子,何必长剑柱颐事玉阶?达亦不足贵,穷亦不足悲!韩信羞将{,灌比,祢衡耻逐屠沽儿。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

这首诗对黑暗的政治现实进行了揭露和批评。李邕和裴敦复是当时较有名气的正直的官吏,因受到李林甫的猜忌,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了。而哥舒翰却在攻取青海时靠屠杀人民升官受赏。从中,我们看到李白对当朝冤案敢于直言揭露,申张正义的情感更为炽烈、大胆,其铮铮傲骨堪称全篇之核心。李白虽屡遭挫折,但仍然傲岸不屈,决不向反动权贵低头。在他再次漫游所写下的许多诗中,更直接反映了他在深沉思索中的傲骨精神。如《赠韦侍御黄裳》[二首选一]:“太华长生松,亭亭凌霜雪。天与百尺高,岂为微飙折。桃李卖阳艳,路人行且迷,春光扫地尽,碧叶成黄泥。愿君学长松,慎勿作桃李。受屈不改心,然后知君子。”李白晚年的这首诗,虽然早期那种意气风发的态势被淡化了,但傲岸个性却亦显深沉,达到摧之弥坚的境地。他不仅自己一身傲骨,而且也想以这种精神去影响友人。他希望他的朋友成为“亭亭凌霜雪”的长松,不做艳丽却经不起风霜的桃李。

又如《梦游天姥吟留别》:“海客谈赢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拨五岳掩赤城。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瞑。能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1此诗表面似写神仙世界,实则影射唐朝现实,反映了李白从梦幻中醒来,表达了他对封建统治的蔑视与愤懑。“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铮铮傲骨,浩浩正气,贯穿全诗。

十年再度漫游之后,安史之乱爆发了。安史之乱时期是李白的不幸晚年时期。安禄山起兵时,李白五十五岁,叛乱结束时,他六十二岁。就在这一年,他在当涂逝世。这一时期李白的作品同样是充满不屈不挠的高傲的反抗精神,许多作品都是控诉安史叛乱分裂国家,蹂躏人民的罪行。如《北风行》、《扶风豪士歌》、《西上莲花山》等等。强烈的爱国精神激励他想去参加平乱工作:“抚剑夜吟啸,雄心日千里。誓欲斩鲸鲵,澄清洛阳水。”[17]“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1[18]当永王U起兵,因知道李白的名声,就再三请他出来做僚佐。“辟书三至,人轻礼重,严期迫切,难以固辞。”[19]李白也希望抗敌平乱,而永王U也正是以此为号召,他就“试借君王玉马鞭,指挥戎虏琼筵。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1[20]为消灭敌人,保家卫国参加了永王U的队伍。谁知由于统治者争帝的矛盾,永王U被唐肃宗调秉围消灭了,而李白也为此遭到了入狱、流放等一系列灾难。当他遇赦时,已是近六十岁的老人。虽然已是暮年,但他一身傲骨精神非但没被坎坷的经历所磨灭,反而摧之弥坚。正如他的朋友任华所说:“平生傲岸其志不可测,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21]暮年的李白更加鄙夷与谄势媚俗的官吏交往,却乐于与劳动人民经常接触。如《宿五松山下荀媪家》:“我宿五松下,寂寞无所欲。田家秋作苦,邻女夜春寒。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食。”

他对权贵是“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他在田家受到纯朴真挚的款待,竟为此感到惭愧,足以看出他与劳苦民众的情感是何等投合融洽。在《哭宣城善酿经叟》中,我们看到他对一位酿酒老人的怀念。在《赠汪伦》诗中,我们看到他与农民汪伦间的深情厚谊。这些诗中蕴藏着他对劳动人民的一往情深和诚挚感情,与对权贵们的鄙夷和轻蔑构成强烈的对照。

李白的晚景凄凉,在贫与病的双重折磨下,他到安徽当涂投靠族叔李阳冰不久就病逝了。人民出于对他傲骨精神的敬仰与崇尚,对于他的死赋予了美好而浪漫的传说:“李白着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岸自得,旁若无人,因醉,入水中捉月而死。”[22]人们希望他的傲岸风骨流传后世,永续长存。李白的傲岸个性,经历了一个由萌动而明朗,由形成而坚定的历史发展过程。他生在一个延续了千载的封建时代,封建王朝的本质特征历来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封建专制。间或有开明贤达的君主,可以容纳臣民的直言纳谏,也仅仅是出于皇帝的个人好恶和道德修养,并不能从根本体制的制度上去保障人民群众个性发展和充分表达意愿的社会环境和政治条件。李白正是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中度过自己一生的,所以注定要经受封建社会固有的规律的检验和遴眩适之者用,逆之者弃。这一总的规律是任何人也逃脱不掉的,而像李白这样锋芒毕露的傲岸个性,又怎能幸免呢?

如果说社会的黑暗、生活的坎坷,使李白一生空抱宏图大志而不得施展的话,那么,皇帝的昏聩、官府的腐败,则是李白傲岸个性、铮铮风骨形成的间接社会原因。尽管李白在与许许多多方方面面的社会恶势力抗争过程中,备受打击,屡遭挫折,但由于李白的傲岸个性,使他不肯轻易向包括皇帝权贵在内的社会恶势力低头折腰。在封建权势重重压力之下,这种桀傲不驯的个性和人格,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品质。正是因为李白的这种崇高品格,才赢得了普天下正直人们的推崇和爱戴,因而也更遭受封建势力的忌恨与挟制。

李白在面对封建势力的压制面前,自始至终表现了一股傲岸挺拔的风貌,表现出威武不屈的豪气。也正是因为他拥有这些高贵的个性和优秀的品质,他才对历史赋予他伟大诗人的称号当之无愧。正如俄国的伟大文学批评家别林斯基所说:“任何一个诗人都不能由于自己和通过自己的描写而显得伟大,不论是描写自己的痛苦,还是描写自己的幸福。所有诗人之所以伟大,全是由于他痛苦和幸福的根株深入到社会和历史的土壤中去。”从李白诗歌中傲岸个性在不同时期的不同体现,我们不难看出,李白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的桀傲不屈,誓不与权贵为伍的傲骨精神,使得他的诗揭露了朝政的黑暗与社会的不幸,发出了人们反抗的心声,从而赢得了后人的热爱与景仰。

[参考文献]

[1]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M].

[2]新唐书食货志[M].

[3]上安洲裴长史书[M].

[4]增张相镐[M].

[5]上安洲裴长史书[M].

[6]与韩荆洲书[M].

[7]为宋中丞自荐表[M].

[8]与韩荆洲书[M].

[9]南陵别儿童入京[M].

[10]秋夜独坐怀故山[M].

[11]周挺.唐诗选脉会通[M].

[12]唐汝洵.唐诗十集[M].

[13]苏试.李太白碑阳记[M].

[14]李阳冰.草堂集序[M].

[15]孟.本事诗[M].

[16]远别离[M].

[17]赠张相镐(其二)[M].

[18]南奔书怀[M].

[19]与贾少公书[M].

[20]永王东巡歌(其十一)[M].

[21]任华.杂言寄李白[M].

[22]王定保.唐摭言[M].

(责任编辑/刘惠音)


《江南春怀》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江南春怀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江南春怀》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江南春怀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973.html

《江南春怀》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江南春怀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江南春怀》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