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

-返回首页- 查看更多关于李白的诗

《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

古诗全文、翻译译文、鉴赏赏析

作者:李白 标签:碑文

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

仲尼,大圣也,宰中都而四方取则;子贱,大贤也,宰单父人到于今而思之。乃知德之休明,不在位之高下,其或继之者,得非韩君乎?君名仲卿,南阳人也。昔延陵知晋国之政,必分于韩。献子虽不能遏屠炭之诛,存孤嗣赵,太史公称天下阴德也。其贤才罗生,列侯十世,不亦宜哉!七代祖茂,后魏尚书令安定王。五代祖钧,金部尚书。曾祖晙,银青光禄大夫、雅州刺史。祖泰,曹州司马。考睿素,朝散大夫、桂州都督府长史。分茅纳言,剖符佐郡,奕叶明德,休有烈光。君乃长史之元子也。妣有吴钱氏。及长史即世,夫人早孀,弘圣善之规,成名四子,文伯、孟轲二母之俦欤?少卿当涂县丞,感概重诺原作诸,误,死节于义。云卿文章冠世,拜监察御史,朝廷呼为子房。绅卿尉高邮,才名振耀,幼负美誉。

君自潞州铜鞮尉调补武昌令,未下车,人惧之;既下车,人悦之。惠如春风,三月大化,奸吏束手,豪宗侧目。有爨玉者,三江之巨横。白额且去,清琴高张。兼操刀永兴,二邑同化。时凿齿磨牙而两京,宋城易子而炊骨。吴、楚转输,苍生熬然。而此邦晏如,襁负云集。居未二载,户口三倍其初。铜铁曾青,未择地而出。大冶鼓铸,如天九神。既烹且烁,数盈万亿,公私其赖之。官绝请托之求,吏无丝毫之犯。

本道采访大使皇甫公侁闻而贤之,擢佐輶轩,多所弘益。尚书右丞崔公禹,称之于朝。相国崔公涣,特奏授鄱阳令,兼摄数县。所谓投刃而皆虚,为其政而则理成,去若始至,人多怀恩原作忌,误。新宰王公名庭璘,岩然太华,浼然洪河。含章可贞,干蛊有立。接武比德,弦歌连声。服美前政,闻诸耆老。与邑中贤者胡思泰一十五人,及诸寮吏,式歌且舞,愿扬韩公之遗美。白采谣刻石,而作颂曰:

峨峨楚山,浩浩汉水。黄金之车,大吴天子。武昌鼎据,实为帝里。时艰世讹,薄俗如毁。韩君作宰,抚兹遗人。滂注王泽,犹鸿得春。和风潜畅,惠化如神。刻石万古,永思清尘。

关于《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的相关故事

从《宣州谢I楼饯别校书叔云》看李白的人生

摘要:李白是盛唐孕育出来的天才诗人,李白的魅力就是盛唐的魅力,知人论世,了解诗人一生的坎坷,能够更准确地理解李诗的内涵。读李白的作品,会发现诗人有着怎样不堪回首的昨天、怎样矛盾重重的今天和怎样豪情万丈的明天,伴着诗人一生的追求、迷茫与期盼,一个飘然若仙的“歌者”唱着心曲,走近了我们。

关键词:李白人生昨日之日今日之日明朝

李白是盛唐孕育出来的天才诗人,他天才的诗歌创作和鲜明的艺术个性,征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他那豪放飘逸的诗风、洒脱不羁的气质、狂傲独立的人格、非凡的自负和自信,代表了盛唐气象和盛唐士人的精神风貌。李白继承汉魏乐府“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传统,把乐府诗创作推向了无与伦比的高峰,诗歌创作的一切固有格式几乎被他完全打破,诗笔随着诗人瞬息万变的情感,变幻莫测、摇曳多姿而又宛若天成。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宣州谢I楼饯别校书叔云》

诗人一生尽系此诗中,笔者试通过此诗探析李白有着怎样不堪回首的昨天、怎样矛盾重重的今天和怎样豪情万丈的明天,读懂诗人一生的坎坷和无穷的魅力。

一、“昨日之日不可留”,往事不堪回首

宝应元年(762)十一月乙酉,李白临终前对李阳冰口述人生经历,李序云:“公遐不弃我,乘扁舟而相顾。临当挂冠,公又疾亟,草稿万卷,手集未修,枕上授简,俾余作序。”李阳冰《草堂集序》中说:“天宝中,皇祝下诏,征就金马,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谓曰:‘卿是布衣,名为联知,非素蓄道义,何以及此。’置于金殿,出入翰林中,问以国政,潜草诏诰,人无知者。丑正同列,害能成谤,格言不入,帝用疏之。公乃浪迹纵酒,以自昏秽。咏歌之际,屡称东山。又与贺知章、崔宗之等自为八仙之游,谓公谪仙人,朝列赋谪仙之歌凡数百首,多言公之不得意。天子知其不可留,乃赐金归之。”

李白于天宝元年应唐玄宗征召到京都长安,玄宗在金銮殿以殊礼召见他,论当世事务,得到玄宗嘉奖,命他供奉翰林,给以优厚待遇:“置于金銮殿,出入翰林中,问以国政,潜草诏诰,人无知者。”李白曾说“是时仆在金门里,待诏公车谒天子。长揖蒙垂国士思,壮心剖出酬知己。”(《走笔赠独孤驸马》)他认为唐玄宗视己为无双的国士,他要替唐玄宗做一番大事业,实现自己“济苍生”“安社稷”“为帝王师”的远大政治理想来感恩图报。同时李白也度过了一段豪华显贵的宫廷生活“荣登御筵、赤朝天,龙巾拭吐、御手调羹,数换龙马、敕赐玉鞭”,“一朝君王垂拂拭,剖心输丹雪胸臆。忽蒙白日回景光,直上青云生羽翼。幸陪鸾辇出鸿都,身骑飞龙天马驹。王公大人借颜色,金章紫绶来相趋。当时结交何纷纷,片言道合唯有君。待吾尽节报明主,然后相携卧白云。”(《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这时李白备受玄宗礼遇,引起当时把持朝政的奸相李林甫、深受玄宗信赖的宦官高力士、赢得玄宗宠爱的妃嫔杨玉环、驸马张等人的敌视。而李白不但不肯投靠权贵,反而纵酒狂歌,桀骜不驯,“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因而诽谤和冷遇接踵而至,“馋惑英主心,思疏佞臣计,彷徨庭阙下,叹息光阴逝。”(《答高山人兼呈权顾二侯》)在此情况下,李白感到得意的日子难以挽留,便向皇上恳请还乡,玄宗也认为他“非廊庙器”,便于天宝三年赐金放还,这是李白被玄宗所弃。“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二、“今日之日多烦忧”,一朝去京国后

李白于天宝三载被唐玄宗赐金放还,离开长安。从此,诗人就像大鹏折翅,天马坠地,从理想的高空跌进了现实世界。有时他把自己比作一匹被弃的天马:“天马奔,恋君轩,跃惊矫浮云翻。万里足踯躅,遥瞻阊阖门。”(《天马歌》)有时又把自己比作一个不幸的弃妇:“自倚颜如花,宁知有凋歇。一辞玉阶下,去若朝云没。每忆邯郸城,深宫梦明月。君王不可见,惆怅至明发。”(《邯郸才人嫁为厮养卒妇》)随着天宝年间政治的日益腐败,他逐渐看清了现实的黑暗,三年的翰林供奉,使诗人认识到统治集团的腐朽和现实政治的黑暗,其反抗精神愈加强烈,写出了一系列抨击现实,抒发愤懑的不朽诗篇。这时他的思想是复杂的,既悲慨不平,“我本不弃世,世人自弃我”。(《赠蔡山人》)对朝廷充满不满与失望的情绪,又关心国家命运,希望建功立业的心情并没有消退。

归去来兮心烦意乱,隐逸从来就不是他的本愿,早年他隐逸入道是为了求仕,而且确实凭着交游干谒、求仙访道、退隐山林等多管齐下的方式,打开了通向宫廷的道路。“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李白在宣城写的《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诗称:“昔攀六龙飞,今做百炼铅”“蹉跎复来归,忧恨坐相煎”昔日的雄心壮志,现已化作百炼铅的柔软,只剩蹉跎岁月,忧恨煎迫了,这忧恨里自然有对国事的忧虑。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李白又开始了漫游,他寄家东鲁,南下吴越,北上蓟门,一路豪情一路悲歌,不断地书写着理想与现实的矛盾。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行路难》)“冰塞川”“雪满山”不正是权贵们设置在诗人面前的人生道路上无法逾越的重重障碍吗李白不服输,他《将进酒》中悲壮呼号:“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时光流逝,如江河入海一去无回;人生苦短,看朝暮间青丝雪白;生命的渺小似乎是个无法挽救的悲剧,能够解忧的惟有金樽美酒。这便是李白式的悲哀,悲而能壮,哀而不伤,极愤慨而又极豪放,抱用世之才而不遇,于是把满腔不合时宜借酒抒发:“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梦游天姥吟留别》中作者在游仙之梦醒来后慨叹人生不过像一场梦一样,随时都有破灭的可能,而万事万物也不过如东流之水逝者如斯。最好是放白鹿于青崖,“须行即骑访名山”。政治上的失意挫折,使诗人更加看清了统治阶级的黑暗腐朽,人生的虚幻短促,使诗人越发寄情山水,并在结尾发出了对统治阶级极端蔑视和愤慨的激越呼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该诗激越的气势,慷慨流畅之风格,不正是李白一生浪迹江湖,放荡不羁、桀骜不驯、超凡脱俗的真实映照吗又有那“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萨菩蛮》)的疲惫和孤独;既有那“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金乡送韦八之西京》)的殷切期待,又有那“一生傲岸苦不谐,恩疏媒劳志多乖”(《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的沉痛失落。诗人在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中以常人难以理解的情感转折、跳跃,激荡着内心的不平,我们不由得与诗人一起一咏三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蜀道难倒不如说“仕道难”“世道难”。

三、“明朝散发弄扁舟”,直挂云帆济沧海

李白诗歌唱尽了人生在世的不如意,但我们从未在其诗歌中感受到人生的颓唐,李白对于明天始终是期盼的。“一朝去京国,十载客梁园。”(《书情赠蔡舍人雄》)李白离开长安后,从天宝三载到十三载这十年间,主要是在梁宋一带活动。有时往邹鲁去探家,“有时北抵赵、魏、燕、晋,西涉歧,历商于,到洛阳,皆未尝久羁,而一过再过,盘桓税驾,多历岁时,则惟梁地为然。”(王琦《李太白年谱》)他之所以长期盘桓于梁园,原因当是多方面的:这儿有许多古迹可供游览凭吊,附近一带又有名山大川以利修炼学道。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失去东山再起的信心,所以迟回依恋,不忍遽去。他希望通过广泛的交游,使自己的声誉上达帝听,洗清谗名,重上天路。而梁园一带的地理位置正好提供了这种方便的条件,这里是中原的繁华地区,靠近东都洛阳,又是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西入长安的必经之地。李白就曾在这里结识了高适和杜甫,所以李白说:“魏都接燕赵,美女夸芙蓉。淇水流碧玉,舟车日奔冲。天下称豪贵,游此每相逢。”(《魏郡别苏明府因北游》)他在这儿可以结交天下的豪贵、名士,随时探得朝廷动向和政治形势,消息灵通,便于活动,“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梁园吟》)因而,诗人总是能迅速地从烦忧中超脱出来,总有一天会像高卧东山的谢安一样,被请出山实现济世的宏愿。多么强烈的期望,多么坚定的信心。在他心中永远燃烧着一团火,始终没有丢弃追求和信心,这是十分可贵的。

从抑郁忧思变而为纵酒狂放,从纵酒狂放又转而为充满信心的期望。波澜起伏,陡转奇兀,愈激愈高,好像登泰山,通过十八盘,跃出南天门,踏上最高峰头,高唱入云。刚刚还忧伤地吟着“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忽而又豪情满怀地长歌“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襟怀旷达的“诗仙”十分自信地高呼:我坚信乘风破浪的那一天终会来到,那时,我要扬起高大的船帆,横渡沧海,到达理想的彼岸。这样的高呼是何等的豪放,何等的激越。诸多的烦恼忧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倏尔诗人又发出了“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壮语。

总之,苦闷是李白自然心态的展示。豪放,是“诗仙”自信理想的迸发。“天生我材必有用”这令人击节赞叹的千古佳句,是诗人对自我存在价值的肯定,是诗人虽怀才不遇又渴望用世的内心表白,经过了蹉跎岁月,李白是坚强的、乐观的。正是这非凡自信和凛然风骨,及与自然亲和的潇洒风神,曾吸引过无数士人,在中国封建社会个体人格意识受到正统思想压抑的文化传统中,无疑有着巨大的魅力。

参考文献:

[1]葛景春选注.李白诗选――古典诗词名家[M].北京:中华书局,2005.

[2]程郁缀著.唐诗宋词[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3]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4]戴伟华著.李白自述待诏翰林相关事由辨析[J].文学遗产,2009,(4).

(王鹰山东省潍坊工商职业学院262200)


《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

链接地址:http://www.chengdu-snack.com/shiwen/9730.html

《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的诗文全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武昌宰韩君去思颂碑》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随便看看